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瓶邪荼岩洁癖晚期,没救了【大写加粗
微博@宁家小花繁
攻控,但是也爱受,所以不喜渣攻,这辈子也不可能写渣攻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诗与岁月同歌【DMBJ男团设定,瓶邪,黑花】

前情戳这里

chapter 04

第一天的拍摄很是成功,但主题既然是关于他们的成长故事,当然不可能只有一个场景了。DMBJ出道这些年,经历的事并不算少,胖子是陪着他们一同经历过来的,所以也是把他们的成长看在了眼里,从一开始的懵懂,到现在的全能天团,其中经历的百般滋味,又岂是旁人能了解的?

今天拍摄的这一组照片让他们四个人都回忆起了当初在校园里经历过的青葱岁月,没有想到只是一时因为兴起成立了DMBJ,居然一直走到了现在。

“瞎子你说当初要不是有人送情书送错了,我们是不是就没有这个组合了?”吴邪没点正形地坐在沙发上,大半个身子都靠在了张起灵身上,偏偏张起灵为了能让他靠得舒服一点,自己坐得端正,好好地接住了他。

面对吴邪翻旧账式的调笑,黑瞎子倒是面不改色,对于这个乌龙,他自己也没有想到,反倒是想起了那天解雨臣生气地闯进他们教室,不耐烦地把一个粉色信封甩到自己桌上的场景,漂亮的脸上充满了不耐和怒气,居然也好看得紧,他说:“花儿生起气来,还挺好看的。”

说着黑瞎子还想要搂一下解雨臣的肩膀,被后者一把推回了原来的位置:“我先去洗漱了,明天还有拍摄。”

吴邪没憋住笑了出声,黑瞎子挑了挑眉,看了依旧面无表情的张起灵一眼,意思是不管管?但没有得到回应就跟着解雨臣一起回房。

他们各自开玩笑已经习惯了,所以这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并不会影响到什么,至少吴邪和张起灵回房的时候,他们看见解雨臣已经打开了房间门,黑瞎子动作飞快地闪了进去,倒是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第二天着实是个拍摄的好天气,阳光穿透云层,斑斑点点地撒在周围,让人心情都止不住地明朗了许多。

DMBJ的四个成员,出门以上了保姆车就直接被拉到了拍摄场地,接下来造型师和化妆师齐齐上阵,把他们四个都捯饬了一遍,才放他们去看拍摄场地。

这里是一个看上去有些年头的地方,遗留了很多旧时的建筑,他们四个在这座城市那么久,居然也没有到过,也不知道摄影师是怎么找到的地方。斑驳的石柱上还能看出美丽的花纹,看上去有些年头的博物馆,精致宁静的咖啡馆,长长的石板街道,似乎这里的一切都带上了浓浓的历史味道。

“我喜欢这个地方。”吴邪看上去很喜欢这里,他生于杭州,偏生对这些有着浓浓的喜爱,便拉着张起灵一起四处绕了挺久,等到摄影师召集的时候才收起了心,开始准备拍照。

DMBJ的御用摄影师很有自己的想法,或者说这是一种默契,当他看着这四个人的时候,他的脑海里就把每一束光和每一个场景都设想好了。模特也非常配合,每一个动作都很到位,不管是单人照还是集体照,都有着很不一样的风采。

第一组照片是单人照。黑瞎子还是一副痞痞的样子,似笑非笑地撑着下巴,斜斜地看着镜头。解雨臣靠在古旧的墙上,闭着眼睛,脸微微地抬起,似乎是在想着什么,侧脸美好地让人迷醉。吴邪的嘴角带着他那特有的笑容,用胖子的话来说就是一种“天真无邪”的笑,正好称了他的名字,属于四人团里独一无二的一种天真。拍张起灵是最容易的,他平时认真的时候一丝不苟冷冷的样子就非常上镜,照片里他穿着简单的衬衫,手里拿着杯咖啡,似乎是被谁叫了一声,正好回头看着镜头,清冷的样子别有一番感觉。

接下来就是合照了,他们拿着自己各自擅长的乐器,或站或坐,在这个带着古旧记忆的地方留下了很多足迹,到后来摄影师甚至让他们解开了衬衫最上面的两颗扣子,不需太整齐,倒是拍出了他想要的效果,无拘无束,耀眼璀璨——这就是DMBJ男团的众人。

拍摄了一个上午,也算是玩了一个上午,这次拍摄他们并没有感觉有多累,在拍摄合照的时候,他们甚至还在现场演绎了一下他们的第一首歌。原本吴邪还以为自己会忘了谱子,但是当第一个音符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记得这首歌的旋律,就像是被刻在了他们骨血之中。

早上拍摄完了这套照片,就剩下最后一套了,最后一套照片并不需要多大动干戈,场景也是在棚子里,下午的时间应该就足够了,所以胖子干脆就放他们几个人出去外面吃饭,吃完之后才送他们去摄影棚拍最后的一组照片。

tbc

评论 ( 3 )
热度 ( 55 )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