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所有写过的cp都不逆不拆!!!!
微博@宁家小花繁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因错而对【上错花轿嫁对郎梗,瓶邪,荼岩,民国paro】

第十章

张老爷确实是已经回府了,但他回来之后并没有来张起灵的院子里看他们,也不知道是先去了哪里,反正等吴邪他们见到他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那时候吴邪和张起灵正在书房里面干着自己的事情。

书房门被推开的时候吴邪还没有反应过来,而张起灵看着走进来的那个中年人,目光里面一点感情都没有,仿佛是看着一个不相关的人。

云彩那丫头风风火火地跟在后面,被张老爷看了一眼之后立刻低着头退到了后边,眼神抱歉地看着吴邪他们,刚刚她没有及时过来通报,也不知道屋子里的少爷少夫人有没有被吓到了。

“你就是安岩吧。”张老爷换上了一副还算是慈眉善目的面孔,看似关心地问吴邪,“在这里还过得习惯吧?”

“还不错。”吴邪赶紧回答,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张老爷就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心下有点犯怵,不知道会不会被这眼神犀利的张老爷给看出点什么来。

“有什么缺的记得跟管家说一下,不用客气。”张老爷一直都没有去看就在一旁的张起灵,倒是在跟吴邪说话,这时候还注意到吴邪手里拿着的书,“在看什么书?”

“医、医书……”突如其来的问题把吴邪问得一愣,他把书的封面转过去给对方看了之后,才反应过来有什么不对——自己现在作为安岩,喜欢读医书会不会太奇怪了,希望这张老爷没有关注过安岩的真实情况。

“伯父。”一直在旁边默默无语的张起灵这个时候开口帮吴邪解围了,他拿起桌面上放着的账本,不卑不吭地对张老爷说,“生意上的事情。”

听到张起灵的话,张老爷这才把自己的注意力从吴邪身上移开,他看了账本一眼,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去书房等我。”

张起灵立刻就收拾完东西走出书房,张老爷先是看了看书房的大门,然后又看了一眼在书桌前面有点不知所措的吴邪,说:“有什么不满的可以跟我说。”

“没有不满意的地方。”吴邪立刻就回答,“您慢走。”

“少夫人,你还好吧。”等张老爷走了之后,云彩赶紧把书房的门关上,走了进来,看着吴邪还有点被吓到的样子,安慰道,“老爷他就是这样,您以后远远见到他的话,躲开就好了,反正他也不常过来。”

“我没事。”吴邪已经从刚刚的压迫感中恢复过来了,张家人亲情淡薄,这件事原本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只是没有想到会淡薄到这种程度,刚刚张老爷过来的时候,吴邪明显就能感觉到对方对张起灵的不在乎,还有就是他的笑意没有到达眼底,只是简单地停留在表面上的。

——估计来看自己也只是因为要彰显大家族的面子。吴邪只是思考了一会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了,所以也没怎么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而是笑眯眯地去问云彩有没有好吃的,打消了小丫头从刚刚进来就有点紧张的思绪。

在云彩离开之后,吴邪开始收拾放在桌面上的书,当拿起自己刚刚看的那本医书时,有种自己应该要收敛一点的想法——安家小少爷的医术竟然很不错,不管怎么说,被传出去之后总会有一点奇怪,毕竟隔壁县的许多人都清楚,安家小少爷安岩的调皮之处。

昨天那本令吴邪出糗的书现在还大喇喇地躺在书桌上,幸而张起灵的书房向来都是自己收拾的,所以倒也没有人能够注意到这本东西,吴邪赶紧把书拿起来,胡乱地塞到书架上最角落的地方,希望以后再也看不到它才好。

做完了这些事之后,云彩刚好也把点心端了进来:“少夫人,吃吧。”

书房里,张起灵简单地跟自己的伯父讲了生意上的事情,在他准备离开书房的时候,张老爷似乎是斟酌了一下,才跟张起灵说:“你还是得考虑一下自己的事。”

这事指的是什么事,他们俩都心知肚明,但张起灵似乎对这个并不感兴趣,他说:“不必了。”

“你难道真的要跟一个男人,一直这样子过下去?”张老爷皱着眉头,似乎造成这件事的人并不是自己,“你确定吗?”

刚刚把书房的门打开,张起灵就顿住了脚步,他回过头来,只说了一个“是”字,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自从前些天过了一把骑马的瘾之后,安岩总是对这件事有着谜一样的执着。但神荼管他管得比较严,所以他也只是心痒痒,倒也没有真的溜到马厩里去偷偷骑马。毕竟自己有几斤几两安岩还是知道的,真要从马背上摔下来,可比翻墙失败而摔倒要麻烦得多——所以他也就只能逮着神荼有空的时候来带自己了。

不过神荼也不是经常会有空的,毕竟是秦家的大少爷,虽然还年轻,但生意上的事情他也还是得经手,安岩也曾经一起去过商铺看神荼工作,只不过当他拿过账本的时候,没看一会就快要睡着了——自己果然不是做生意的料。

等神荼完全闲下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安岩这会坐在书桌前面把玩着一个孔明锁,解了半天都没有解开,反而看上去要比一开始的时候还要乱,干脆就懒得弄了,直接丢给了刚刚合上账本的神荼:“帮我解一下。”

神荼接过孔明锁,只是前前后看了一遍之后,就开始动作起来,手指灵活得要命,安岩觉得自己的眼睛都要跟不上对方的动作了。

“好了。”神荼把解开的孔明锁递给安岩,站了起来,“去骑马。”

“好!”安岩听到后兴奋地说,“这次你一定要好好教我。”

神荼似乎是笑了一下,不过动作很快,所以安岩并没有看清楚,他也站了起来,准备先去换一套衣服。之不过这回,他打开书房门的时候秦夫人刚好来了,她的脸色有点严肃,并没有平时那么和蔼,安岩心下一个咯噔: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娘,怎么了?”神荼看到了之后也有点奇怪地问。

“神荼,算命先生来了。”秦夫人看上去一脸担忧,“你最近身体没有出什么问题吧?”

也不怪她如此担忧,当初算命先生离开的时候曾经对她说过,他下次来的时候还会帮神荼解决一个大难题。秦夫人自然就认为是等他出现的时候,神荼的身体是不是又会出现什么问题。

神荼听了之后只是摇了摇头,安岩立刻就对秦夫人说:“娘,我帮他看过了,脉象正常。”

听到神荼还有安岩的双重保证之后,秦夫人一直吊着的心才算是落下了大半,她握住了安岩的手,感叹道:“小邪啊,有你我就放心多了。”

安岩点了点头,确实心虚得很:其实我不是吴邪,我也真的不懂医术……

但他不敢直接说出来。

既然家里来了重要的人物,那么下午的骑马肯定是去不了了。安岩也有没有多大的遗憾,毕竟神荼的身体还是比较重要的,真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他也担待不起,所以也就陪着一起过去了——毕竟他也很想知道,这位算命先生是谁,他给神荼用的药又是什么。

等安岩来到大厅里面,看到座位上坐着的那位带着墨镜的算命先生,他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人。

tbc

评论 ( 6 )
热度 ( 316 )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