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所有写过的cp都不逆不拆!!!!
微博@宁家小花繁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万物生【失忆瓶×造梦师邪】

万物生【失忆瓶×造梦师邪】

宁为他跌进红尘,做个有痛觉的人。

最近城东的一座废弃的宅子里似乎来了一个奇怪的年轻人,这座小城没有人认识他,去问也问不出个结果。

但大家都没有对这个年轻人表现出恶意,还给他介绍了一份工作。吴邪在见到人之后,观察了一会得出一个结论:这人长得真好看。

他是一个造梦师,顾名思义,就是专门替别人造梦的,很多人在现实中不如意,就想要在梦里面逍遥自在,而造梦师这个职业,就是因此而存在的。

只要是你想要的梦,就没有不能造出来的。

而且造梦师还有一个很厉害的技能,就是可以利用梦境找回一个人忘记的事情,比如可以找到你忘在某处的一个地方,你惊鸿一瞥的某个人。

相比在梦中逍遥自在,这个更吸引大家,人太健忘,需要想起的事情又太多,所以有人不惜花高价,也要求造梦师帮他这个忙。

但是当有人介绍张起灵找吴邪帮忙时,他没有尝试给对方造梦去找回记忆,因为他能感觉到,张起灵不是人。

这种感觉很奇妙,他身上有人的气息,也有不属于人的气息,后者比前者占的比例还要大上许多,所以吴邪才断定,张起灵不是人。

但他似乎又不属于很多生物,不是妖精精灵,身上也没有那种属于仙人的感觉。

“小哥,你从哪里来?”吴邪一边嚼着包子一边问,“或者你记得什么,只有一点也好。”

“名字。”

只知道一个名字有什么用?吴邪想要对这闷油瓶子翻一个白眼,突然就想起前几天这厮单手把小偷拎起来的事。如果惹闷大爷不高兴了,他是不是会一脚把自己踹飞?

所以吴邪极力忍住自己的不耐烦,问了自己很想知道的一个问题:“你是人类吗?”

这一次张起灵回答得很快,只有一个字:“是。”

口齿清晰还顺便铿锵有力,让吴邪都要以为自己判断错误了,看着对方平淡无波的双眼,他也搞不清楚这到底是真的还是骗人的。

接下来他又继续问了几个问题,都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有的问题还直接被无视掉了,吴邪看他这半天难得憋出一句话的样子,心道:闷油瓶这个外号,真是叫对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吴邪自己也愣住了,为什么这个外号自己会觉得那么熟悉。

“我回去会想办法找找解决方法,我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可能还需要时间。”吴邪理了理现在的状况,最主要的还是张起灵的情况,如果他能回忆起一点点记忆,这个梦就会好造很多。

等到这个造梦师离开之后,张起灵才慢慢地握紧了拳头,他刚刚瞒了对方一些事情,那就是他还记得一个人的双眼,这双眼在一瞬间,跟吴邪的重合了。

你是谁?我又是谁?脑袋在隐隐作痛,想要再往深处想几乎是不可能的,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来自于哪里。

又为什么会在这里。

既然结下了这一档事,吴邪也不打算推脱,在书房里面找了很久的资料,发现连自己师傅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案例。

这就非常尴尬了。连续在书房里面奋战了好几天,他连神话故事都找出来看了看,总算是摸出了一点点头绪。

这个闷油瓶,该不会真的是那种人吧。

如果是真的,那就能解释为什么他身上人类的气息明显偏低了。

这么棘手的事情,我能搞得定吗?吴邪有点不太自信,打开了一边的窗子,夜晚的风吹进来,让他清醒了一点。

过了两天他就直接去找张起灵了,他说:“我应该找到办法了。”

张起灵站在屋檐下,看着走进来院子里面的吴邪,阳光正好,这个场景,仿佛在多年前见过。

吴邪研究了关于仙界生活的情形,给张起灵造了一个梦,一个关于仙界的梦。

传说中抛弃神格坠入红尘的仙,是会失了所有记忆的。

不知自己来自何方的闷油瓶,大概也是属于这个范畴。吴邪不知道方向有没有找错,但起码要先试一试。

张起灵入梦了,梦里似乎是在举行着什么宴会,到处都是过来这边的仙人,还有神兽之类的。

西方之神白虎看到了他,问:“麒麟兄,你怎么不赶快入座?王母他们应该快来了。”

张起灵发觉自己点了点头。

他猛地就想起了自己的身份。

他本是镇守着一方天地的麒麟神兽,在某一年,去一座城执行自己的任务时,遇到了一个年轻人。

说不上那是什么感觉,那个人居然并不惧怕自己真身的模样,反而是饶有兴致地问了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

向来喜静的自己居然没有排斥,任由着这个似乎好奇心用不尽的人留在了身边。

他知道了他的名字,叫做吴邪。

就这么相伴了一个多月,张起灵总算是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准备离开,兴许是预料到了什么,吴邪那天最后一个问题问的是:“小哥,你们会痛吗?”

这个问题问得张起灵一愣,仙界已经风平浪静很多年了,没有战争,没有争斗,守门的人员都觉得自己无聊得生锈,他们早就不知道痛是什么感觉了。

分别之后,还会再见。

再见的时候,吴邪已经变了许多,当初还有些稚气的年轻人变成熟了许多,但身上还有着天真无邪的气息,一如他当初遇到的模样。

这次他们遇见,张起灵已经化作人形,而吴邪说什么都没有办法将他和多年前那头巨大的墨麒麟联系到一起。

再后来……他们相爱了,自古男人和男人相爱本来就不是主流,更何况人神相恋本就是天庭不允许的。

没有什么会比相爱还要被迫分离更加刻骨铭心。

被关了禁闭的麒麟放出来的时候,人间已过去了快百年,人类不可能活得那么久,原本以为这样可以断了张起灵的念想,却没有想到,张起灵宁愿丢掉一身神格。

“就算你现在去到人间,你也不一定可以找到他的转世。”

“我知道。”

“那为什么那要这么固执?”

“因为是他。”当他们分开的时候,当得知他已经转世之时,他知道了什么叫做刻骨铭心。

没有人能够说服他。

于是,最后他剔除神格,转而为人。

他只是想要陪着一个人,像他一样,做个有痛觉的人。

醒来的时候,吴邪消耗能力太多,已经累得睡着了,看到趴在桌子上睡着的吴邪,张起灵走上去把人抱起来,放到床上。

熟睡中的吴邪没有听到张起灵说的那句:“我回来了。”

跌进红尘的麒麟,成为了只属于吴邪的张起灵。

end

评论(1)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