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瓶邪荼岩洁癖晚期,没救了【大写加粗
微博@宁家小花繁
攻控,但是也爱受,所以不喜渣攻,这辈子也不可能写渣攻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长风万里【将军荼×太子岩】

-20:00-

【荼岩48h产粮活动】

 

长风万里

        ——为你家国天下,等你凯旋而归

 

“太子殿下,秦将军今日就到京城了。”太子府的管事给醒来的太子安岩端来了早膳,想了想之后又擅自多上报了这样的一件事。

 

安岩尚在屏风中,对管事的这句话并没有做出什么回应,但是在帐中其他人都看不到的地方,安岩的表情明显就开心了许多,过了好一会他才从床上爬起来,来到镜子前,一眼就看到了自己控制不住往上翘的嘴角。

 

一年多了,神荼总算是回来了。

 ...

2018-11-11

★★★荼岩48小时大行动!★★★

么么啾


小可怜浅浅是懒癌晚期患者:

ヾ(✿゚▽゚)ノ来啊来啊


THA张嘴吃粮小分队:



★★荼岩圈的太太们看过来★★
  
临近神荼安岩生日,我们准备来一次集中式投粮——由多位太太接力,完成11.11神荼生日与12.9安岩生日两天总共48小时的不间断发粮!
  
届时从11月11日0点开始到24点结束,各位太太会在各自分配到的时间点定时发放粮食,如不方便使用lof账号的太太,可由此号 @THA张嘴吃粮小分队  代发。(12月9日同理)
  
粮食文画不限,CP荼岩不逆不拆...

2018-11-03

因错而对【上错花轿嫁对郎梗,瓶邪,荼岩,民国架空】

第二十六章


在吴邪的医治之下,神荼的呼吸已经没有一开始么急促了,原本滚烫的体温也慢慢降了下来,安岩喂他喝了一点水,自己坐在地上,找了一个姿势让神荼能够舒服地靠着自己。


在神荼渐渐恢复的意识的时候,张起灵也大概把那些事情刚给弄清楚了,他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吴邪也慢慢地收好了东西,观察着张起灵脸上的表情,发现这闷油瓶的情绪跟平时有一点细微的差别,似乎带着一点难受。


张起灵讲述的是一个被所有人封存了十多年的故事。


这个故事要从张家的家族史说起,这一段张起灵简单地就带过了,只说张家是靠着倒斗的发家的,至于其中的弯弯绕绕,就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楚的了。


因为家族的缘故,张起...

2018-10-31

因错而对【上错花轿嫁对郎梗,瓶邪,荼岩,民国架空】

第二十五章

在场的诸位也感觉到了张起灵身上那种不寻常的感觉,只不过又说不上来究竟哪里诡异。他们跟在张起灵后面慢慢地往前走,一路都无比顺畅,仿佛走得并不是传说中那种机关重重的墓道,而是普通的长廊一般。

这里机关基本上都已经被张起灵破坏掉了,还有一些来不及破坏的,倒也没有什么杀伤力。他们一行人走在空荡荡的墓道里,“哒哒哒”的脚步声被拉得很长很长,就好像是误入了什么奇怪的地方一般,偶尔张起灵会停下来,手迅速地在墓道的石壁上摸索着什么东西,不一会儿就会有机关被破坏掉,动作快得根本就不是肉眼能够看清楚的。

原本预料中会面临的情况一点都没有发生,因为张起灵已经把他们目前为止遇到的所有危险都解决掉了,...

2018-10-23

情之所起【影卫荼×小王爷岩】


10.

醒来之后没有看见神荼在身边,安岩还以为自己是做了一个梦,但是那拥抱的感觉是如此真实,而且他还看到床边上还放着神荼随身带着的那个挂饰。

这算什么?见物如见人吗?安岩拿着那块玉佩在自己面前摇了摇,觉得现在这种情况是在是有点糟心,扯着嗓子喊了两声神荼都没有听到回答,倒是把在门前站在伺候的小丫鬟给喊进来了:“小王爷,有什么吩咐吗?”

“神荼去哪里了?”见有人搭理自己,安岩立刻一咕噜从床上爬了起来,问站在自己面前的小丫鬟。

“神荼大人他好像去找王爷了。”小丫鬟沉思了一下,想到神荼临走时对他们的嘱托,好像有一点是不要告诉小王爷他的去向来着……小丫鬟自知失言,迅速低下头不敢继续说什么了,任由...

