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瓶邪荼岩洁癖晚期,没救了【大写加粗
微博@宁家小花繁
攻控,但是也爱受,所以不喜渣攻,这辈子也不可能写渣攻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因错而对【上错花轿嫁对郎梗,瓶邪,荼岩,民国paro】

我考完啦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更新啦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欲知前情,请戳这里
第十七章

吴邪的话一出来,安岩和神荼皆是一愣,张起灵的脸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倒是黑瞎子,摆出了一副就是如此的表情。

“其实我还有个问题……”他们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安岩默默地问出了自己心里的疑问,打破了一室的沉静,“那小哥他到底有多大了。”

这个问题不管是吴邪还是张起灵都没有办法回答,他们俩一个是失忆了,一个是根本就不了解这其中的曲曲绕绕。而在场唯一知情的还是半天说不出一句正经话的黑瞎子,所以基本上可以说是没有头绪。

“这个问题你们以后就清楚了。”黑瞎子也没有回答,放下手里的茶,不急不慢地说出了一句话的来说明情况,“事情比你们现在了解的要复杂。”

除了黑瞎子之外,在场的四个人已经被一种很奇妙的东西联系在了一起,说是缘分又好像是要比缘分还要更深一个层次,吴邪看了看坐在自己对面的神荼和安岩,又转头看了一眼张起灵。

雅间内的窗户打开着,吴邪这个角度看过去,阳光正好照了进来,张起灵的侧脸在阳光中变得模糊了起来,但吴邪却觉得自己能从这样一个模糊的侧脸中看出对方的一点落寞的感觉。他见过失去记忆的人,失忆也被叫做“失魂症”,他想,大概是因为记忆的缺失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一种痛苦难耐的的体验。

“小哥。”吴邪忍不住想要去触摸那个似乎处在光影之中的人,这种没有来由的心疼感,像是针一点点地扎在他的心上,但他最终没有伸出手,而是看着张起灵说,“会找回来的。”

不管是缺失的记忆,还是失去的什么东西,都会找回来的。

“计划是什么?”安岩觉得坐在自己对面的那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变得有些奇怪,虽然有一种淡淡的美好,但是这样拖拉下去事情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谈完,所以他最后还是忍不住打破了他们俩之间的氛围。

“这件事跟小哥的记忆也有关系吗?”吴邪已经从刚刚的情况中回过神来,他尝试把那些自己知道的事情串起来,还真的发现了一些端倪。

在吴邪的印象之中,从他认了师傅到现在,黑瞎子的外貌一直都没有怎么变化,本来还以为这是因为他这种算是有点神秘的人有着什么奇妙的保养秘方,现在看来却好像不是这么一回事——黑瞎子,看起来就好像是不会老一样。

吴邪忽然就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把黑瞎子这段时间说过的话还有事情串了起来。可以了解到,黑瞎子应该是很久之前就认识张起灵了,而且还算是朋友的那种关系,那么按照黑瞎子的年龄来算,张起灵应该是跟黑瞎子差不多的年纪。

这么说起来,张起灵的年纪肯定不止现在这个岁数,而从张家那边的说法可以了解到,那边一定瞒了张起灵很重要的事情,这些事情不仅关系到张起灵的身份,还关于张家这个大家族的某些重要情况。

“有关。”黑瞎子说完,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拿出了一个精致的小木盒交给安岩,在看到对方想要打开看的时候,出声提醒,“紧急的时候才能打开。”

“这么神秘?”安岩年纪还小,对这些小东西有着很强的好奇心,只不过为了神荼的事情,他还是忍住了这点好奇心。

他把小盒子打量了一遍,觉得这东西放在自己这里会有点不安全,万一自己把这东西弄丢了,到时候还真没法找地儿哭诉,所以他把这东西推到了神荼面前,意思是让神荼保管。

黑瞎子还没有开口说什么,神荼就已经做出了反应,他拿起那个盒子,握住安岩的手腕,把盒子放在对方的掌心,手覆盖在上面:“你拿着。”

睡实话神荼也不知道这个盒子里面放着什么东西,但从他和黑瞎子接触的过程来看,他不觉得这东西没有一点用处,很有可能是用来保命的东西。再加上他们要去的地方,可能潜藏着数不尽的危险,所以这东西能让安岩带着,就让安岩带着为好,起码能让这个认的安全得到保证。

指尖触碰到对方温热的掌心,安岩觉得有点安心,也没有推脱,思及到时候他们也是一起行动,谁拿着都应该差不多,也就乖乖地收下了,只不过神荼把手松开的那一刻,他有点留恋那淡淡的温度。

黑瞎子也有东西要交给吴邪,那东西放在一个纯黑的小布袋里。吴邪试着摸了摸,但也摸不出是什么东西,小小的硬硬的,有点特殊的感觉,吴邪也说不上来是什么形状和手感。

吴邪把小袋子收好,张起灵已经恢复了一贯的表情,仿佛不久之前露出那一丝落寞神情的人并不是他。

随后黑瞎子又拿出了一卷发黄的东西,看上去不是纸制品,而是绢一类的东西,质感和颜色都有点像是古物。

这么贵重的东西,有什么用处吗?吴邪有点不明白,这东西要是磕了碰了被水淹了,也不知道是多大的损失。

只不过黑瞎子好像并不在意,随意地把东西丢到张起灵面前,他的力度把握得很好,东西不偏不倚地落到张起灵手边:“地图。”

“小哥,看得懂吗?”张起灵打开绢布,认真地看着,吴邪尝试瞄了几眼,上面的字他都认不太出来,勉强能凭借着字形和理解认出了几个,无非是什么山什么河之类的。但张起灵看的很认真,好像他本来就能够看得懂这些东西一样。

有些东西,即使是在记忆缺失之后,还是不会忘记的,那是在骨子里的东西。

张起灵的手指摩挲了一会地图,点了点头,看着地图的时候,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一点一点地在他心里溢出来。

“我们应该怎么做?”安岩把盒子小心地收起来,一只手不自觉扯住了神荼的衣袖问,“是要准备什么东西吗?我回家就马上准备。”

“写张单子吧。”吴邪站起来,准备出去去向掌柜要纸笔,刚站起来就被身边的人拉着手腕,又坐回了椅子上。

“怎么了?”吴邪被张起灵这操作弄得一愣,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又或是发生了什么事。

不一会儿,穿着粗布衣服的小二拿着笔墨纸走了进来,放在吴邪面前。

这闷油瓶,是什么时候嘱咐下去的?

“我说,你写。”吴邪拿起笔的时候,张起灵如是说。

tbc

评论 ( 6 )
热度 ( 229 )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