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瓶邪荼岩洁癖晚期,没救了【大写加粗
微博@宁家小花繁
攻控,但是也爱受,所以不喜渣攻,这辈子也不可能写渣攻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烟雨旧谣【旅座瓶×吴家小少爷邪】(完)

“前情戳这里”

8

这是吴邪第一次杀人,虽说杀的人是一个侵犯自己国家的臭名昭著的日本军官,但他还是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毕竟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就这样被自己带走了。

吴邪当初想要学习枪法确实是为了能够尽自己的力量去保护自己在乎的事物,这次他靠自己救回了母亲,不得不说让他非常激动,甚至超过了第一次杀人的不适感——他也是能为国家尽一份力的人了。

“吴邪,下来。”张起灵又说了一遍,虽说声音依旧清冷,但又带着一种淡淡的温柔,他在那里注视着吴邪。吴邪能从他身上得到很强的安全感,他尝试挪动了自己的腿,可是双腿依旧不受他控制地发软,最后他有点无奈地对张起灵苦笑了一下:“小哥,我腿软……”

吴二白这个时候也注意到了这个地方,发现自己的侄子居然是扭转刚刚局势的那个人,心里又自豪又生气,自豪的是吴邪长大了能够出一份力,生气的是吴邪这小兔崽子又不听话跑出门来。

不过等他看到接下来的场景,以上的这两样都不能让他产生情绪了。

吴邪因为杀了人腿软走不动,所以最后是被张起灵抱着走下茶楼的。

在听到吴邪说腿软走不动之后,张起灵也爬上茶楼,还没有等对方反应过来,就一把把吴邪以公主抱的姿势抱了起来,然后就这样抱着走下楼梯。

吴邪没有想到张起灵看起来跟自己身材相仿,但居然能够毫不费力地把自己抱起来,而且走得还那么平稳,一时之间也没有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任由对方把自己一步一步抱出了茶楼。

吴二白看到这个场景的时候简直是要被气得吹胡子瞪眼,如果他有胡子的话,估计胡子真的会被吹起来,他怎么不知道,他们家大侄子,居然会跟张起灵这个男人,扯上了这样的关系。

张起灵没有在意吴二白像是要杀了自己的目光,而是就这样抱着吴邪走到了空旷的地方,原本那几个负责保护吴邪的警卫也已经来到这里了,他们检讨着自己的失职,同时希望能够将功补过。

听到有人在跟张起灵说话,吴邪才意识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是有多么不成体统,他挣扎着想要从张起灵的怀里下来。张起灵很快就卸了力气,但还没有等自己完全落到地上,吴邪就听到了警卫变得着急的话:“旅座,您怎么受伤了!”

听到他们的话,吴邪不敢动了,鼻子能够感受到淡淡的血腥味,他转过头去,看到张起灵的左手手臂上已经渗出了不少鲜血,军装的袖子都已经被染红了一小半,而自己刚刚居然一点都没有发现。

“小哥,你怎么样了?”吴邪忘记了自己刚刚的窘迫感,一瞬间就被眼前的鲜血吸引了目光,立刻对一旁的警卫说,“卫生员在哪?”

“请随我来。”警卫马上反应过来,让吴邪带着张起灵跟自己去一边找卫生员,而张起灵一路上全程都是面无表情,似乎受伤的人并不是自己。

吴邪火急火燎地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卫生员,让他给张起灵看看伤口,虽然说刚刚张起灵已经说过自己没事了,但出了那么多血还真没事的话,吴邪是说什么都不会信的。这个闷油瓶是石头做的吗?怎么不会痛?吴邪看到那些鲜血的时候,只有这么一个想法。

卫生员看了张起灵的手臂一眼,皱了皱眉,然后让他把军装外套脱下,等张起灵把军装外套脱下之后,吴邪才知道什么才叫触目惊心——军服里面的白色的衬衣已经鲜血被染红了大半,等卫生员把衬衣的袖子剪开,吴邪看见张起灵手臂上哪血肉模糊的伤口,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个闷油瓶,刚刚还把自己从茶楼上抱下来,难道他就真的没有痛觉吗?

