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瓶邪荼岩洁癖晚期,没救了【大写加粗
微博@宁家小花繁
攻控,但是也爱受,所以不喜渣攻,这辈子也不可能写渣攻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烟雨旧谣【旅座瓶×吴家小少爷邪】

3

就在吴邪思索着能不能提前离开的时候,他感觉到身边悄无声息地站了一个人,好奇心驱使吴邪转过头去,看到的是自己没有见过的一个人。

也许是注意到了吴邪的视线,那个人也转过头来看了吴邪一眼,然后向他点了点头,算是跟他打过了招呼。

在吴邪看来,这人也有点奇怪,对方没有上前去跟酒桌附近的人攀谈,却跟自己一样呆在这个角落里拿着高脚杯,偶尔才喝上一口。在这个地方倒是显得跟自己一样奇怪了——如果是真的不想来酒会的话,那也可以不用来的吧。

兴许是因为好奇的原因,吴邪跟对方攀谈了几句之后,觉得这个人的性格实在有点冷,确实是不太适合这种热闹的酒会,大概像自己一样,都在默默地等着酒会结束。

他们呆在角落里,都没有去注意别人的情况,但还是有人在无意间注意到了这个角落,注意到角落里的人是谁之后,马上就有人拿着酒杯走了过来:“张旅座,原来您在这里啊?”

张旅座?吴邪听到之后愣了一下,虽然他也有听说过,驻扎在城里的那个张旅座很年轻,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面前的这一位性格有点冷,跟自己年纪相仿的人,居然就是那位能力极强的旅座。想到自己刚刚居然这么随意就去搭讪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引起这尊大佛对吴家留下不好的印象。

张起灵对面前的这个来套近乎的人依旧是冷冰冰的样子,看起来像是并不想要跟这个人结识,就连这个酒会,明明就是在他的家里举办的,但似乎这里所有的事情都跟他无关一样。

来人似乎是习惯张起灵这样的态度,并没有表现出一丝不满,还滔滔不绝地讲了好一会之后,才主动清退,刚离开没有几步,就转身不知道邀请哪家的名媛跳舞去了。

张起灵就这么静静地站在这里,得知了他的身份之后,吴邪也没有再去主动搭讪,他们两个人都在这一方的角落里安静地呆着。偶尔会有人注意到张公馆的主人在这里,就走过来搭讪,但也很快就离开。吴邪在旁边偶尔能够听到他们的谈话,有人问起自己的时候,张起灵会帮他回答:“吴家小少爷。”

在旁边待了一晚上,吴邪可以说是弄清楚了这位张旅座身上的一个特点——话不多。很多时候别人跟他说半天的话都不会得到一句回答。细细想来,这一晚上下来,张起灵说过最多的话除了那些个常用的语气词,居然是“吴家小少爷”这五个字。

这两个人就这么待了好一阵子,居然各自都没有一点尴尬的感觉,张起灵应该是已经习惯了不说话的时候,而吴邪纯粹是好奇心占了上风——既然要在自己家里举行酒会,为什么这人却对这个酒会一点兴趣都没有表现出来?

大厅里座钟的指针已经划过了十点半了,有些家教颇严的名媛已经陆陆续续地离开了,陪同过来的绅士自然是要送女伴回去的,一时之间,原本还算热闹的大厅就空了大半。

终于等到可以离开的时候了,吴邪跟张起灵打了一声招呼就准备告辞了,随手在门外招了一辆黄包车,就直接回家去了。一直到家门口的时候吴邪脑子里都还有着一个问题——今天这个酒会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在酒会结束后的第二天,吴邪再次遇到了张起灵,不过这回吴邪还遇到了一点小麻烦。

他今天从城西那位教过自己知识的先生那边借书回来的时候,答应了要帮这位老先生去当铺里面当一样东西,用来换取药费。这种小事情,吴邪当然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了,只是没有想到,今天当铺里面居然来了日本人,似乎是来这里做什么情报交易的。

那些人看到吴邪推门进来的时候也是愣了一下,下一秒,一把枪顶在吴邪的腰上,要他自己走进去。被这种东西威胁着,吴邪也没有办法,只能依言,只不过刚刚要踏进大门的时候,身后响起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吴邪,你在这干什么?”

这个声音?吴邪还没有回过头去看,身边的这几个人就已经告诉了自己答案,他感觉到自己腰上一轻,刚刚被枪压迫的那种感觉已经消失了,店家笑得谄媚:“张旅座,怎么这么有空大驾光临我们小店?”

张起灵看了一眼吴邪,刚刚还僵硬着的背影已经放松了不少,估计刚刚对方是遇上了什么事情。思及此,他立刻从马上翻身下地,走到店铺门口,就要走进去看看。

日本人虽然狂,但也知道现在并不是跟张起灵对着干的时候,他们在这附近的兵力并不多,如果真的要硬来对付张起灵,他们并无多少胜算。

“我来当东西。”吴邪向张起灵展示了一下自己手里的东西。

既然这些人要给张起灵卖面子,而吴邪也只想赶紧做完事情离开这里,所以赶紧趁着张起灵还在这里的时候,抓紧时间把手头上的事情办好离开。但如果以后还要来这里的话,那可都得要慎重地斟酌斟酌了。

办好事情离开之前,张起灵转头看了当铺的掌柜一眼,并没有说话,但对方却像是感受到了比现在的季节还要刺骨上几分的寒意。

“刚刚,谢谢你。”吴邪跟在张起灵身后出门,在张起灵准备翻身上马的时候,吴邪开口道谢,要不是刚刚张起灵恰好出现,他还不知道自己身上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张起灵听到之后,回过头来对对吴邪点了点头,上了马之后很快就离开了这一条街道。

吴邪并不清楚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从刚刚的情况看起来,这个当铺老板的底细并不干净。

张起灵离开当铺之后,立刻就回到了自己的指挥部,他快速地在纸上写着什么,然后把纸装进信封里,让亲信带着这一封信去吴家交给吴三省。

日方已开始怀疑吴家,现在暂停一切工作。

tbc

评论
热度 ( 71 )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