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瓶邪荼岩洁癖晚期,没救了【大写加粗
微博@宁家小花繁
攻控,但是也爱受,所以不喜渣攻,这辈子也不可能写渣攻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因错而对【上错花轿嫁对郎梗,瓶邪,荼岩,民国paro】

第十一章【这一章基本上荼岩主场】

显然坐在客厅里面的那个人也注意到了安岩,但他只看了一眼,就推了推脸上的墨镜,像是根本就不认识安岩一样。而安岩还在目不转睛地观察着面前的这个人,这样的动作被秦夫人看到之后,嗔怪似的拍了他一下:“小邪,不要一直盯着人家看。”

习惯了在秦家的时候被秦夫人叫做“小邪”之后,安岩已经不像一开始那样,听到这个称呼会忽然出现短暂性的空白,而是很快地反应过来,很乖地回了一句:“知道了,娘。”

秦夫人很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就走下前去招待那位算命先生,看她那重视的样子,不难看出她应该是很相信这位算命先生,这么看来,外面关于这位算命先生救了神荼这件事,应该是真的。

想到这里安岩又忍不住看了对方一眼,打心眼里觉得这身装扮还有这人的身材非常眼熟,但又觉得好像有点不太一样,在他印象中,如果真的是他记忆里面的那个人,现在早就跑过来折腾自己了。

难不成天下会算命的人都是这副模样的?安岩在算命先生对面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然后竖起耳朵去听他们之间的对话。内容无外乎就是关乎神荼身体的,但还是有一些他听不懂的东西,倒是神荼,坐在安岩旁边并没有什么表情,仿佛现在在话题中心的那个人并不是自己。

“神荼,他们在说什么?”安岩悄悄地去问神荼,对面坐着的两个人说话声音变得越来越小,,已经听不清楚了,但安岩又不好意思直接凑过去听,只能问神荼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治疗。”神荼当然知道他们在说什么,这么多年他都是这么过来了,虽然这个“病”会定时发作,但吃了药之后也能够控制得住。

“那你没有感觉最近有什么不对吗?”安岩想到前段时间的某一天,神荼的身体好像确实出了点问题,看上去要平时虚弱许多,知道吃药之后的第二天才完全恢复过来,安岩忽然又想到了一件事,“比如说吃药的间隔时间是不是变短了……”

原本安岩也只是问出自己心里想着的东西,但他没有想到,神荼会真的缓缓地点了点头。

恐惧忽然落入安岩的心里,挪动到他内心里最柔软的那个角落,慢慢地扩大了。

“那怎么办?”安岩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声音里面都带上了轻微地颤抖,“找到医治的办法了吗?”

连安岩自己都不知道,他是有多想要在神荼身上看到那个点头的动作,但天不遂人意,神荼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办法还是有的。”算命先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他们俩前面,原本还在大厅里面的秦夫人却已经不知去向了,估计是在他们还在讲话的时候,被这位算命先生给支走了。

“什么意思?”安岩猛地抬头去看这位算命先生,在对方脸上看到了自己熟悉的笑容之后,活生生地被吓了一条,“吴邪的师傅?”

“胡闹。”见自己的身份已经被认出来之后,黑瞎子忽然来了一句,“你不就是吴邪吗?那应该叫我师傅。”

“这件事情,难道是你的手笔?为什么?”看到秦家这边神秘的算命先生是黑瞎子,安岩大概也猜到了究竟是怎么回事,但他不明白为什么黑瞎子要这么做,因为这实在是太难以让人理解了——不管是从什么角度来说,让一个正常小伙子去娶男妻,任谁都会觉得匪夷所思。

黑瞎子没有回答安岩的问题,那副表情仿佛是在说“天气不可泄露”,就在安岩想要继续追问的时候,黑瞎子总算是说了一句话:“去找吴邪,我会给你一个答案。”

“吴邪可以救神荼?”安岩问,他忽然记起如果不是因为那场混乱,现在在这里的人应该不是自己。但他有点想象不出来如果没有当初的“意外”,自己的生活自己的生活会变得怎样。这么说来,黑瞎子一开始预测到能帮助神荼的人,应该就是吴邪。

“不,是你。”黑瞎子这次倒是很直接就回答了安岩的疑问,“你们觉得那时候是个意外,但其实你们注定就应该是这样。”

“那时候撞了吴邪的人是你?”安岩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记得吴邪曾经跟自己提过那时候发生的事情,“还有那几条狗?”

“准备收拾一下东西去张家。”黑瞎子说完刚刚的话已经走回原来的位置,开始收拾起自己的东西,“我也好久没看我的小徒弟了,给他带了件礼物。”

“你先别走啊。”黑瞎子话说了一点又不说完,把安岩都弄得有点蒙了,这算是什么事情?他现在只想要黑瞎子告诉自己,应该怎么来帮神荼解决他的身体问题。

“你们跟我一起来不就知道了?”黑瞎子已经把自己的东西全部收拾好了,“我这身打扮跟你们进去有点不太适合,所以我要先走一步了。”

刚说完话,黑瞎子就背着自己的家当离开了秦府,等安岩和神荼收拾好来到张家的时候,黑瞎子都已经在张起灵的院子里面喝完了一杯茶了。

在他们到来之前,张起灵坐在一边,并没有搭理跟他说话的黑瞎子,吴邪虽然对师傅的突然出现感到有点好奇,但也给他介绍了张起灵。随后黑瞎子盯着张大少爷看了好一会,才说:“徒弟,你这夫君,表情太少了。”

“……”吴邪没来得及阻止自家有点直言直语的师傅,一时之间解释又不是,不解释又不是,还好这时候云彩在书房门外通报神荼他们过来了,才有了台阶下。

“你们怎么来了?”等把人带进来之后,吴邪还有点惊讶。

安岩看了看屋内,随手就指了指正在喝茶的黑瞎子:“你师父叫我们过来的。”

话音刚落,屋子里面的四双眼睛注意力都放在了黑瞎子身上,不过后者完全不在乎,怡然自得地喝完了手里的茶之后只说了一句“茶不错”,之后就又没有说话了。

“茶不错等会我让云彩给你装一些带回去。”吴邪知道黑瞎子的老毛病应该又犯了,之后他又转头去问安岩,“发生什么了?”

“问你师傅吧。”安岩已经被折腾得有气无力的了,“这件事他全程都参与了。”

tbc

评论 ( 9 )
热度 ( 356 )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