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瓶邪荼岩洁癖晚期,没救了【大写加粗
微博@宁家小花繁
攻控,但是也爱受,所以不喜渣攻,这辈子也不可能写渣攻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湛蓝之梦【公司经理荼×水族馆员工岩】

湛蓝之梦【公司经理荼×水族馆员工岩】(下)

【混更×2达成】

有点工作狂性质的老板最近天天往水族馆跑,明眼人都能看出这里面有猫腻,包妮璐还记得那天说要去水族馆的时候,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分明像是有点想要裂开一样,这下天天往水族馆跑,她都要以为神荼是喜欢上了水族馆的某条鱼了。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说,好像也没有错,那个在水里面吸引了神荼的潜水员,就像是鱼幻化成的精灵一样,活泼又吸引人。

大概是真的看上水族馆里面的哪个姑娘了吧,包妮璐暂时是得出了这结论,然后在某一天去办公室交文件的时候,顺手就递给了神荼一本小册子一样的东西,封面上是黑色加粗的几个大字——如何抓住对方的心。

包妮璐没有看神荼的表情就直接转身离开了,神荼盯着桌上的书看了十秒左右,沉默地把书拿过来翻了几页之后,打开了电脑。

认真地看了十几分钟之后,他发了条信息给安岩,约了这个周末一起见面。

“神荼!”神荼站在约定好的地方等着安岩,看上去毫不在意地看了一眼手机,听到对方的声音时他转过头去,就看见安岩迎着阳光朝他跑过来,周身就像是渡上了一层光一样。神荼看着这样的情景,冷静地控制着自己的心跳,才克制住想要伸手拥抱安岩的感觉。

“今天是要去哪里吃饭吗?”安岩好奇地问,在接到神荼消息的时候,他没有克制地笑了出来,被江小猪嘲笑他是在思春。

谁又知道是不是呢。

“我做饭。”神荼冷静地念出这三个字,但安岩不知道说出这三个字对神荼来说简直要比他跟别人谈生意的时候还要难上许多。

“神荼,你居然还会做饭。”安岩悠闲地站在厨房门口,看着一身挺拔的青年挽起衣服的袖子,拿着菜刀在切菜的样子,感觉这个本应该是温馨的场景莫名地多了些许肃杀之气。

他的眼神落在神荼裸露在外的手臂肌肉,还有贴身衣物勾勒出的流畅腰线处略过了一遍,默默地在心里面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神荼只是点点头,并没有回话,他借着安岩转身看客厅的机会,悄悄地将自己刚刚切坏的茄子丢进一旁的垃圾桶里。网上看到的菜谱里可没有说过把茄子切成相同宽度的长条会那么难,而且他一旦都不觉得第一步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就可以轻松搞定的。

“神荼,我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安岩站在那里看了好一会,觉得自己站在这里看着主人忙碌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

“马上就好。”神荼说,随手就拿过几根胡萝卜剁碎,表示自己对这件事情是真的没有问题。

既然神荼坚持自己能够搞定,那么安岩就没有继续说要帮忙了,而是来到客厅里面,观察了一下房子的摆设,神荼房子的风格跟他的人一样,非常整洁,客厅里一点也不显得拥挤和空旷,所有东西都摆放在自己该放的地方,玻璃干净得似乎是可以照出人影。要不是已经知道这是神荼的房子,他都要以为这是哪里的样板房了。

安岩在下嘴的时候,神荼装作毫不在意地看着他的的表情,在看到没什么异常之后暗自松了一口气,昨天失败的那几次还是有点用处的。

“味道不错,神荼,你看起来真不像是这么会做饭的人。”安岩津津有味地吃着菜,嘴上毫不吝啬地夸赞着神荼的手艺。

吃完之后安岩说什么都要帮忙一起收拾,神荼也没有拒绝,他们都不是拖沓的人,很快就把桌子给收拾干净了,只不过在去沙发休息的时候出了一点点意外。

安岩走的时候没有认真看路,原本好好放在一旁的小矮凳绊了他一下,眼看就要摔倒了,神荼眼疾手快地一把把人给拉了起来,然而这个动作的后果就是,安岩被拉起来之后,整个人靠在了神荼怀里,抬眼的时候,对方湛蓝如海的眼睛正好就看着自己。

鬼使神差地,安岩踮起了脚尖,快速地在神荼脸上印上了一个轻巧地吻:“谢谢。”

“……”饶是神荼,这个时候脑袋也当机了一下,之后,这个刚刚亲了他一下的潜水员轻巧地离开了他的怀抱。

安岩:“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

送走了安岩之后的晚上,神荼做了一个梦,梦里入眼的都是湛蓝色的海水,而安岩就像是突如其来的精灵一样闯入了他的视线,就如同他突然闯进自己的生活一样。

那个吻,又是什么意思。

过了好几天,安岩没有在老时间和老地方见到神荼,觉得那天自己表达得应该太含蓄了,便约了神荼在老时间老地方见面,而他所说的老地方,神荼自然是清楚的。

当神荼如约来到水族馆的时候,觉得今天的观光走廊有点奇怪,走进去之后,他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虽然今天是工作日,但走廊里竟然一个游客都没有,这也太不寻常了。

想到这里,神荼变得警觉起来,有点担心这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当他抬头的时候,穿着黑色潜水服的人刚好从上面缓缓游了下来,这个身影神荼见过无数次,自然知道是安岩,跟以往不同的是,这次他身边并没有跟着那些鱼,他独自一人过来,缓缓下潜到神荼面前。

神荼不由自主地靠近,直到来到安岩面前,他们靠得很近,如果没有那一面玻璃的话,大概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他们就这样静静对视了一会,安岩的手动了起来,伸出一根手指在玻璃上面缓缓地写着什么,他写得很慢,所以神荼是看得清清楚楚,在最后一笔写完之后,他的表情带上了一点点惊喜。

安岩点了点头,意思就是这样——我喜欢你。

他们同时伸出了一只手,两人的手隔着玻璃抵在了一起,他们看着对方,头缓缓地靠在一起,安岩身后突然出现了一大群的鱼,在灯光的作用下,显得特别美好。

湛蓝的海水在灯光之下映射出好看的光,这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呆了好一会,没有人来打扰他们。

江小猪在观光走廊入口看着那个维修中的牌子,也不知道自己要在这里等到什么时候。

end

评论 ( 10 )
热度 ( 174 )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