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瓶邪荼岩洁癖晚期,没救了【大写加粗
微博@宁家小花繁
攻控,但是也爱受,所以不喜渣攻,这辈子也不可能写渣攻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夜色无瑕【黑道老大瓶×警官邪】

第十九章

明明自己并不是这张卡的主人,为什么苏万会帮自己看这几张图片?吴邪盯着苏万此时的动作,少年很是认真地盯着他手机里面的那几张图,看上去还真像是在认真地思考着。

“小哥,他这是要帮忙吗?”吴邪现在还有点好奇地问,寄东西的那个人给了这张会员卡,难道就是为了让自己来这个地方破解这几份资料?

张起灵点了点头,苏万这时候已经把手机里的几张图片全部都认真地看了一遍,把手机还给了吴邪。

“你破解了?”吴邪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很简单,内部密码而已,直接套进去就好了。”苏万说话的语气仿佛就只是破解了一道普通的数学题一样,完全没有解释他是怎么知道这是谁用的内部密码。他走在前面带着张起灵和吴邪来到自己平时用来工作的地方。

“这么多书?都是你的?”吴邪走进去的时候,觉得自己应该是进了个小型的图书馆,房间里有好几个书架,书架上面也都放满了书,吴邪粗略一看,有一个架子上面放着的都是各种关于电脑程序的书,而他几乎是一本都看不懂。

“你等一下,我等会就能给你解出来。”苏万直接坐到了电脑面前,双手飞快地在键盘上敲打着,轻快得就像是在键盘上飞舞的蝴蝶一样。

“这是谁的卡?”吴邪掏出那张白卡看了一下,半天都没有头绪,用这种卡来当会员卡,真的不怕这里人来人往地会拿错了吗?万一到时候拿错了别人的卡,验证身份的时候被门口那个大块头给扔出去了岂不是特别尴尬?

“别想了,你拿的是我师傅的卡。”苏万已经把藏在那几张图片里面的信息大概都筛选了出来了,打印出来之后递给吴邪,然后说出了那张卡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不然你以为你为什么还能留在这里面。”

说完这句话之后,苏万才觉得有什么不妥,吴邪毕竟是张起灵带过来的,就算没有这张卡,凭着张起灵的名号,苏万还是得帮吴邪这个忙——自己的情报屋还是归在了张起灵手下的,毕竟情报屋最大的金主其实是张家。

“你师父是谁?”吴邪接过那几张纸,看了一眼之后,就被上面包括的庞大信息给吓了一条,这是一份黑道那边在警方这边安插进来的卧底名单,密密麻麻的名字让吴邪都吃了一惊,没有想到警方内部竟然藏了那么多毒瘤。

“你先别管我师傅是谁了。”苏万完全没有去注意张起灵盯着自己的眼神,自顾自地向吴邪伸手,“卡给我。”

接过吴邪递给自己的卡,苏万随手就放在了桌上。黑瞎子这张的卡可不是什么人能随便捡到的,所以只能是他自己寄给吴邪的,至于那一份名单则是他偷来的。名单经过了内部加密,要专业的人士才能解开,这也是为什么那张白卡也一起给了吴邪——只是他也没想到张起灵会一起过来。至于是谁要黑瞎子给吴邪送的这份礼,在场的人大都心知肚明。

“我……”吴邪没有想到这么一个小孩子居然还真有那么大的本事,刚想把那张图也拿出来让苏万的时候,他感觉到手腕上有一阵阻力,低头一看,张起灵正握着他的手腕不让他动作,他不解转过去的时候,只见张起灵轻轻地摇了摇头。

在这种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听闷油瓶的准没错。吴邪的脑子里不知道怎么就出现了这样的一句话,于是卸了力气,没有进行下一步的动作。

解决完了吴邪的问题之后,他们也没有什么留下来的理由,所以张起灵就直接带着吴邪离开了,在车上的时候,吴邪很想问张起灵为什么不让他把那张监控截图拿出来,但想到这个闷油瓶子大概不会理会,于是干脆就作罢了。

这个地方离市中心还有一段距离,郊区这边总是会被许多人忽略,发展也比较缓慢,所以连路灯都是稀疏分布的。这个点路上偶尔才能看到一辆车,还都是行色匆匆的,几乎是一片寂静。吴邪坐在车内看着漆黑的窗外,又看了看前面张起灵开车时候忽隐忽现的脸,觉得忽然之间,他们的距离似乎变近了一点。

就在他想着各种乱七八糟事情的时候,不知怎的,张起灵猛地踩下了刹车,吴邪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脑袋就直接撞到了前座的椅背上,他有点茫然地抬起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小哥,怎么了?”

张起灵没有回答他,不过吴邪抬头的时候他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从他现在这个角度看向车窗外,他能够看到他们的前面停着几辆车,车前的灯开着,现在正好堵着他们的道。

吴邪一瞬间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他们这是遇见劫道的了。

tbc

评论 ( 1 )
热度 ( 37 )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