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瓶邪荼岩洁癖晚期,没救了【大写加粗
微博@宁家小花繁
攻控,但是也爱受,所以不喜渣攻,这辈子也不可能写渣攻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因错而对(上错花轿嫁对郎梗,瓶邪,荼岩,民国paro)

第十三章

“小哥、小哥,你怎么了?”吴邪轻轻地摇了摇张起灵的肩膀,但是后者一点反应都没有,像是昏死了过去了一样。

在张起灵突然昏迷之后,书房里面忽然就变得一片混乱,还是神荼最先反应过来,他先让云彩在外面守着,然后冷静地对他们之中唯一懂医术的吴邪说:“你先看看情况。”

这个时候的吴邪虽然焦急,但也知道现在并不能慌乱,所以他先请神荼和自己一起将张起灵弄到书房的榻上,随后坐在一旁给对方号脉。

脉象相对来说还算平稳,并没有什么异常,只有一丝紊乱在其中,应该是由于刚刚张起灵情绪激动导致的,除此之外,吴邪就再也找不到张起灵身上还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了。

“吴邪,他还好吗?”安岩也是被刚刚的事情给惊到了,他没有想到好好的一个人竟然就这样在自己面前晕过去了,这时候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只能站在旁边等吴邪的观察情况。

“没什么大碍。”吴邪不知道从那里拿了一张薄毯给张起灵盖上,“只是因为一时的刺激晕过去了。”

真的有什么事情可以刺激到这个冷面大少爷吗?要不是碍于神荼在场,安岩还真想就这样把这句话问出来。虽然他没有怎么跟张起灵接触过,但是他还是觉得,这个人性格绝对要比神荼还要冷上一点。所以在他的理解里面,张起灵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就受到刺激。

“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不打扰了。”安岩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神荼率先开口截住了安岩想要问出来的话,“你好好照顾他。”

安岩也点点头,和神荼一起向吴邪告辞,并且推脱了吴邪要送他们出门的好意,安岩是这么说的:“不就是几步路吗?还跟我们客气什么?好好照顾张少爷才是要紧事。”

既然对方都已经这么说了,吴邪继续坚持送他们倒是显得有点矫情了,所以他最后向两人作了个揖,就回到书房里面继续去照顾张起灵了。

说是照顾,其实吴邪也只是安静地陪在对方身边而已,他看着紧闭着双眼的张起灵,后者的额发都乱了,向来有点冷峻的面容此刻倒是变得有点脆弱。看着这样的张起灵,吴邪还真是有点不习惯,他低下头碰了一下张起灵的额发,后者的眼皮轻轻地动了一下,但是并没有醒过来。

张起灵知道自己是在梦里面,他甚至能够清晰的记得在昏迷之前吴邪那张带着焦急的脸,只不过即使知道是在梦里,他还是没有办法挣脱这个迷糊的梦境。很久之前的那些事情,他什么都记不起来,仿佛就算是伸出手去,也什么都触碰不了。

这是什么地方?张起灵看着模糊的梦境,忽然就有了一个问题,他到底是谁?

这个问题忽然出现,但张起灵居然回答不上来。张家的大少爷,为什么这个身份对他来说居然有点陌生。

“小哥、小哥……”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叫着自己,张起灵试图去寻找这个声音发出的位置,却发现这声音仿佛是来自四面八方,根本就找不到具体的位置,过了好一会,他也慢慢地听出来,这是吴邪的声音。

“神荼,你说张起灵是怎么回事。”回家的路上,安岩还是觉得张起灵昏迷得实在是有点蹊跷,“为什么他一想起自己见过吴邪的师傅的时候,居然会晕过去?”

“不知道。”虽然是这么回答的,但是他也在思考着这个问题,他以前跟张起灵交情并不深,现在接触的比较多还是因为吴邪和安岩这一次的“意外”。但也是听说过张家的一些事情,那就是——张家的大少爷曾经被弄得失忆了,忘记了很多事情。

“你说这事是真的吗?”安岩听神荼说了之后有点好奇地问。

神荼摇了摇头,别人的家事他向来不回去打听,知道这件事还是因为那时候在私塾读书时,同窗议论这件事情的时候听说的。

张家老爷并不喜欢这个不是自己所出的大少爷,这件事在他们这里,其实已经算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了,只是碍于张家家大业大,所以没有人敢嚼舌根罢了。

“那他还真有点可怜。”安岩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神荼塞了一串糖葫芦,这段时间,只要是一起出来,神荼总是会给安岩买一些零嘴,一来是安岩喜欢这些东西,二来,也是因为这些也能够转移一下安岩强烈的好奇心。

秦夫人听下人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总会忍不住掩嘴笑——自家的大儿子其实还是挺会照顾人的。

但这回,安岩并没有被冰糖葫芦转移掉自己的注意力,他手里抓着糖葫芦,稍微抬头看着神荼的眼睛,似乎是要看进对方的眼睛里面:“那你能不能实话说,你现在有没有什么觉得不舒服的地方?”

安岩看着神荼的眼睛亮晶晶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担心占据了上风,他现在一点害怕神荼的感觉都没有,反倒是有一种如果神荼不实话实话,那他们就没完的意味。

“现在没事。”神荼确实没有什么感觉不舒服的地方,他伸手摸了摸安岩的头,说“我们先回家。”

俗话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但安岩觉得自己这一鼓作气还没出来就被软绵绵地堵了回来。他低着头,恶狠狠地咬了冰糖葫芦一口,仿佛是冰糖葫芦就是神荼的脑袋一般,这个样子让神荼想到了安岩捡回来的那只猫,炸毛的时候简直解释一模一样。

“黑瞎子说有办法。”神荼带着安岩往秦府的方向走,像是跟安岩做了一个约定一样,“我不会有事的。”

“那怎么跟娘说?”安岩觉得自己其实有点对不起这位慈眉善目的秦夫人,明明自己就什么都不会,但又给了秦夫人自己很厉害的错觉,要是到时候出了什么问题,那自己可真的担待不起。

“没事。”神荼安抚似的拍了拍安岩,“回去喂猫。”

“他们会记得喂的。”说是这么说的,但安岩还是加快了回去的脚步,生怕自己养的那只猫会被饿坏了,也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已经被转移了注意力。

书房里的张起灵还在昏睡,这期间吴邪又给他号了一次脉,脉象显示已经平稳了很多,应该是快要醒过来了。

云彩在门外站得有点脚酸,但她又不想离开,万一老爷来了之后发现大少爷昏迷了,还不知道会怎么针对少奶奶呢。如果真的来了,她在这里还能给对方提个醒,不过她没有等到张老爷,倒是等来了吴邪让她去煎药。

“拿这个药方去厨房煎一副安神药。”吴邪打开门看到云彩还站在门外,愣了一下,先把药方交给她,然后说,“煎好了就去休息吧,你都站了一天了。”

“没事,我不累。”小姑娘笑得眉眼弯弯,但是眉眼间的疲惫还是没有逃过吴邪的眼睛,他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小姑娘一溜烟就跑了,根本就不给他继续说话的机会。

吴邪关好门回到书房,想再去看看张起灵情况。刚走到张起灵旁边,后者忽然伸出手抓住了吴邪的手腕,一个用力吴邪就这么倒在了榻上,张起灵也睁开了眼睛,他们俩靠得很近,吴邪觉得自己甚至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309 )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