呓语

瓶邪荼岩洁癖晚期,没救了【大写加粗
微博@宁家小花繁
攻控,但是也爱受,所以不喜渣攻,这辈子也不可能写渣攻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烟雨旧谣【旅座瓶×吴家小少爷邪】

“忘记前情的可以戳这里”比心心
7

在吴邪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四面的枪声已经稀疏了许多,估计是这场战役已经到了尾声。街道上一个人都没有,空落落的街道使得这座城仿佛死了一般——大概看到现在的萧瑟场景,谁也想象不出来这里前段时间繁荣的样子。

但吴邪已经没有时间去缅怀这座城原来的样子了,他持着枪沿着自己熟悉的路向前跑着,速度很快,可见这段时间不是白白经受特训的,他灵活地穿梭在大街小巷中,最后左拐右转地来到了解子扬说的那个地点。

那个地方是一个街口,周围的百姓早早就已经撤离这里了,空荡荡的街道上只剩下对立的双方,他们正在僵持着。

吴邪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母亲,她现在正被一个日本军官挟持着,太阳穴上顶着一把枪,大概是因为那把枪刚开过不久的原因,太阳穴周围的皮肤已经有些被烫伤了。而挟持吴夫人的那个人,应该就是解子扬说的那个叫做伊藤的日本高官,他身边只剩下几个日本士兵拿着枪在保护他,垂死挣扎着。

日本人这次出兵其实是受了地下组织的信息干扰,据他们截获到的电报显示,城里只有张起灵手上还有少量的兵力,其他最近的军队都还离得挺远的,至少需要三天才能赶来支援。日本人在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立马将在附近的大量兵力全都调了过来,准备拿下这座城。殊不知,这正是张起灵的计划之一,故意放出这一消息,就是要将这附近的日本军队聚集在一起,最后一举歼灭。

日本人的先锋部队赶到城里收到袭击的时候,才知道他们是被骗了。他们的先锋部队刚刚入城,就受到了张起灵带这精兵兵的袭击,因为没有预料到,所以损伤极为惨重。而外面赶来支援的部队也被早早埋伏在附近的军队给歼灭了,一时之间,日军居然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伊藤现在正瞪大着眼睛看着面前的张起灵还有其他人,他手上的吴夫人就是他现在唯一的保命符了,所以他死死地将枪顶在吴夫人的太阳穴上,对着面前的人咆哮:“放下你们的武器!”

吴二白已经从藏身的地方走出来了,对这次的行动,他们千算万算,居然没有算到日本人会在半路劫持了吴邪的母亲,所以现在他们根本没有办法动手。虽然直接拿掉伊藤的命很简单,但是吴二白不敢用吴母的性命来打赌——这样他无法向大哥还有吴邪交代。

“你放开她!”吴二白呵斥道。

“放开?”伊藤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笑得很是癫狂,“你这是在和我开玩笑吗?不过,要我放了她也不是不可以,但你们,统统都得给我滚开!”

吴妇人虽然被挟持着,但她眼神坚定地盯着吴二白,示意他不要担心自己。为了这座城,她并不怕死,但让伊藤这个臭名远昭的日本人活着走出这座城,她不希望看到。

吴二白没有看她,但他自己也清楚,再这么僵持下去,对吴邪母亲的生命安全极其不利,所以他看了不远处的张起灵一眼,然后慢慢蹲下来,将手里的枪放在了地上。

吴邪躲在街角,这一幕看得他心惊肉跳,事情的发生实在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这让他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他的视线在两方之间来回观看,突然间就对上了张起灵的视线,两人的视线相接之后,张起灵对吴邪轻微地点了一下头,然后视线马上就移开了。吴邪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随后他顺着张起灵的视线看过去,发现对方目光所及之处是一家茶楼,位置理他们都不远,而且特别适合暗中狙击。

他瞬间就明白了张起灵的意思。

茶楼并没有关门,吴邪观察了一下自己周围的情况,马上转了个身,准备从后方悄悄走进茶楼,警卫看到吴邪的举动,稍微有些吃惊,但他们并没有阻止他,而是立马跟了上去。

吴邪小心地爬上茶楼的二楼,没有引起其他人的主意,他来到一个包间,窗户是打开的,从这里可以很好的观察到窗外的情况,只是稍有不注意,吴邪自己也会被伊藤看到,所以他小心地躲在窗边,观察着窗外的形势,等待着最好的下手机会。

伊藤还在跟张起灵他们僵持着,张起灵依旧拿着枪不动声色地样子让他感到有点害怕,于是他更加用力地用枪顶在吴夫人的头上:“我说你,快让开。”

这回张起灵终于动了起来,他举起了手中的枪,然后在伊藤带着威胁的目光中,直接就将枪甩到了地上,说了从僵持开始到现在为止的唯一一句话:“放人。”

“哈哈哈!”伊藤见他们所有人都将手中的武器放了下来,一时之间可以说是得意万分,他将抵在吴夫人太阳穴下的枪换了个方向,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张起灵:“你,马上去给我准备一辆车。”

张起灵这会又变得没有任何动作,反倒是伊藤已经有点沉不住气,不耐烦地对着张起灵上前了一步:“快去!”

就是现在!一直憋着气在窗边的吴邪抓住了这个机会,立刻闪现在窗前,紧紧地握住手里的枪,眯起一只眼瞄准了伊藤的脑袋,深吸了一口气,发狠似的用力扣动了扳机——

砰地一声,伊藤的脑袋上开出一朵血花,他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被人锁定了,子弹精准地打中了他的太阳穴,他无力再去对吴夫人做出不利的行为,而是脱力地带着人一起摔倒在了地上。

就在枪响后的下一秒,张起灵立刻从腰上拔出别在那里的另一把手枪,快速地开了几枪,将剩下的几个日本士兵全部开枪打死了。

危机解除之后,吴二白立刻走上前去扶起了吴夫人:“大嫂,你没事吧?”

吴夫人脸色依旧惨白,但只是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吴邪的这一枪打得精准而漂亮,张起灵向茶楼吴邪所在的方向看了看,吴邪还握着枪站在那里,依旧维持着刚刚开枪的那个动作,似乎还没有从刚刚那一枪里面反应过来。

吴邪这样的姿势,令张起灵感到一丝惊艳,原本他把这个临时而艰巨的任务交给吴邪的时候,他还有一点担心,虽然他一直都知道吴邪学得很好,只是没有想到,一段时间未见,会变得这么好。

迎风而立的青年站在窗边,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剑。张起灵走上前去,站在窗户底下,对吴邪说:“吴邪,下来。”

听到有人叫自己,吴邪才才从回过神来,机械地放下了自己已经酸麻的手臂,看着楼下熟悉的那个人,他开口的声音都变得有些颤抖:“小哥……”

Tbc

评论
热度 ( 43 )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