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所有写过的cp都不逆不拆!!!!
微博@宁家小花繁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化鹤归来【刀客瓶×医者邪】

“前情戳这里吧”
没发现7是发过的,现在变成8了
8

王盟发现张起灵离开的时候,已经是在第二天下午了,他拿了药方想要找张起灵帮忙煎药,被吴邪伸手阻止:“你自己煎吧,他走了。”

“啊?不是吧,少爷。这人就这么走了?”王盟有点惊讶地说,“就不向我们告别一声?我们可是照顾了他这么久了。”

“以后就不要提他了。”吴邪轻声对王盟说,手下的笔并没有停过,“自己去吧。”

“是。”王盟看出吴邪的情绪不太对劲,自己拿着药方走进里间开始煎药。

看着王盟走进里间,吴邪把一块玉佩从袖袋里拿了出来,上面雕刻着一只张牙舞爪的麒麟,是张起灵临走前交给他的,看得出来水头极好,应该是贴身保养过。

“人不回来,玉佩留着有什么用?”吴邪虽是这么想的,但还是把玉佩小心地收了起来,看到玉的成色非常不错,他甚至在拿到之后开玩笑似的对张起灵说,如果三个月之内看不到人,就把玉佩卖了,来当我给你疗伤的医药费。

但,又怎么会真的舍得。

所以他不让王盟再提这个人,在人没有完成任务到回来这里之前,他就不会再去想念对方了。

于是吴邪像往常一样地在医馆里面出诊,上山采药,闲时就研究古方,有时候还是会开王盟的玩笑。依旧怕自己的二叔,只不过依旧会闲不下来。但即使是这样,王盟还是觉得吴邪变了不少,好像是要比以前深沉了不少,看上去像是在思念着什么东西。

他想到那个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男人,猜测吴邪现在的情况跟那人的离开应该有着很大的关系,但吴邪已经说过不要再提了,他就没有再去问。

张起灵出事的消息传来是在他离开近两个月的时候。

那天吴邪没有去医馆出诊,而是待在家里给生病的母亲调药,王盟闯进来的时候他正累了,准备给自己倒杯茶。听到对方带进来的消息,他被震惊得连手里的茶杯都没有拿住,杯子被摔到地上,四分五裂,里面的茶水溅出来,弄湿了吴邪的外衣下摆。

王盟急急忙忙跑进来,说的是:“少爷,我听到官府那边传来消息,说是、说是大盗张起灵,被……被官兵击毙、击毙于苗疆……”

“我不信……”吴邪听到之后,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他跌坐在椅子上,手里紧紧地拽着张起灵留给自己的玉佩,“他说过,他会回来的……会回来的……”

“少爷……”王盟没有想到这件事对吴邪的打击会这么大,连忙走上前去给吴邪顺气,“你别急,我们也只是听说而已,也许是弄错了呢?我再出去打听一下,别急。”

吴邪颓然地点点头,看着手里的玉佩,他不相信,张起灵武功这么高,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杀掉。就连上次在杀手组织的包围之下,也还能活下来,这区区官兵,又怎么奈他何?吴邪一遍又一遍地说服自己,然后一边在心里说:闷油瓶,你千万不能有事。

打听到的消息令王盟不知道怎么向吴邪禀报,其实那些人没有见到张起灵的尸体,他是身中数刀,之后跳下了悬崖。听说官兵连夜搜查了整座山,既没有发现尸体,也没有捉到活人。

“他可是麒麟山庄的少宗主,麒麟山庄怎么可能不救他,官兵没有找到尸体,那肯定是被麒麟山庄的人救走了……一定是……”听完王盟带回来的消息,吴邪稳住心神,越说越小声,也知道是在说给自己听,还是在说给王盟听。

张起灵再也没有任何消息,偶尔听到外面那些人说的的八卦传闻,要不就是说他已经死了,要不就是说他被高人所救,现在正隐姓埋名疗伤,更有甚者说这张起灵其实是替朝廷在江湖中办事的人,现在啊,正用假死为理由摆脱朝廷对自己的控制……

传言五花八门,讨论的大家也只是听听就过去了,在这个地方,大概只有吴邪是在挂念着那个已经离开这里很久的人了。

三个月的约定之期很快就要过去了,吴邪没有像当初开玩笑那样当掉那只玉佩,而是在没有人的时候还会时不时拿出来看看。在他心里,张起灵还活着,正在某处为回到自己身边而努力着。

他信张起灵。既然他说了要回来,那就一定真的会回来的。

吴邪甚至想过,就算张起灵是哪里残了废了也没有关系,既然是自己看中的人了,那就永远都不会嫌弃。身体不好也没关系,自己是个医者,还可以用医术来保护着他。只要人,能够回来就好了。

吴邪没有再在人前表现出难过的迹象,就连王盟都以为他是放下了。医馆渐渐变回往日的样子,有时候太忙了王盟也没有抱怨过,生怕勾起了吴邪的伤心事。

晚上整理草药的时候,吴邪发现有些药用完了,明天还要去后山采摘,王盟本来是要陪着去的,被吴邪指示不要添乱,后山的路他又不熟,跟着去会拖了自己后腿。

见吴邪还有精力跟自己看玩笑,王盟便放了大半的心,也就没有继续缠着要跟过去了。

每次路过那片树林的时候,吴邪总是会多停留一会,他有时候觉得,也许再走两步,自己就能再次见到那个闷油瓶了。可事情总是不尽如人意,他这些日子,不管来了多少次,都没有见到自己想要看见的那个人。

“骗子……”吴邪盯着自己原来藏刀的地方看了好一会,吐出这么两个字,听上去竟然有咬牙切齿的意味。

正在此时,吴邪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沙沙沙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是鞋子踩在树叶上发出的声音。这脚步平缓,不疾不徐,似乎走得非常有规律。

四周一瞬间似乎就变得安静无比,吴邪什么声音都听不到,整个世界似乎只剩下身后沙沙沙的脚步声。

吴邪没有回头,也有点不敢回头。他有点害怕,这次如果这次自己又空欢喜一场应该怎么办?如果这次依然是自己的幻觉又应该怎么办?

沙沙沙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吴邪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想要逃离。

“吴邪……”

tbc

评论 ( 6 )
热度 ( 50 )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