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瓶邪荼岩洁癖晚期,没救了【大写加粗
微博@宁家小花繁
攻控,但是也爱受,所以不喜渣攻,这辈子也不可能写渣攻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情之所起【影卫荼×小王爷岩】(双向暗恋)

“上一章戳这里”
2.

冷静下来之后,安岩大概已经猜测到了其中的弯弯曲曲,他并不傻,皇家的人都善于心计。虽说安岩这些年来都被保护得很好,安王爷也很少让他去参与那些需要工于心计的事情,所以还算是保留了他特有的一份属于他这个年龄纯良和天真。

但这也不是让人蒙在鼓里的理由。安岩自己窝在房间里面思考着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也不知道窝了多久,反正想通了之后太阳也快要落山了。但他知道神荼一定在他的屋子附近,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去处理伤口,想到这里安岩不免又变得烦躁了一些,他站起来在屋子内转了好几圈,看到桌子上的茶具忽然就有了一些想法。

他先把窗户打开,从屋内用来当摆设的盆栽当中弄了些许泥巴在窗框上随意地抹了几下,又在地上撒了一些,看上去有模有样了之后,才拍了拍手,不慌不忙地把一个小药箱找出来放在桌边,喝了一口茶之后,找了个角度,狠狠地把手中的杯子摔了出去同时大喊:“啊——救命!”

话音刚落,原本关着的门就被撞开了,一个穿着黑衣的高大身影冲了进来,看到站在桌边一脸惊恐安岩,马上就冲了过去,查看他的情况。

“没事吧。”神荼快速把人从头到脚地检查了一遍,除了手有点脏并没有发现什么伤口,心就放下了大半。他走到被打开的窗户边上,看了看窗框,默默在心底叹了一口气。

这个现场这么干净,要说神荼看不出什么东西,那他为了成为影卫经历的那些残忍训练,可以说是白费了。关心则乱,他应该一进来就该发现的。

安岩还没有发现神荼已经发现了自己的“杰作”,现在慢慢地走到窗边,拉着神荼的衣服,声音还有点委屈:“神荼,留下来陪陪我,我怕那人又来了。”

“……”神荼回过头,微微低头看着安岩的眼睛,突然觉得有点无话可说,这人费尽心思布了这么一个不严谨的局,自己要不要拆穿对方。

算了……

神荼最后伸手安抚似的拍了拍安岩的肩膀,有点僵硬地安慰他:“没事的。”

“那今晚……”听到神荼的安慰之后,安岩有点急切的样子倒不像是受到了惊吓的样子,神荼把这些都看仅收,倒也没有去拆穿这个自作聪明的小王爷。

“我保护你。”明明知道是怎么回事,但神荼依旧没有去拆穿安岩。他在心里告诉自己,这是为了保存小王爷的面子,但心里信了几分,明明自己就很清楚,这就算是他自己贪心了一回了。

目的达到之后,安岩迅速走到一旁,从桌子下面抽出自己刚刚藏起来的药箱,吩咐神荼:“你把衣服脱掉。”

“……”绕是神荼,也被安岩这没头没尾的话给绕了一下,手上并没有动作,深邃的眼睛望向安岩。

看到神荼没有动作,安岩才反应过来自己说的话是有多让人遐想,他感觉解释道:“我只是想帮你处理一下伤口。”

“不用了。”这些伤对神荼来说并不算什么,一开始进行影卫训练的时候再危险的伤都经历过,好几次命悬一线,但他都没有后悔过,只是为了能够保护一个人。

明明神荼说的云淡风轻,但听在安岩耳朵里却不是这么一回事,他将手中的药箱重重地放在桌子上:“这是命令,我要给你上药。”

影卫不能违背主人的命令,这确实是规定,不过这也是安岩第一次这么正儿八经地下命令,没有想到居然还是为了帮自己上药。既然安岩都已经这么说了,神荼觉得自己再这么拒绝下去,没准这小王爷还真的一怒之下会把自己给换了,所以他就解开了一点衣服,露出了肩膀上已经被包扎过的伤口。

缠着的纱布已经渗血了,而且血迹都已经干透了,这让安岩想到他们午后的争执——这个人果然没有去处理伤口。

安岩小心翼翼地用剪刀剪开布条,里面的伤口已经结痂了,他用药水清洗了一下,撒上药粉之后才用干净的纱布给神荼缠上。

因为怕弄疼神荼,所以安岩的动作很慢,小心翼翼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对自己的影卫。只是这样苦了神荼,安岩动作的时候,手会触碰到自己肌肤,温热的手碰上自己常年有些微凉的肌肤,很是舒服,却也让他更加煎熬。

当心里有些什么蠢蠢欲动的时候,他忽然想起了这座王府的主人对他说的话——安岩,从来只是他的主人。

tbc

评论 ( 8 )
热度 ( 182 )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