“你忍一下,我帮你把子弹挖出来。”卫生员看了看伤口,皱着眉拿起剪刀和镊子,“子弹都没挖出来你都敢用这只手发力?是打算不要这只手了吗?”

张起灵没有说话,而是任由卫生员在自己的手臂上动作着,取子弹的时候不可能不疼,但他硬是保持着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脸上没有一丝痛苦,但在一旁的吴邪光是看着都觉得疼痛难忍。

“小哥,真的没事吗?”吴邪忍不住又问。

这边卫生员已经把扭曲的子弹取了出来,正在给张起灵进行包扎,他像是见怪不怪了:“旅座就是这样,像是不怕疼一样,你就别担心了。”

帮张起灵处理完伤口之后,卫生员就随着警卫离开了,他还有其他的伤员需要料理。他们离开之后,只留下吴邪还有张起灵呆在这里,吴邪也不知道对张起灵说什么才能表达自己的着急,所以最后只是轻轻地碰了对方手臂上的绷带。

张起灵用没有受伤的手把吴邪搂了过来,他侧过头去,额头抵着吴邪的额头,两个人的鼻尖轻轻地触碰到了一起,吴邪听到张起灵对自己说:“我没事。”

除了那几次格斗被张起灵摔倒在地上,吴邪还是第一次跟张起灵靠得那么近,对方漆黑的瞳孔里满是认真,这让他看得有点痴了,直到感觉到唇上附上了柔软的物什,一阵湿意传来。

他们在接吻。

意识到这件事的吴邪,先是不敢相信,随后缓慢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自己喜欢的人正在亲吻着自己,如果这是一个梦的话,那么他希望自己可以不用醒过来。

但这种感觉又是那么真实,有哪里会是一个梦?直到张起灵把自己放开,吴邪还处于一种没有回过神来的状态,他看着张起灵是,问:“小哥,事情是我想的那样吗?”

张起灵对他点点头,声音都有点嘶哑:“是。”

听到张起灵的回答之后,吴邪小心地避开了张起灵手臂上的伤,回抱了张起灵一下。

身为指挥官的伊藤已经死了,城里剩下的那些残余的日本兵根本就不足为惧,张起灵受伤之后就没有继续指挥,而是把指挥权都交给了自己的副官,像是这种清理战场的事情,他一向都可以做得很好。

城里的亲日势力也由着这场战争被连根拔起,日本人也因为攻城而损失惨重短时间内不会再来这边,可以说经过这一场战争,他们再次给城里的老百姓带来了短暂的和平。

随后吴邪陪张起灵回张公馆修养,吴二白看到他俩的时候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摇了摇头,吴邪装作什么都没看见的样子,目不斜视地跟在张起灵旁边。

“小哥,我想过了,我要跟你一起,你去哪里,我就跟着去那里。”回到张公馆之后,吴邪经过了深思熟虑,他是这么对张起灵说的。

“吴邪……”

“你先听我说完。”吴邪第一次打断张起灵的话,接着说,“我知道自己能力非常有限,但我是真的不想再像这段时间这样担惊受怕了。所以,请张旅座收我当一个亲兵,让我可以跟你一起战斗。”

吴邪说完,还像模像样地对张起灵敬了一个军礼,然后他没有把手放下来,而是大胆地直视着张起灵的眼睛,没有丝毫畏惧,大有一种如果张起灵不答应,他就不把手放下来的意味。

如果是之前,张起灵是不会同意的,但今天的事情让他有了别的想法,如果让吴邪在自己身后为自己担惊受怕,那么还不如让他跟自己一起并肩作战,完成任务。

“你也看到了,我有能力保护自己。”吴邪说,“让我们同生共死吧,一直到把这些侵略者都赶出中国。”

同生共死,多么好的一个词。

张起灵单手把吴邪抱了过来,沉声说:“好。”

end

评论 ( 2 )
热度 ( 95 )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