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瓶邪荼岩洁癖晚期,没救了【大写加粗
微博@宁家小花繁
攻控,但是也爱受,所以不喜渣攻,这辈子也不可能写渣攻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因错而对【上错花轿嫁对郎梗,瓶邪,荼岩,民国paro】

第十四章

四周流动的空气仿佛静止了下来,因为刚刚醒过来的原因,张起灵的眼神有一瞬间的茫然,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清明,他的手握着吴邪的手腕,眼神毫不掩饰地望进对方的眼睛里面。

被这么直白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看,说实话吴邪一点也不习惯,而且自己的手腕还被紧紧地握着,也不知道自己的脸是不是红了,于是他微微垂下眼睛,避开了张起灵的目光:“小哥,你还好吧?”

吴邪感到自己的手腕一松,张起灵已经放开了自己的手,后者只是稍稍点了点头,但他们俩的姿势依旧没有变,彼此之间温热的呼吸似乎是要相互交融在一起,这让吴邪觉得有些许的窘迫——他们靠得实在是太近了。

“还有哪里不舒服吗?我给你看看。”吴邪总算是找了个机会先坐起来了一点,伸手再次给张起灵号了脉,脉象已经变得平稳,张起灵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这让他也是松了一口气,心里的大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我没事。”张起灵掀开毯子想要下地,但很快被一把按了回去,吴邪按住他的肩膀,让他在榻上躺好,然后把一个软软的枕头塞在他身后。

“我去看看云彩的药煎好了没有。”说完也没有等张起灵的意见,吴邪径直就走了出去,这还是他来张家那么久,第一次没有由着张起灵。在他出门之后,张起灵看了看吴邪的背影,又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毯子,刚刚醒过来还隐隐作痛的脑袋现在似乎好受了不少。

这一次突然昏迷让张起灵对自己的情况也有了新的认识,两年多以前他也曾经昏迷过很长一段时间,醒过来之后就几乎忘记了所有事情。而他现在这个名义上的伯父看上去也有很多事情瞒着自己,还有那个看起来有点奇怪而自己似乎认识的黑瞎子。这些奇怪的事情似乎环环相扣,但却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开始解这个环。

缓了这么一会,张起灵感觉自己已经好多了,他从床上下来,到书架上找了一下,专门用来放小札的地方并没有发现较久以前写过的小札,放在最前面的还是两年前的,再早的就没有了。

有人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清理过这些东西,至于到底是谁,他觉得跟张家里面的人一定脱不了干系。

吴邪很快就拿着汤药回来了,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张起灵很快地把小札放回原来的地方,躺回床上,还不忘记把床下的鞋子都整理成原来的样子。做完这些事情之后,云彩刚好帮吴邪把门推开,吴邪走进来的时候也没有发现哪里有什么不对劲,把药端到张起灵面前。

“安神汤。”吴邪试了试温度,觉得应该没有问题之后才把碗递给张起灵,看着后者喝完之后,吴邪把碗收了起来,“再休息一下就可以了。”

张起灵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倒是吴邪有点欲言又止的样子,似乎是想要说什么,不过最后又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让张起灵先好好休息。

“小哥你先好好休息,有什么不舒服记得说。”吴邪说完之后,拿了一本书安静地坐在一旁。

“好。”张起灵答了一声,眼神撇过书架上放着的小札,转回来低着头,似乎是做了什么决定。

吃过晚饭之后,安岩在书房里面不知道在折腾什么,各种声音都有,其中还穿插着书本掉落在地上的时候发出的闷响。每次神荼看过去的时候,安岩就飞快地捡了起来,把书抱在怀里用手抚了一下书的封面,看着神荼的时候脸上还有点心虚。

“在干什么?”在安岩第三次把书架上的书碰掉到地上的时候,在书桌前面看书的神荼总算是把注意力从书里面全部安岩身上去了。

“没、没事……”安岩手忙脚乱地把手里的一本书塞回书架上,手里留着剩下的一本,转过头去看着神荼,只不过一脸心虚的样子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在找什么?”神荼一眼就看出了安岩是在找什么东西,书架上的书很多都不在原来的位置,大概是因为安岩拿出来翻了翻又塞回去,神荼扫视了一下安岩动过的那些书,基本上都是介绍各种奇闻异事和各地地貌的书籍。

这些书都放在书架最上层,因为一般很少会有人翻看,而且安岩向来都对这些没有什么兴趣,现在突然翻找这些书,说这里面没有什么猫腻神荼肯定是不相信的:“说吧。”

安岩现在还站在凳子上面,被神荼这么挡在前面,他下地也不是,继续站在那里也不是,他挠了挠头,不知道应该从什么地方开始说起。

“先下来。”神荼伸手就把还站在凳子上面的安岩轻轻地拉了下来,安岩被拉下来,脚落地的时候刚好踩到了自己的鞋子上面,应该是神荼刚刚顺手从另外一边挪过来的。

下来之后,安岩手里的书被神荼抽走了,后者翻看了几页之后,看到里面都是记录了各种异事的地点,大概就猜到他想要干什么。

“这是什么。”神荼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严肃,虽然他平时本来看起来就有点严肃,但安岩还是听出了这其中的不一样。

“没、没什么啊。”这其实是安岩自己意会的,黑瞎子说了神荼的情况之后,安岩觉得自己应该可以从这些书里面找到些许的蛛丝马迹,所以回来之后就开始在书房里面翻找——只不过基本还是一点收获都没有,倒是看了一堆乱七八糟的神话故事。

安岩的表情倒也说明了他自己也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不过从那些奇闻异事里面,他倒是也能猜到一些事情,那就是黑瞎子说的解决方式,肯定没有那么简单,甚至可能会有危险。

所以,安岩准备跟神荼约法三章:“神荼,我们来商量一件事吧。”

“把鞋穿好。”神荼没有答应安岩,倒是先转了一个话题。

“是。”为了能够跟神荼谈条件,安岩乖乖地把鞋子穿好,看着神荼一脸严肃的样子,脱口而出心里想着的一句话,“神荼,你好像我爹。”

完了!安岩看到神荼变得更加严肃的表情,觉得现在自己可能不能够跟神荼商量事情了。

tbc

评论 ( 14 )
热度 ( 307 )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