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瓶邪荼岩洁癖晚期,没救了【大写加粗
微博@宁家小花繁
攻控,但是也爱受,所以不喜渣攻,这辈子也不可能写渣攻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再说一遍,爱情和面包选哪个?【现代大学生双辩手paro】

Chapter 03


【强行拉灯】


在沙发上被折腾完一顿之后,吴邪的腿都软得站不起来了,他的裤子早就不知道随着他们剧烈的动作掉到了那个地方,身上的衣服也变得乱糟糟的,只剩一件被抓皱的白衬衫还堪堪挂在手臂上,领带皱巴巴的躺在一边,一看就是被用来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而跟吴邪对比明显的是,张起灵身上的那套正装除了被弄得有些乱之外,现在还好好地穿在身上,西装外套微硬的衣料蹭在他被吮吸得挺立红肿的乳头上,甚至还有些麻痒。


“小哥……”吴邪声音都因为这一场情事而变得有些沙哑,哪里还有辩论赛发表论点时候那干脆利落的样子,这会听起来还带有一点黏糊糊的感觉,“黏黏的有点难受……”...

2019-01-21

引龙入室【原名:尖尖龙角与小魔法棒,龙类瓶×巫师邪】

☆Chapter ★ 05


自由活动的几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这段时间跟张起灵相处了之后,吴邪也发现这个龙类其实一点也不可怕,不仅仅是面目不可憎,还有就是性格其实也还好,除了闷了一点不怎么说话,怎么也不像是会吃人的那种怪物。


“小哥,等等我要开始上课了,你要跟我一起去吗?”新的一天开始,吴邪打理好自己的巫师服,转头问在毯子上一边盯着天花板发呆还一边甩着尾巴的张起灵。


在这之前吴邪已经研究过学校的规章制度了,他们学院只要不影响课堂纪律,上课还是能够带自己使魔去的。吴邪敢保证他面前的这个虽然是传说里最凶狠神秘的龙类,但绝对不会做出什么扰乱课堂的事——毕竟这龙可以闷得能半天都没有一个...

2019-01-20

再说一遍,爱情和面包选哪个?【双辩手paro,学生】

【电脑电源忘了带,等电源到了再整理合集呀】


Chapter 02


对此早就有所猜测的张起灵对吴邪的举动并没有感到多大的意外。毕竟从得知辩题到为辩题准备资料的那段时间里,他就已经猜到了辩论结束之后的情况。


那时候他们俩在书房里各自用着电脑,吴邪忽然对他问了一句:“小哥,抛开正反方的身份,你自己而言会选什么?”


他还没有回答,就被一个电话打断了,等接完电话谈完事情,吴邪自己避开了没有继续问,直说到时候他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但吴邪估计还是会对这件事有一点想法,所以。张起灵想到这里就没有继续敲门了,当然他也没有在门前说些什么辩解一下,仿佛在辩论时候那个伶牙俐齿的人并不是他...

2019-01-19

诗与岁月同歌【DMBJ男团paro】

Chapter 17

在公司的努力之下,这一点风波像是在海上的小小风浪,没有掀起什么东西就消失了,在网络上的那些消息更是被公司尽数地压下来了,连消息都找不到了。

在这个娱乐至死的时代,最不缺的就是各种娱乐新闻,很快就会有有其他的八卦代替旧八卦,所以随着张起灵他们一直在准备演唱会而消失在公众视野中,关于他们的绯闻很快就被忘却了,取而代之是其他明星的绯闻。

然而被蒙在鼓里的吴邪根本就不知道最近发生了什么事,因为最近的练习任务实在是太重了,莫说是刷微博还有关心八卦新闻,就连正常的微博营业,他都没有时间,胖子催了他好几天,让他好好发个微博,都没有找到时间。

再加上张起灵有意瞒着他,哪天他不太累...

2019-01-17

因错而对【上错花轿嫁对郎梗,瓶邪,荼岩,民国paro】

第三十章

这忽然出现的淡红色光芒让正在缠斗中的两个人停了下来了,刚刚接连不断的刀刃碰撞声停了下来,墓室内在这之后又恢复了安静,他们俩同时收了手里的兵器,转而回头去看红光发出的地方。

这淡淡的红光在张起灵脑海里渐渐地跟十多年前那样东西重合在了一起。在他醒过来的这些年,他并不是没有见过发出红光的物体,也没有什么印象,但是这种红光实在是太特别了,特别到他也只在这个地方见到过而已。

相比于张起灵只是暂时的惊讶,现在神荼的反应可就要比他大上许多了,他是整个人都怔住了,呆呆地站在原地,看上去像是不太相信眼前的一切。他手中的武器骤然掉落在地上,随后改为用正面面对着安岩,只不过他的双眼依旧无神,却是闪烁...

2019-01-14

难过到现在了

如果寒冬能过去

希望春天现在就到来

2019-01-13

再说一遍,爱情和面包选哪个?【双辩手瓶邪paro,学生】

Chapter 01


D大今晚历史系和建筑系的辩论赛今晚就要开始了,原本学校举办的这些辩论赛为了吸引一些观众,都是要用学分来吸引学生参加的,只不过今天的情况似乎有些不一样。


一直从昨天到现在,D大几个交流群里,都人在问这场辩论赛名额的事情。


“有人有今晚历史系和建筑系辩论赛的名额没时间去的吗?我代替你去,学分归你。”


“请问有没有好心的历史系或建筑系的同学,我知道你们院名额多,让一个名额可好。”


……


诸如此类的消息在群里刷了一遍又一遍,只不过一直到辩论赛准备开始之前,很多人都没有求到名额——毕竟报告厅的位置并不算多,分到每个院的名额也就更少了。...

2019-01-11

记梗

准备给大家讲一个

瓶邪双辩手的故事

你们不觉得

为了辩论难得穿上正装的吴邪

回家之后被扯开很带感嘛

【这位同学你坐下,你的口水影响到我看瓶邪了】 ​​​

2018-12-27
1 / 61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