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瓶邪荼岩洁癖晚期,没救了【大写加粗
微博@宁家小花繁
攻控,但是也爱受,所以不喜渣攻,这辈子也不可能写渣攻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喜剧收场【话剧社社长瓶×记者站记者邪】

喜剧收场【话剧社社长瓶×记者站记者邪】(短篇,中)

“我去。”吴邪回答得有点太过迅速了,以至于胖子一开始没反应过来,还以为他是彪了一句国骂,后面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吴邪答应了这件事情。

“天真,你这是确定了吗?那就不能反悔了,就这么说定了,好了,你不能反悔了。”胖子生怕吴邪会反悔似的,立刻就敲定了这个给吴邪的工作,“走,我们去吃饭。”

这次的工作就这么定下来了,吴邪一点都没有不满的意思。相反,胖子觉得自己似乎看到了他干劲满满的样子,这让胖子有点怀疑自己面前的吴邪到底是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一个。

吴邪本来是想一个一个去私戳那些会长问与没有时间的,但是又觉得自己这样子直接去找可能会有点尴尬。所以最后他打开了那个社长群,核对了两次自己手里的名单,一个一个地把社团的负责人艾特了出来。

记者站吴邪:请问这几位社长本周有空吗?记者站有一个关于社团风采的栏目,我希望可以采访一下你们。

陆续有几个负责人回复了吴邪,但是半个小时之后,吴邪都没有看到自己最想要见到的那个人给自己回复。就这么一直等到晚上,吴邪翻了几次手机,也都没有见到张起灵回复自己,甚至是没有看到对方在那个群里面说过话。

这人就这么封闭,不看一下社交软件的吗?吴邪有点怀疑,那这个人平时接工作的时候究竟是怎么接的?总不能每次都是通过社团的其他人帮忙转述的吧?

想到这里,吴邪觉得他们现在这种情况,他应该也只可能去找话剧社的其他人来联系一下他们高冷的社长了。

吴邪问了一下站里的其他小伙伴,很快就问到了话剧社副社长的联系方式,通过对方得到了张起灵的微信联系方式,也很快就确定了进行采访的日子。只不过一直到约定采访的那天到来,吴邪都一直没有联系张起灵——因为他怂。

不过对方似乎比较先行动了,和舍友吃完晚饭之后,吴邪忽然发现自己的微信多了一条好友申请,申请人的自我介绍也是简单明了,只有“话剧社”三个字。

张起灵?吴邪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因为惊讶的原因,他差点就失手点了拒绝,不过还好并没有点错,接受了好友请求之后,他先向对方打了招呼。

【你好,请问是张起灵吗?】

【嗯】

【是这样的,我今天跟你约了的采访,请不要忘记了。】

【记得】

【那就好,那我们晚上七点见】

【好】

再次向对方确定了本次见面的时间之后,吴邪总算是放心了,看了看自己准备的那些问题,觉得并没有问题之后,他就提前去到约定的地方。原本他还以为自己已经到的够早了,但没想到等他去到约定的奶茶店时,张起灵已经坐在里面了,而且看上去应该已经等了好一会。

“小哥,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吴邪以为是自己刚刚看错了时间来晚了,急匆匆就走上前去,在张起灵面前坐下,“我是记者站的吴邪。”

“我知道。”张起灵的声音跟吴邪在看话剧的时候听到的有点不太一样,没有经过电子处理的声音听起来其实还更有磁性,“你没有来迟。”

吴邪这才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现在还没有到晚上七点,自己已经提前到了十分钟,只不过张起灵来的还要更早罢了。

“怎么这么早。”吴邪随口问了对方一句。

“刚好在附近。”张起灵回答了之后就没有继续说话了,一时间两人之间相对无话,还好这时候店员拿了两杯奶茶过来。

“我们现在可以开始采访吗?”吴邪翻了翻自己的小本子,看了看自己收集到的一些用来采访的问题,随时准备向对方提问。

张起灵点了点头,吴邪问他一个问题,他稍微思索了一下之后就慢慢地回答。张起灵说话的时候因为思考会稍微低着头,微长的刘海在他额头留下一点阴影,看上去比刚刚还要柔和了不少。

吴邪听着听着,忽然发现自己得笔记本上面并没有记下来什么东西,不过还好手机录音是开着的,所以到时候回去再整理就好了。

问完了关于社团的问题之后,吴邪手上还有一些问题是要问张起灵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有挺多人知道了他要来采访张起灵的事情,这之后记者站的邮箱都要爆炸了。邮箱里面有很多消息都是让吴邪去采访的时候,帮她们这些小姑娘们问一些关于张起灵的个人问题。

虽然吴邪对这样的做法表示很无奈,但是说实话,这些问题他自己其实也挺想知道的。

“小哥,还有一些问题是要问你的,不多,就五个。”吴邪看了看自己从各种问题里面筛选出来的那几个问题,觉得自己挑的还是挺准确的。

“为什么会加入话剧社?这是你的兴趣吗?”

“以前有个人说我适合演戏。后面接触之后慢慢也变成了兴趣。”

“那在你接手社长之后,你会更加着重培养新人自己减少演出吗?”

“会。”

吴邪又问了张起灵另外一个问题,得到回答之后又看了看剩下的问题,很想知道问了之后这个有点闷的话剧社社长会不会转身离去。

“你有喜欢的人吗?”吴邪小心翼翼地问,但心里其实有点害怕听到答案。

“有。”

“谁?”吴邪脱口而出。

“这是第六个问题。”张起灵似乎是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于是就回了吴邪这样的一句话。

听到这个回答之后,吴邪想了一下,自己一开始确实是连着问了两个问题,这也确实是第六个问题,张起灵不回答也无可厚非。但他心里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既想知道又害怕听到答案,这种纠结的心理之下,他笑了一下,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那广大的妹子可能要伤心好一阵子了。”

采访结束之后,张起灵又回到了一开始沉默少言的状态,这不禁让吴邪怀疑刚刚回答自己问题的和现在坐在自己面前的是不是同一个人。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吴邪关了手机录音,喝了一口奶茶,发现是自己平时喜欢喝的口味,思索着这会不会是对面那个闷油瓶刚好随手点的。虽然知道第一次见面就给人取外号的行为并不太好,但是他是真的有点忍不住,甚至怀疑对方在社团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么沉默寡言的。

采访结束之后,吴邪也没有继续跟对方待在一起的理由了,正准备转身告辞的时候,张起灵忽然说:“下次见面,我告诉你答案。”

“好。”吴邪居然从这句没头没尾地话中知道张起灵说的是什么,倒是有点后悔自己刚刚没有录下来当成下次见面时候的证据。

tbc

评论 ( 1 )
热度 ( 92 )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