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瓶邪荼岩洁癖晚期,没救了【大写加粗
微博@宁家小花繁
攻控,但是也爱受,所以不喜渣攻,这辈子也不可能写渣攻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喜剧收场【话剧社社长瓶×记者站记者邪】

喜剧收场【话剧社社长瓶×记者站记者邪】(短篇,上)

大概每个学院在开学的时候都会举办一次迎新晚会,虽然吴邪一直都觉得,这次的迎新晚会也推迟得够久的——毕竟已经开学一个半月过去了,小鲜肉都要变小腊肉了,他们学院才举办迎新晚会。

原本吴邪是不想去参加的,因为他个人不是很喜欢这种形式至上的活动。不过因为他们学院学生会的编辑部有去记者站找人拍照。于是吴邪作为记者站的一员,就被站长直接叫过去了。

吴邪站在舞台侧边,时不时就看看台上的表演,说实话,台上表演的那些内容吴邪都不怎么感兴趣。但因为工作使然,所以他还是兴趣缺缺地拍了几张就低下头玩手机,准备等下一个节目开始的时候再随便拍拍。

主持人念着下一个节目报幕词,吴邪放下手机,抓起了挂在脖子上的相机,随时准备拍摄。

这次的节目是一个话剧,不知道为什么,角色才刚刚走入场的时候连面都没有露全的时候,吴邪就听到台下有女生的尖叫,听得他是一愣一愣的——不就是话剧吗?有什么让她们那么激动?

没搞清楚情况的吴邪拿起相机对着舞台拍了几张,准备看看照片效果的时候,他大概清楚台下的女生为什么会尖叫了,因为台上入场的男主角,就算是在相机里面这几张高清无修的照片,都很好看。

吴邪自己也是这么觉得的。他拿着相机的手放了下来,目光往舞台上看过去,话剧才刚刚开始,不过舞台上那几个人演技都还算不错,特别是刚刚的那个男生,明明就只是一个小小的话剧,却好像他就是里面的角色一样,就连稍显夸张的台词都不显得尴尬。

吴邪这个角度能很好的看清那个人的表情,有这么一瞬间,他觉得这个人的性格也许就是话剧里面的那个人。

一个话剧十分钟,吴邪盯着那个人看了九分半钟,一直等到舞台上的人谢幕离开,观众的掌声才把他的思绪给唤了回来。

话剧是压轴表演,主持人已经在念晚会的结束词了,吴邪把相机拿好,从礼堂的侧门离开,他边走边翻着相机里面的照片,翻到那几张话剧的照片时,他顿了一下,准备到时候去问一下这个人是谁。

话剧社。吴邪想了想,打开了一个QQ群,那是前些天站长把他拉进去的群,里面都是学校里面各个社团组织的负责人。

他滑动着手机屏幕,在群成员里面看到一个备注为话剧社社长的群成员,斟酌了一下,还是没有问出口——直接问有点不太好,所以还是到时候问问站里有没有人认识比较好。

吴邪喜欢同性,在高中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自己的性向,不过有贼心没贼胆,他也没有表现出自己喜欢的是跟自已一样性别的男人。不过这次,只是因为一个小小的话剧,他居然对那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学长有一点兴趣。

吴邪翻着照片,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种自己在哪里见过这个人的感觉。

吴邪把照片导进电脑里,准备到时候带着笔记本去记者站的办公室,让里面的小姑娘帮忙挑挑照片。当然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看看记者站里面的小姑娘认不认识这个人——要知道这些小姑娘才刚入学没多久的时候,就把学校里面的各大风云人物都摸了底。

第二天他去到办公室的时候,里面的几个小姑娘在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什么,看到吴邪提着笔记本进来,有点好奇:“这么勤奋工作吗?”

“请你们帮忙选几张照片交差,我给你们拍了帅哥。”吴邪指了指自己的笔记本。

“有多帅?”一个女生开玩笑似的问,“没你帅我们就不看了。”

“……”吴邪有点不会对付这些女生,所以最后直接就打开电脑,让她们帮忙挑一下照片,前面歌舞的照片其实都差不多,一下子就选出来了。

很快就翻到了话剧社表演时候的几张照片了。

“我去,这是张起灵?吴邪,你在哪拍的?”一个女生看清照片上人的时候,忍不住惊呼。

“我们学院的迎新晚会啊?站长给派的工作。”

“早知道是张起灵亲自上场演话剧,我就替你去了。”女生的语气里面还带着一点遗憾,“没想到啊没想到。”

“他很厉害?”吴邪状似随意地问。

“那是,你知道话剧社社长的传说吗?个高人帅演技棒,说的就是他。”女生给吴邪解释道,“你这几张都拍得挺好,就算完全不用前面几张,光这几张张起灵的照片,就足够你交差了。”

话剧社社长,原来竟然就是这个人。

不过说起来这人演技这么好,难怪会是话剧社的社长,这个社长可不是白当的。

选好了要交任务的几张照片,吴邪就开始修照片了,他记得高中时候还在摄影社的时候,社长曾经跟自己说过:不修片,宁可吞片,特别是小姐姐们的照片。

等好不容易把工作全部都完成了之后,办公室里面就只剩下吴邪一个人了,他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把照片打包发给他们学院的编辑部负责人之后,吴邪做贼一样地掏出手机,准备去那个QQ群里面,准备要偷偷把那个张起灵设为特别关注。

“天真!”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跑进了办公室,用力地拍了吴邪一下,把后者吓得一抖,手胡乱地在屏幕上点了一下,转过头去看着胖子:“胖子,你这是要吓死我啊?”

“怎么样?片子修完了?”胖子其实就是记者站的站长,高中的时候是吴邪摄影社的社长,没想到他们俩居然上了一样的大学,在见面之后,吴邪又顺势被胖子拉进了记者站。

“修完了,你不放心可以自己检查一下。”

“哪能啊,我还不信你的技术吗?”胖子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到饭点了,我请你吃饭。”

“你确定只是请我吃饭?”吴邪觉得胖子那似笑非笑的脸后面藏着什么阴谋诡计,“我怎么感觉你这表情是要把我给卖了?”

“哪能啊,天真我跟你说,这是工作,工作你知道吗?”胖子一边走一边苦口婆心地和吴邪说,“真的很简单的。”

说实话,吴邪根本就不信胖子的话,不过他也有点好奇是什么样的工作会让胖子这样有点为难。

“说吧,是什么工作。”吴邪决定问清楚,不然到时候胖子直接委派,他就真的推脱不了了。

“我们记者站要做一个各大社团的风采合集,站里每个人都有采访任务。”胖子斟酌了一下,最后是这么跟吴邪说的。

“工作量大吗?”

“不多!”胖子就差指着双手双脚跟吴邪保证了,“每个人负责五个社团,很快的。”

“那还行吧,不过你为什么这么无视献殷勤的样子?”吴邪总是觉得胖子话里有话。

“因为你要采访那个社团的社长,比较难请。”胖子搓了搓手,似乎有一种吴邪不答应,就会一直烦着他。

“什么社团?”吴邪还是有点好奇到底是什么社团的人,会这么难请。

“话剧社。”

tbc

评论 ( 4 )
热度 ( 118 )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