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瓶邪荼岩洁癖晚期,没救了【大写加粗
微博@宁家小花繁
攻控,但是也爱受,所以不喜渣攻,这辈子也不可能写渣攻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喜剧收场【话剧社社长瓶×记者站记者邪】

喜剧收场【话剧社社长瓶×记者站记者邪】(短篇,下)

告别了张起灵之后,吴邪就回去整理采访的那些录音了。

只不过,吴邪有点严重走神了。除了录音之外,采访的时候吴邪还给张起灵拍了一些照片,现在这些照片已经放在电脑上,跟上次话剧拍的剧照放在一起。吴邪有点搞不清楚这个人——在话剧里面跟现实中几乎是完全不一样,可以平淡,可以热烈。

电脑里面还播放着张起灵采访时候的录音,低沉的男声萦绕在吴邪耳边,他整理着录音文件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word文档上的光标已经停了好一会儿了。

如果不是因为胖子打电话过来,估计吴邪还能一直这么发呆下去。

“天真,你采访成功没?”胖子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小心翼翼的。

“成了,已经在整理录音了。”吴邪看了看文档里面那几行字,忽然有点心虚,“快整理好了。”

“得咧,我还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性格吗?估计还有挺多的吧。”听到已经采访过了之后,胖子放下了大半的心,毕竟他们要采访张起灵的消息一早就放出去了,要是最后没有一丁点消息,学校里的那帮小姑娘估计会跟自己急。

既然采访材料已经到手了,事情就变得简单很多,只不过按照吴邪的习惯,估计要到死线前才会把稿子交上去。

“那你直接告诉我死线是什么时候得咧。”吴邪把笔记本一推,开始跟胖子贫嘴。

“我看看。”胖子那边传来纸张翻动的声音,吴邪觉得对方应该是在确定时间,果不其然,没有一会,胖子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下周五要开始印刷,加上校对还有排版的时间,简单点说,你还有两天的时间。”

“我还有一份没整理。”吴邪打开文档看了看,前几个社团的已经整理好了,现在就只剩下张起灵的采访没有弄好。

“那先把采访好的发给我,剩下最后的这个你慢慢整理。”

挂了电话之后,吴邪看了看文档里面的几行字,又看了看录音文件的进度条,认命地把进度条拉到最前面,集中精神开始一点一点地摘录采访录音里面的内容。

校报如期发行,吴邪坐在饭堂里面看自己写的采访的那个版面,原本高清的照片印在报纸上变得有点模糊,不过还是能看得出照片里面那人的气质。

照片是吴邪选的,那时候刚刚采访完,张起灵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吴邪刚好抓拍到了这一张,显得张起灵有种特别清冷的感觉。

看起来我拍摄技术还是挺好的。吴邪看了之后,这么觉得,随后一只修长的手扯过他拿着的那张报纸。

谁?吴邪抬头想看看打扰自己看报纸的人是谁,就看到张起灵拿着刚刚还在自己手上的报纸:“小哥?”

张起灵今天穿着一件蓝色的连帽衫,里面随意穿了一件黑色的衣服。他看了一眼报纸里面的内容,直接坐到吴邪的旁边:“写的不错。”

“还行吧。”吴邪想了一下自己整理的那些内容,他也只是摘录采访内容润色而已。这时候他忽然想起了这闷油瓶还欠自己一个问题,一个自己想知道又不敢去问的问题。

“有空吗?”吴邪刚想开口询问的时候,张起灵倒是先开口问了。吴邪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跟我去个地方。”

“行。”反正接下来也没有什么事情,毕竟是个大男人,总不能这闷油瓶会把自己给卖了吧。

他们一起出了饭堂,吴邪跟在张起灵旁边,一直来到一个小礼堂,这里经常会有学院或者是社团会在这里表演。

“我们来这里干什么?”吴邪看了周围一圈,小礼堂除了舞台上的灯,其他灯都没有打开,不可能会有什么表演。他回头想问张起灵,却发现对方根本就没了影子。

这人带自己来这里之后就离开了?吴邪觉得有一点无语,这种像是恐怖故事一般的展开是怎么回事?

就在吴邪疑惑的时候,舞台的方向传来小提琴的声音,他回过头去,正好看见张起灵站在灯光之下拉着小提琴。简单随意的衣着并没有掩盖住张起灵拉着小提琴时候的优雅气质。

这首曲子让吴邪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他看着在舞台上认真拉琴的张起灵,总觉得自己在哪里见过这样的场景。

一曲终了,吴邪看着舞台上停下动作的那个人,开口问:“我是不是见过你,应该是在……”

“长沙。”张起灵补上了吴邪想要说的那个地点。

吴邪初中的时候曾经在长沙爷爷家待过一个暑假,那时候邻居的张家有一个看起来性格多变的小哥哥,比自己大一岁,每次吴邪看见他的时候,总觉得不是在看同一个人。

有一天吴邪为了捡自己的篮球溜进张家的院子,他才刚刚翻过围墙,就听到一阵悠扬的小提琴生,他顺着声音来到一个床边,看到了穿着小礼服拉小提琴的张起灵。

“真好听。”一曲终了,趴在窗台上的吴邪笑着对张起灵说。

“你是谁?”被打扰到的张起灵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倒是在看到吴邪的笑容时有一瞬间的恍惚。

“我叫吴邪,就住在你家隔壁。”吴邪笑着说,“我觉得你不仅适合拉小提琴,还适合演戏。”

“是你?”

“是我。”

吴邪没有想到那次在长沙遇到的那个男孩居然又出现在自己面前,忽然有点不知道说什么。

“你没有回来。”那个暑假他们成了好朋友,分别的时候吴邪说过还会回去,但张起灵一直都没有等到吴邪。

“……小哥,我……”吴邪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个问题。

“回答你最后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吴邪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这对话内容是不是太跳跃了?

“是你。”

end

【小剧场】

吴邪:那天你为什么不回我的艾特。

张起灵:你屏蔽了我。

吴邪拿出手机,点开QQ找到那个群,发现自己那天被胖子一下,手抖把特别关注点成了屏蔽……

吴邪:小哥,我错了。

评论 ( 4 )
热度 ( 81 )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