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瓶邪荼岩洁癖晚期,没救了【大写加粗
微博@宁家小花繁
攻控,但是也爱受,所以不喜渣攻,这辈子也不可能写渣攻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因错而对【瓶邪,荼岩,上错花轿嫁对郎梗,民国paro】


第十五章

神荼今年二十有三,虽然说很多跟他年纪相仿的人在这个时候都到了当爹的年纪,但不管怎么说也不应该有自己这么大的一个孩子。

所以安岩说完之后才瞬间觉得自己闯祸了,毕竟应该没有人会想要被人叫得比自己的真实年龄大上许多的称呼,比喻应该也不太行。

只不过安岩想象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神荼脸色虽然不太好,但也没有怎么表现出来,他转头去看了看书架,看似随意地抽出一本书丢给安岩:“好好抄一遍。”

“什么东西?”安岩看书并不厚,抄的话应该也不用多少时间。只不过等到安岩接过来一开,书封上面的三个字“弟子规”着实是让他愣了一下,这算是什么?秦家的家规?天知道他本来就不喜欢抄书,其中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一类书了。

看到安岩一脸呆滞的样子,神荼的脸色缓和了一些,他看了安岩一眼,似乎是在问安岩有什么问题。

“没有没有!”安岩立马就变得精神抖擞,拿着书三步并作两步地来到书桌前面,生怕神荼拿一本《论语》给自己,那时候不要说跟神荼商量什么事情了,光抄个书就能把自己给累到不想说话。

看着安岩拿着毛笔在纸上抄书,神荼嘴角弯了一下,但在下一刻,他感觉到刚刚不舒服的身体变得更不舒服了,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心脏的部位狠狠地撞击了一下。他扶着书架强行支撑着自己的身子,缓了一下之后觉得气息稳定下来之后才慢慢地走到书桌面前。

安岩并没有察觉到神荼的不对劲,现在精力全都放在纸和笔上,默默地伏案抄书,他听到后边的动静之后转头看了一眼神荼,对方手里拿着一本书。他就以为刚刚的动静是他找书的时候发出来的。

烛火摇曳,安岩一边抄书一边打瞌睡,有时候还会转过头去看一旁的椅子上看书的神荼,在温柔的烛光之下,神荼原本冷硬的脸似乎柔和了许多。安岩看了一会,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到能够治好神荼的办法。

只不过现在……他看着自己笔下的字,字体都跟一开始的不一样了。还是先把书给抄完再去跟神荼商量吧。安岩打了一个哈欠,抓着笔继续一笔一划地在纸上“画”字。

窗外月色稀薄,像是沉在水里一样朦胧。吴邪打开窗户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景象,这样的景让他莫名感到有些萧条,隐隐觉得最近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经过吴邪的一番照顾,张起灵已经恢复了精神,现在他正在书架上面找着什么东西。原来的那些小札已经尽数不见了,所以他只能够在别的东西上找一些蛛丝马迹。书架上的书很多,他翻得很认真,一点不耐的神色都没有。

“小哥,要帮忙吗?”吴邪来到书架前面,张起灵已经在这里找了一个多时辰了,还没有找到要的东西。

张起灵也只是摇了摇头,把手里的一本书塞回书架里面。

吴邪也没有勉强,以为是什么自己不能看的东西,正想到另外一边找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书,张起灵再次开口了。

“我不知道。”张起灵的声音里似乎还带了一点难得的迷茫。吴邪知道从他昏迷到醒来的这段时间里面,有什么东西发生了变化,关于他的记忆,还有身世的谜团。

他不知道要找什么,去哪里找,过往的一切就像是被抹掉了一样。记忆模模糊糊的,就算再怎么追溯,也只能回溯到上次生病醒来的那个时候。

“小哥,别想了。”身为医者,吴邪有自己的坚持,所以他把张起灵手里的书拿了过来,“不早了,先休息吧。”

手里的书就这么被直接抽走了,张起灵倒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看了吴邪一眼,缓缓地点了点头,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那么久,也不纠结要在这么一时之间就全部解决掉。

吴邪收拾了一下书房里面的东西,张起灵的书房一般都是自己整理的,这段时间倒是吴邪在整理,在家里的时候自己整理关了,在张家这边也算是得心应手。张起灵站在门外等吴邪,他抬头看了一下天上月亮,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但是什么都没有抓住。

吴邪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有点忧郁的场景,他的角度只能看到张起灵的背影,有点萧瑟,也让人心疼。他忽然就想起,身为张家的大少爷,其实这闷油瓶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的,包括自己……吴邪有点心疼这个看起来有点无所不能的张起灵,想到黑瞎子说的那些话,觉得自己也应该要做些什么事情来帮一下张起灵。

不能总是这么被照顾。吴邪看了一眼书架上面已经占了许多地方的医书,还有放在显眼位置上的那个药箱,暗暗下了决心。

“回房吧。”吴邪灭了书房里的烛火,来到张起灵身边,借着走廊里灯笼发出的微弱的光,沿着长长的走廊回到了房间。

好在黑瞎子并没有让他们这两对等太久,到第三天的时候,吴邪就收到了自己这个有点不靠谱的师傅让他们到茶馆一聚的消息。

说来也巧,这家茶馆正是他们在发现弄错了之后第一次见面的那间,而黑瞎子选的那个雅间,也是他们上次选的那个。

“小哥,他跟你通过气吗?”吴邪跟在小二后面,悄悄地问张起灵。他记得这个雅间一般情况下是不接受预定的,只有张起灵来得时候才会用。

张起灵也摇了摇头,他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不过黑瞎子本来就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能做到好像也没什么奇怪的。

那黑瞎子又是怎么提前预定的呢?吴邪觉得这事可能会跟这闷油瓶有什么关系,决定到时候问一下自家这个不太靠谱的师傅。

他们进门的时候安岩和神荼已经到了,正坐在桌子的一边,而黑瞎子也换下了他那一身算命先生一样的打扮,看上去变得正经了不少,但脸上那副墨镜依旧还戴着,平添了一些违和感。

等所有人都坐好之后,黑瞎子才开口:“人都齐了,我就直接说吧,时间不多了。”

“时间?什么时间?”安岩不太明白黑瞎子指示的内容。

“神荼身上的力量,快要压抑不住了。”黑瞎子没有用一点委婉的措辞,直接就抛下了这句话。

“神荼?”安岩看了一眼自己身边一脸淡然的神荼,要不是对方看上去要比以前的苍白的脸色,他都要以为黑瞎子在糊弄自己了。

“神荼,为什么不说?”

“没事。”

“如果药量加倍还只能维持十二个时辰不到都可以叫做没事的话。”黑瞎子直接就戳穿了神荼,意有所指,“你是想让谁难过?”

tbc

评论 ( 7 )
热度 ( 251 )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