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瓶邪荼岩洁癖晚期,没救了【大写加粗
微博@宁家小花繁
攻控,但是也爱受,所以不喜渣攻,这辈子也不可能写渣攻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情之所起【影卫荼×小王爷岩(双向暗恋)】

前情戳这里

荼岩若当来世还在预售呀,详情戳这里

3

神荼的动作可以说是很配合,所以安岩很快就帮对方处理好了伤口,虽然神荼依旧不说话,但是安岩觉得自己相比之前已经往前走了一大步了。

因为安岩说了自己害怕,虽说神荼一眼就能看出来他是在想什么,终究还是没拆穿,一直待在房间里面,倒像是活成了雕像一样在屋子里面,无论安岩在做什么,他都没有什么表情,仿佛房间里除了他以外就没有其他人。

只是在房间内,安岩也没有什么好折腾,但就是坐不住,看了一会书他就站了起来,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聒噪得不行。时不时他还会抬眼看看神荼的反应,只不过后者连个眼神都没有给他,倒像是个入了定的僧人,安岩都要怀疑这个人是不是什么时候背着他们偷偷成了少林的俗家弟子。

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是只要窗外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的时候,神荼整个人的神色就会变得分外严肃,似乎他在这里的一切目的,都只是为了保护安岩。但这个解释,神荼自己的心里信了几分,其实也就他自己知道。

夜幕降临,夏夜总算是给这样炎热的夏天带来了丝丝清凉的感觉,安岩打开窗户,坐在窗户边上,神荼倒没有去阻止他,只不过眼神一直盯着,担心这活泼的小王爷不知道会不会翻窗出去。

这边安岩手里拿着话本,心思却一点都没有在上面,眼睛盯着其中某一页也不知道盯了多久,就差要把那一页给盯出一个洞来。

好不容易两人独处一室,居然什么话都不说?安岩觉得肯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明明他们小时候还是很好的玩伴,只不过等神荼年长了两岁之后,忽然就消失了两三年,再见时却成了自己身边时常一言不发的影卫,犹如真正的影子一般。

但安岩并不想要什么影子,王府保护他的人本来就多,多这么一个似乎并没有多什么,只是王府又多了一名侍卫。但对于安岩来说,却是失去了自己最喜欢的一个朋友。一想到神荼两年前刚回来的样子和现在的样子,安岩就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把人的性格给掰回来了一点,之后又被自家父王一番话给打回了原样。

“神荼。”安岩思考了一下,手忽然一滑,之后就向靠在门边闭目养神的神荼招手,挥了挥自己的手,又指了指窗外,“书掉下去了。”

这倒不是安岩故意吸引神荼的注意力,而是他刚刚一不注意的时候书就从手上滑落,掉落在了窗外,这大半夜的,他又被禁足不许出门,也就只能求助于神荼了。

“好。”

神荼话音刚落,安岩已经看不到神荼了,房门还开着,在微微摇晃,才说明刚刚有人出去过。面对这样的情况,他忽然想起了前段时间听到的关于神荼讨论——神荼,是安王府中最好的影卫。

这又有什么用呢?

还未来得及深思,神荼来到窗边已经捡起了那本书,安岩眼疾手快地要去扯对方的袖子,却被一下躲开了。

他抬头望去,此时神荼手里握住了那本书,另一只手攀在窗沿上,正要跨入室内,因为安岩的打扰,正低头看着对方,眼里满满的,全都只有一个人的影子。

tbc

评论 ( 5 )
热度 ( 153 )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