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所有写过的cp都不逆不拆!!!!
微博@宁家小花繁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情深亦寿【河神瓶×祭品邪】

⑥【其实这是七夕贺文,但是七夕写不完了果咩】

睁开眼发现面前依旧是星星点点的光芒,宛若河里的景象在这一瞬间让吴邪以为自己还在河里面,但是起来看了看面前的景象,怎么都不像是还在河里的样子。

手下的触感,怎么这么像是草地呢?吴邪随手在上面摩挲了一会,越来越觉得自己回到了陆地上面,这抓起的一把带着泥土的草,不是陆地有的东西又是什么?

什么情况?那闷油瓶没有照顾自己的意愿把自己送上来了?吴邪看到自己躺在一边的包,感情现在自己是被连人带行李都被送回来了?怎样跳河能被那闷油瓶发现不被淹死?吴邪思考着这个问题,准备去河边研究研究,看看要弄出什么样的动静才能把这河神给吸引上来。

提起行李站起来,刚转过身的时候,就看到河边站着一个人,昏暗的光线之下,那身黑衣就好像要被隐藏起来一样,那有点孤傲的背影加上那头黑色的长发,不是张起灵又是谁?

吴邪特地揉了揉眼睛,发现面前的这个并不是幻影,是真真切切站在自己面前的人,不是说不能上岸吗?皮肤上滚烫的触觉似乎还没有消失,明明那时候他还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强行上来又是消耗了什么修为吗?吴邪不是很想继续想下去。

他走去河边,张起灵听到动静直接回过头来。

吴邪想到水里的那个吻,一下子感觉自己老脸一红,好在昏暗的河边,他的脸色怎么样对方都看不到:“小哥,你上来不会有事吗?”

张起灵摇摇头,就这样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是经历过什么煎熬的样子,但吴邪觉得他这种性格,真疼了也不会哼上一声。

但这闷油瓶不想说,谁也别想撬开他的瓶盖子,吴邪站在张起灵旁边跟他一起看着河面,那些聚集在这里的水生生灵还没有离开,固执地发出淡淡的微光。

他们没有继续说话,安静的夜里,似乎连彼此的呼吸声都能听见,夏季的晚上最多的就是各种各样的昆虫在鸣叫,在这样没有经过污染的山野更是显得特别清晰,所谓的夏夜交响曲也许就是指的这个。

如果不是不方便,大概吴邪也想在这个地方待久一点,但好像不太现实,来这里那么久他都没有联系过家里人,还好已经告知未来几个月之内可能会联系不上,不然回去肯定是会被二叔一阵指教。

斟酌了好一会,吴邪还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最后还是忍不住发问:“小哥,你是怎么上来的?”

“惩罚解除了。”张起灵说。

“啊?”吴邪没有反应过来,明明前几天还有他们在河底的时候,这闷油瓶都……他猛然就想起了书上的那些话,好像是只有有缘人才能解除张起灵身上的惩罚,那么那个有缘人,该不会就是他自己吧?

感情自己思前想后不知道怎么找那个人就是自己呢?吴邪觉得自己现在脸上表情一定是特别傻。

“是我吗?”

“吴邪,是你。”张起灵缓缓地说,漆黑的眼睛认真地看着他,两人身高相仿,就这么直视着对方,连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变得温柔起来。

吴邪这回被看得还真是老脸一红了,他假装淡定地问:“什么时候发现的。”

“书。”接下来张起灵就跟他解释了为什么会发现,原来每个神灵都会有一本属于自己的书,但是里面的内容只有属于各自的有缘之人才会看得到,所以当看到吴邪看到那本书的时候,张起灵就知道了自己的有缘人是谁。

这就是所谓的书寻有缘人了。

既然知道,那又为什么不说?似乎是明白吴邪这个疑问,张起灵接着说:“不想给你压力。”

这就是张起灵的回答,他自己也不清楚有缘人应该怎么解救他,如果吴邪知道自己就是那所谓的有缘人,一定是会试着帮,没有任何的头绪,他又怎么忍心留吴邪在这孤独的水里,所以才想要把吴邪送回去。

这么解释之后吴邪是懂了,联想到昏迷之前的那一刻,吴邪似乎是懂了什么,原来解除这惩罚,居然是那个……吻。

“心甘情愿的。”张起灵淡淡地给他补充了一句。

“……”这闷油瓶子还是不说话比较好,一说话就直接戳中重点,我是心甘情愿的又怎样,为什么我能从这么几个语气平淡的字中读出了这闷油瓶的得意?吴邪这么想,没有回话。

周围的生灵似乎察觉到他们之间的氛围,就连刚刚一直没有间断过的虫鸣声都小了许多,河边慢慢聚集了许多萤火虫,看起来无比浪漫。

相对无言之间,张起灵主动抱住了吴邪,后者愣了一下,温热的呼吸就在自己耳边:“吴邪,谢谢。”

一双温暖的手握住了自己的,吴邪回握了对方,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地依偎在一起。

tbc

评论(2)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