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瓶邪荼岩洁癖晚期,没救了【大写加粗
微博@宁家小花繁
攻控,但是也爱受,所以不喜渣攻,这辈子也不可能写渣攻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小翅膀【猎奇脑洞向(吴邪长翅膀)】

前情,1~9,戳这里
么么哒
10~12,戳这里

小翅膀(12)

许久未被放出来的翅膀一阵敏感,刚刚扇动得实在是有点用力,翅膀上的毛都变得有些有些杂乱,现在耸打在地上,乱糟糟的样子根本就像是被人给蹂躏了一遍一样。

张起灵只是摸了一下柔软的羽毛就没有继续动了。

他得了失魂症,忘记掉了很多东西,但正常人人身上长翅膀这件事对每个人见过的人来说着实是一种较大的刺激,所以张起灵多年来都对以前记忆没有什么反应的大脑,在见了吴邪两次的翅膀之后,似乎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若要仔细去探究的话,那颜色还真的有点像是吴邪身上羽毛的颜色。

“也许在我小时候见过吧。”吴邪模棱两可地说,他现在也不确定这个闷油瓶是真的忘记了还是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毕竟自己看到小时候的照片时,都有点认不出是自己,更遑论只是其他人了。

张起灵只是点了点头,没有继续问,他向来话少,在这个时候没有得到答案也没有去深究,而是站了起来,在平台走位走了一圈,观察了一下平台下面的情况。

他俩现在跟吴三省他们走散了,也不知道对方那边的具体情况,反正这里的情况是不太美好,平台现在还算是安全,但也不能保证下面成百上千的粽子会不会爬上来。

这一个平台可以纵观整间墓室,下面全是满满当当的粽子,估计是闻到了这边有“人味”,所以开始渐渐地围了过来,着实是让吴邪感受了一把电影里面丧尸围城的感觉。只不过生活要比电影还要多姿多彩,他们现在正在这地底,面对的是比电影里的特效真实上不知道多少倍的粽子。

吴邪感觉自己经过这次之后再看恐怖电影可以当成搞笑片来看了。

他们处在的平台是墓室里属于凭空多出来一块地方,地宫这种地方,要说里面的构造是随便弄的,吴邪是不信的,所以这个台子应该是有什么用意,不然也不会哪里都没有这东西,只有这个位置才有。

张起灵伸手在石壁上一寸一寸地找着什么东西,神情专注,像是要在没有裂隙的墙壁上找出什么破解的法子。

吴邪也是累得紧,只是转了个头在原地看着张起灵动作,翅膀堪堪耸搭在地上,收也收不回去,也就不去管上面的毛会不会脏了。反正这时候这里也没外人,吴邪也就干脆任由翅膀露在外面,也算是可以给憋了许久的翅膀透透气,免得到时候又直接跑出来,把旁人吓到了。

“飞的动吗?”张起灵观察了石壁半晌之后问身后的吴邪,他能看出吴邪其实已经很累了,所以先问一下,石壁太光滑,总算是他也不可能直接徒手攀爬上去,必须要借助工具。

“我试试。”吴邪站了起来,甩了甩翅膀,虽然有些累,但如果只是自己的话,飞一段路应该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等一下我会开一个机关,有一扇门会打开。”吴邪难得听到这闷油瓶说这么长的一句话,赶紧竖起耳朵来,生怕等会错过了对方什么重要的指令——在这个地方,自己这样的菜鸟还是要听有经验前辈的发言才行。

“你飞上去,找个地方系绳子,等我上去。”张起灵说着打开背包掏出了一卷绳子,试了试韧性之后递给了吴邪,“知道绑什么结吗?”

“知道。”吴家虽然不想让吴邪参与墓里的事情,但是耐不住他好奇心强,翻吴老狗的笔记,缠着吴三省问东问西,这些事他都干过了,所以有些东西,他并不像是看上去那么无知,只不过是纸上谈兵,缺乏经验而已。

“准备一下。”张起灵双指在石壁上滑动了一会儿,似乎是触摸到了什么东西,他用力在上面往下按了一下,忽然开口,“现在。”

吴邪这回正全神贯注,听到张起灵的话立马扇动着翅膀,飞起来的时候,他能听到头顶传来石门被打开的厚重声音,顺着声音他也就直直地飞了上去。

石门已经打开了,入口一片漆黑,看上去像是走廊,门边上的墙壁上镶嵌着一挺大的灯架,吴邪尝试用力地掰了一下,灯架纹丝不动,他在上面系好了结,把绳子往下丢:“小哥,接着。”

绳子垂落到张起灵身旁,他把黑金古道收好,双手抓着绳子,动作敏捷地顺着绳子往上攀爬,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吴邪面前。

tbc

评论 ( 5 )
热度 ( 78 )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