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所有写过的cp都不逆不拆!!!!
微博@宁家小花繁
攻控,但是也爱受,所以不喜渣攻,这辈子也不可能写渣攻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情之所起【影卫荼×小王爷岩】

前情戳这里
4.

他们就这么静静地对视了一会儿,谁都没有先开口打破这样的氛围,倒是安岩保持这个抬头的姿势久了之后,感觉到自己的脖子有点酸,有点受不住地伸手揉了揉有点发酸的脖子。

这个动作打破了他们俩现时的平静,神荼收回了放在安岩脸上的视线,把手放在安岩的脖子上,找中穴位在上面揉捏了几下,帮对方舒缓一下僵硬的肌肉,末了,在安岩没有来得及说话的时候,神荼说:“你该锻炼了。”

“你知道我不喜欢练武。”神荼揉捏的手法和力度都很好,把安岩弄得舒服了不少,安小王爷自小不爱拳脚功夫,一手暗器倒还玩得不错,只不过除了这个,其他的还真的都练得不怎么样。以前每次安王爷要他习武的时候,只要一不在场,安岩就会磨着神荼让自己偷懒,这么久而久之的,安王爷还真的以为自己这孩子不适合习武,后面也就没有管他的,而是全心全意让他好好习文。

“这样不安全。”神荼还是在劝说着安岩,现在安岩的年纪还不算大,虽说先已经前落下了不少的功夫,但现在开始认真学还是可以的。

“不是有你吗?”安岩满不在乎地说了一句,小王爷再次仰起头,满脸的笑容撞入神荼的眼睛里,他看着神荼湛蓝的眼睛问,“父王说你会保护我的,不是吗?”

“是。”神荼放开了给安岩舒缓的手,从窗台上回到房间内,他把书递给安岩,就说了这么一个字。其实安岩不知道,在神荼参加影卫残忍训练的那个时候开始,这个人就发誓了要一辈子保护他。

只不过,等到后来,安岩后悔自己一开始并没有好好习武,当然这也是后话了。现在的安岩,拿着那本神荼捡回来的书,坐在窗边,他又随意地翻了几页,看着渐浓的夜色,准备歇息了。

守夜的丫鬟送上了洗脸用的温水,小王爷待人和善,偶有脾气也是会在自己寻了别的乐趣之后自己消掉了,倒是从来没折腾他们这些奴才,所以他们倒也照顾得尽心尽力,把小王爷的起居习惯给摸得透透的,不用吩咐就会把东西送上来。

“神荼,你在隔间休息吧。”安岩换上寝服之后,让神荼在屏风后面的那张小床上休息,王府有自己的守卫,夜晚也会有人巡逻,所以一般刺客也比较难摸进来。

因此神荼可以不必一直不睡守到天亮——安岩知道这人的死心眼,刚开始给自己守夜的时候他还不知道神荼一直守到天亮,直到有一天晚上起夜看到自己房内直挺挺地站着一个大活人,被吓了一跳之后他才知道原来每次守夜的时候神荼都是这么清醒着到天明。得知了这事之后安岩便没有让他再守夜了,今天个了许久之后神荼再次给自己守夜,安岩还是提醒了一下,免得大半夜的自己又被这人给吓到了。

今天晚上的王府似乎跟平时有点不一样,特别是安岩的院子,除了虫鸣声,静得有些过分了。

安岩晚上喝了太多水了,睡到半夜的时候有点不舒服地起夜,起床的时候弄出了一点声响,本就睡得浅的神荼一下子坐了起来,询问的时候声音里没有丝毫倦意:“怎么了?”

“起夜。”安岩穿好鞋子解释道,披着外袍准备出门,“就几步路,不用跟来。”

就在这附近应该也不会出事,加上也不是每个人做这事都喜欢被人跟着的,所以神荼也只是起了身,在屋内站着等安岩回来。

大半夜的,屋外的绿植中还是有虫鸣声,在外守夜的婢女这个时候居然不在,也不知道是不是偷懒去了。安岩倒也没多在意,飞快地解决了个人问题,在回房的路上,没发现背后突然出现了一个黑影,直直地狠击在他的后颈上,他只来得及发出一声闷哼,身子一歪就晕了过去。

Tbc

评论 ( 6 )
热度 ( 149 )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