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瓶邪荼岩洁癖晚期,没救了【大写加粗
微博@宁家小花繁
攻控,但是也爱受,所以不喜渣攻,这辈子也不可能写渣攻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因错而对【上错花轿嫁对郎梗,瓶邪,荼岩,民国paro】

第十二章

即使是听到安岩的话,黑瞎子这时候也依旧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慢悠悠地喝着手里的茶,云彩这个小姑娘虽然小,但是还挺有分寸,知道这个时候不应该进来,而且还在门外给他们望风。

五个人围着桌子坐着,黑瞎子就像是一点都不在乎地坐在那里,但是什么都没有说。该喝酒的时候喝酒,该吃点心的时候吃点心,最后看到四个年轻人都在看着自己的时候,他推了推自己脸上的那副黑眼镜,总算是开口说话了:“你们想问什么?”

吴邪没有说话,递给黑瞎子一个明知故问的眼神,原本他们对这场婚事就已经有很多的疑问,但现在见到了黑瞎子在其中的作用之后,他们心里面的疑问又变得更多了。

黑瞎子到底在其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吴邪也很想知道的是,为什么会是他们?又为什么会是张起灵他们。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关系?

“我想知道神荼现在的身体情况。”安岩想了一会儿,问出了自己现在最担心的那个问题,既然黑瞎子出现了,是不是说明神荼现在的情况已经很严重了?

大概是没有料到第一个发问的人会是安岩,黑瞎子盯着这孩子看了好一会儿,又看了看坐在他旁边一点表情都没有的神荼,觉得他们两个的关系应该很有意思。

“叫我声师父我就告诉你。”黑瞎子又推了推眼镜,很是认真地说,看上去一点都没有在开玩笑的意思。

这是第几次说要当自己的师父了?不过安岩这次倒没有像是之前那样直接就拒绝了,而是很严肃地反问对方:“既然您已经把医术传给了吴邪,那么打算教我什么?我可不想整天都对着书。”

“那么久没见,倒是变得伶牙俐齿了。”黑瞎子笑了笑,在神荼和安岩两个人之间来回看了看,神秘兮兮地对安岩说:“我能教你怎么救神荼。”

这对安岩来说确实是一个很不错的诱惑,这回他变得有点纠结了,如果真的能够救神荼的话,那么认黑瞎子作自己的师父,好像还是可以接受的一件事

“你可以先想想。”黑瞎子看出了安岩的纠结,所以并没有逼他立刻做决定,反倒是看了看自家的徒儿,“你想问什么?”

“那天的混乱,是你动的手脚吗?”吴邪并不傻,把这些事情前前后后地联想起来,大概就知道了他那天跟安岩互换身份这件事并不是偶然,而是因为黑瞎子从中作梗。

黑瞎子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吴邪看不清他墨镜之后的眼睛,但他知道,对方这样已经是默认了这件事情。

“我不明白。”吴邪指出了其中的疑点,“你怎么确认一定会是我跟安岩?”

这就是吴邪的疑问,他不明白黑瞎子这么做的原因,也不明白为什么他为什么能够确定,最终被秦家还有张家看中的人,会是他和安岩。

“这很简单。”黑瞎子给他们做出了解释,也告知了他当初是怎么和两家说的。

秦家有神荼,张家则是有张起灵,这件事情,确实是由他们两个而起,而能够解决他们所带着的问题,只有安岩和吴邪。

所以黑瞎子才会扮作算命先生来到张家给张家老爷做游说,张老爷的野心太大,到了这种时候,家族利益对他来说太过于重要,不管是什么方法,他都会试一试,而他爱面子,肯定又要是个门当户对的,愿意帮张家的,估计也就是他们曾经帮助过的安家了——这倒也方便了黑瞎子的计划。

至于神荼,他以前给神荼看过病,那其实耶不算是一种病,而是一股力量,这股力量在神荼还小的时候就进入了他的体内,一旦无法控制,将会威胁到神荼的生命,所以神荼每隔一段时间需要吃药,其实就是为了压抑住体内的力量,只是随着神荼年龄的增长,这股力量已经变得难以掌控了。

听完了黑瞎子的讲述,他们几个人总算是明白了黑瞎子这样做的原因,只不过他还是没有说,为什么需要吴邪他们的帮助。而就算是因为神荼需要帮助,那么为什么还会把张家的张起灵牵扯进来?这其中存在的关系究竟是什么?吴邪也问出了这个问题,只是不管怎么说,黑瞎子都不愿意继续往下说了。

“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黑瞎子似乎是叹了一口气,“天机不可泄露。”

“那我应该怎么做才能救神荼?”知道了前因后果之后安岩似乎一下子就长大了不少,他好像忽然就把很重要的任务扛在了身上,关于如何救神荼。

“时间还没有到。”黑瞎子说。

“还有多久。”安岩有点着急地问。

“半个月。”

“那我们应该要怎么做。”

“到时候我还会来找你们。”黑瞎子给自己续了最后一杯茶,喝完之后就站了起来,在大家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翻窗出门,似乎是在躲避着什么。在他离开之后,门外传来了云彩的声音:“老爷,您怎么来了?”

云彩的声音把房间内有点迷茫的四个年轻人的意识拉了回来,吴邪从云彩口中知道,这些年来,张老爷向来很少来张起灵的院子。但他最近就来了两次,实在是让吴邪有点担心对方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张老爷推门进来,看见了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两个年轻人坐在屋内,还有点没有反应过来。不过他也没有表现出惊讶,没有什么表情就走了进来,吴邪看见之后,觉得张家人还真的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无论在什么时候,都可以用面无表情来面对自己见到的一切。

想到这里,吴邪直接站了起来,给安岩还有神荼介绍了一下张老爷,随后又给张老爷介绍在场的两位年轻人:“这是秦家的大少爷,神荼。这是安……安家的邻居,也就是吴家的小少爷吴邪。”

安岩听到吴邪差点就说漏嘴的时候,心里替他捏了一把冷汗。这也可以看出来是真的很少人来张起灵的院子,吴邪居然还没有适应作为“安岩”的生活。

有外人在场的时候,张老爷总是会为了自己的面子多着想一点,所以只是来这里,胡乱地跟张起灵拉了两句家常之后就离开了。

在张老爷离开之后,安岩嘟哝了一句:“张家人都这么沉默吗?”

神荼离得他最近,听到之后看了他一眼,安岩立刻就不说话了。

这个时候张起灵忽然说:“我好像见过他。”

“什么?”吴邪也有点奇怪,为什么刚刚自家师傅并没有一点跟这闷油瓶认识的感觉,而且这闷油瓶也一直没有说过这件事情。

“好像见过。”张起灵感觉头有点疼,他撑着自己的头,眼前变得有点模糊,在他失去意识的一刹那,他最后看见的是吴邪焦急的脸。

tbc

评论 ( 9 )
热度 ( 302 )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