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瓶邪荼岩洁癖晚期,没救了【大写加粗
微博@宁家小花繁
攻控,但是也爱受,所以不喜渣攻,这辈子也不可能写渣攻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孩童时期【瓶邪荼岩】

孩童时期【瓶邪荼岩,六一贺文】

对于每个幼儿园来说,六一儿童节都是很重要的一个节日,对于南派旗下的一间幼儿园来说,也是如此。

为什么会怎么说呢?因为园里面的老师连他们许久未见的园长都见到了。

园长姓张,是个很年轻的男人,不爱说话,但是和园里面的吴老师关系看起来倒是一直都很不错的样子。

今天能够过来,估计也是因为他对这每年一次的这一个的节日足够重视。

像是大多数的幼儿园一样,每一个小小的班级都会准备一个或者几个的节目来表演,今天还会有很多家长来参加今天的活动,这当然也是为了观看自己孩子的节目表演。

几乎每个班级的所有小朋友都会参加六一的表演,有的是合唱,有的是跳舞,还有的要演舞台剧。吴邪带的“勇者班”是中班,他们班的节目是合唱,简单,不过也可以照顾到所有人。为了使表演看起来更加正式一点,所有的小朋友都化了妆,一个个被涂得像是瓷娃娃一样,好看得紧。

既然是合唱,那应该就要有指挥的存在,虽然吴邪自己也觉得这群小萝卜头只会拿着一根棍子随便挥挥,但是该做的样子还是要做的。

吴邪原本准备随便拉一个小朋友去指挥,不过看着一屋子小萝卜头他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应该让谁来指挥,所以就准备找个老师商量一下。

“吴邪。”这时候张起灵穿着一身便服走了进来,今天并不是什么正式场合,所以他穿得很随意,看到吴邪在课室里面对着一群小孩子不知道做什么,走上前来问,“怎么了?”

“我在想让谁去当指挥。”吴邪回头看到自家恋人兼老板走进来,笑脸嘻嘻地说,“小哥,儿童节快乐。”

听到吴邪对自己的祝福,张起灵偏过头去看了一下一群小孩子,依旧是面无表情地样子,但是吴邪居然还是从对方脸上看出了一丝赧然。

吴邪知道自己应该要见好就收,不然回去还不知道会被怎么折腾。想到他们以前胡闹过的那些事情,他顿了一下,没有继续想下去。

就在吴邪想要继续思考应该要找谁当指挥的时候,角落里的两个小孩子似乎发生了一些争执,蓝眼睛的小孩捏了捏他旁边那个小男孩的脸,看上去力气还有点大。

“神荼,安岩,你们干什么了?吵架了?”吴邪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这两个孩子可以说是他们班上感情最要好的。神荼这小孩子虽然有时候高冷得不像是一般的小孩子,但是对安岩可以说是非常好的,虽然嘴上不说什么,但是只要是安岩喜欢吃的东西,他都会悄悄留下来给安岩。这么要好的两个小孩子,居然会吵架?

“不是的,老师。”安岩软软地开口,这时候神荼已经放开了掐住他脸颊的手,原本白净的小脸变得红红的,看上去有点可怜兮兮。

“说吧,为什么要欺负安岩。”吴邪蹲下来,很认真地问神荼,只不过小孩并没有理他,而是扭过头,连看都不想看他。

“……”他认识的小孩这么有个性吗?

“老师。”安岩拉了拉吴邪的袖子,又转过头去看了一下神荼,后者看了他一眼,表情依旧是冷冷淡淡的,不过点了点头。

有一瞬间,吴邪还以为自己看到了张起灵,他不由自主地回过头去看了一眼站在门边的男人,想象了一下这个人小时候会不会也是这个样子的。

“老师……”安岩似乎是想了一下怎么说这件事,捏着吴邪的袖子绞了两下,“刚刚排练的时候,隔壁的……女孩子,她亲、亲了我一口,被神荼看见了……”

听到安岩说出来,神荼不满地扭过头来,一把把安岩拉了过去,自己亲上了安岩的一边脸蛋,看上去还有点生气,说话的声音还有点嫩嫩的,但是气势十足:“我的。”

吴邪大概能够猜出来是怎么回事了,他看了一眼一脸不爽还紧紧拉着安岩的那个蓝眼睛小孩,心下有了决定。

“要不这样吧。”吴邪语重心长地对安岩说,“现在你肯定不想跟那个女孩子一起唱歌对不对,所以你来当指挥好不好。”

“好。”小孩低下头软软地回答,末了还看了神荼一眼,吴邪也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神荼的脸色倒是好了不少。

还真是个傲娇的小孩子,吴邪想。

事情就这么愉快地定下来了,吴邪一手拉起安岩,准备带他去熟悉一下指挥的感觉,要走的时候他感觉到一点小小的阻力,回头看过去,神荼正扯着安岩的另外一只手。

“一起去吧。”

总算是安排好了所有东西,吴邪感觉给这些小萝卜头过节自己也是累得够呛,等到节目开始之后,他来到礼堂后面。张起灵已经站在那里了,他静静地看着前方,只不过看得方向并不是舞台,而是吴邪。

张起灵手上还拿着一个兔子样的气球,配上那张常年面无表情地脸,吴邪居然还觉得没有什么违和感。等到吴邪走上前去,张起灵把手里面的气球递给他。

“节日快乐。”

end

各位小天使六一快乐~

评论 ( 9 )
热度 ( 186 )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