2018-10-19

因错而对【上错花轿嫁对郎梗,瓶邪,荼岩,民国paro】


第二十四章

确定了位置之后,他们就立刻启程向着半山的那地方赶过去。原本以为很快就能到达,只不过这中间还是出了一些问题——吴家和安家虽说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但也算家底殷实,所以吴邪和安岩从小都是被当成少爷一般养大的,自然是没有来过这样穷山恶水的地方,所以这路还没有走到一半,他们俩就已经累得够呛了。

“还有多久才到啊?”看着走在前面拿着长刀开路的那两个似乎不会疲惫的人,安岩都觉得很奇怪了,也不知道那些市井传言是从哪里流传出来的,神荼这个样子,怎么看都不可能是流言里那个所谓的体弱之人。

“大概还有半个时辰吧。”吴邪在心里计算了他们的脚程,得出了一个大概的时间,他以前去过山里采药,但也没有...

2018-10-16

情之所起【影卫荼×小王爷岩】


第九章

听到声音的时候,安岩还以为是因为自己这段时间被闷在家里太久了,以至于产生了幻觉。过了半晌之后,他才反应过来这并不是幻听,继而满脸震惊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原本高大的身躯现在要比以往清减了不少,本就显得白的脸现在更是要比之前苍白许多,带着病后初愈的病态感,唯有那双蓝色的眸子,一如往常那般清亮。

想了许久的人终于出现在自己面前,安岩却忽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他喉咙一哽,最后只堪堪说出了对方的名字:“神荼……”

话音刚落他就陷入了一个温暖结实的怀抱之中,一直以来克制又隐忍,跟安岩保持着疏离感的影卫神荼,在这次劫难之后,终于依着自己脑内深处的想法,深深把安岩拥入了怀中。

劫后余生似乎让神

2018-10-14

因错而对【上错花轿嫁对郎梗,瓶邪,荼岩,民国架空】

重感冒,更一发短小的
第二十三章

茂县附近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高山,连称得上是山的地方,也只不过是某座山脉绵延的末端,并不高,所以爬起来也没什么难度。

所以当吴邪和安岩看到面前的山时,实际上自己还是暗暗地捏了一把冷汗。

这地方人迹罕至的,也不知道里面会有什么野生动物,还真是个毁尸灭迹的好地方……安岩看着正在忙碌的俩人,走到一旁拍了拍吴邪的肩膀,小声地问:“吴邪,你经常爬山吗?”

吴邪低头沉思了一下,认真地反问了一句:“后山采药算吗?”

说完之后他们俩同时沉默了——怎么觉得自己在这里好像什么忙都帮不上呢?黑瞎子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才会叫自己过来这里?

这时候张起灵手里拿着八卦盘,看样子应该...

2018-10-08

情之所起【影卫荼×小王爷岩】

8

我还活着……

这是神荼醒来之后意识到的第一件事,他想要坐起来。但是浑身酸软没有半分力气,就连手指都好像沉重得抬不起来一样。他睁开眼睛之后很久都没有说话,半天之后才哑着嗓子艰难地发出几个气音:“安岩呢……”

“小王爷没事。”在一旁照顾神荼的丫鬟在听到他的声音之后,回答他,“小王爷这几天都没怎么合眼,就在一旁看着您,刚被王爷押下去休息了。”

听到安岩没事的回答,神荼还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落了下来,现在他还浑身不舒服,意识又开始变得昏昏沉沉,没一会儿又昏睡了过去。

“他怎么样了?”安岩一觉睡到了第二天傍晚,休息够了之后,小心翼翼地来到神荼养伤的屋子,问照料他的张大夫和丫鬟。

“他体内的...

2018-10-04

因错而对【上错花轿嫁对郎梗,瓶邪,荼岩,民国paro】

第二十二章

车站旁边恰好有很多小旅馆,安岩随便找了一家比较隐秘的,跟神荼走了进去,旅馆的掌柜坐在柜台里,看起来整个人都昏昏欲睡的。店里没有点蜡烛,只有一点光从门缝中透进来,照亮了门前的一点地方,由此看来,这家旅馆生意是真的非常冷清。

“掌柜,住店。”安岩伸出手指敲了敲台面,把正在打瞌睡的掌柜给惊醒了。

“好、好的……”掌柜扶了扶自己有些歪的帽子,眯着眼睛看着他们俩,“两位客官要几间房?住几天?”

“要……”安岩看了一眼神荼,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选比较好。

“要一间上房,住五天。”神荼看了一眼掌柜身后挂着的钥匙,很快就做出了选择。

掌柜也没有多问,随意从墙上拿了一把钥匙递给神荼:“二楼...

2018-10-01
1 / 21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