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瓶邪荼岩洁癖晚期,没救了【大写加粗
微博@宁家小花繁
攻控,但是也爱受,所以不喜渣攻,这辈子也不可能写渣攻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若当来世【荼岩星际abo】

第四十九章

虽然说神荼已经从医院里回来了,但他现在尚且还在恢复期,所以他现在算是还在休假期间——不仅学校这边给了他难得的假期,军部那边也给他休了假。这样的两重优待之下,神荼倒是一下子就闲了下来。

在神荼闲下来的这段时间里,安岩觉得自己好像是变得更“惨”了,平时神荼教导学生的时候就非常严厉,现在暂时休假,所以就不用去管他们,于是他这段时间里所有的精力几乎都用在了管教安岩上——安岩表示自己不仅在课堂上要面对老学究,下课后还得面对。为什么他们两个一点都没有传说中那种久别重逢之后的浪漫?

“你刚刚反应太慢了。”神荼在机甲训练室里面看安岩的训练,一套常规的动作训练下来之后,安岩刚从驾驶舱出来准备休息一下,神荼给他滴递水的时候如此说道。

“是吗?”安岩看了看记录仪捕捉到的记录,上面显示的结果看上去还是挺不错的,至少比一开始的时候好了不少,而且也没有神荼说的那么慢才对啊?

“郁垒是S级机甲,速度远不止这点。”神荼点出安岩没有注意到的这个问题,“它跟你之前操作过的C级机甲是不一样的,操作S级机甲的时候,要更加注重你们之间的默契。”

“默契吗?”安岩低头思考了一下,觉得自己刚刚跟郁垒之间确实配合得不是很好,他们之间的思维其实并未完全一致,所以在面对训练时快速变换的障碍时,有时候不能马上反应过来。

这时候安岩的脑海里响起了郁垒懒洋洋说话的声音,S级的机甲毫不留情地嘲笑了安岩一顿:“主人你太不够坚决了,我自己躲避可能还会比你操作我速度要快一点。”

这还是自己的机甲吗?安岩开始怀疑人生了,为什么自己的机甲经常跟自己唱反调,在这种时候还一点都不愿意不安慰一下自己?

“慢慢练习就好了。”惊蛰温柔的嗓音在这个时候响起,安岩低头看到惊蛰雪豹形态的投影,“我们一开始也是不够信任对方。”

安岩当然知道这个“他们”指的是谁,不过能够给自己解释的惊蛰性格还真是非常温和,不像是神荼,也不知道这性格到底是随了谁。而自己的机甲倒是对自己一点都不友好,一点也不像自己。

“谁对你不友好?”郁垒懒洋洋地继续问。

“没,我们继续练习吧。”安岩觉得自己已经休息得差不多了,于是就准备驾驶郁垒再试一次,起码最后要达到神荼标准的一大半吧。

“我来。”神荼把郁垒从空间钮中召唤了出来,意思是要给安岩演示一下应该如何操作。

“你现在可以操作机甲吗?”安岩想起神荼现在还是个刚出院不久的人,可以进行这种高强度的机甲操作训练吗?

“简单的操作还是可以的。”惊蛰已经变成了机甲模式,随后神荼在程序里面选择了安岩刚刚训练过的那个程序,准备开始进行训练。

这一次训练的内容其实并不算多,但难度还算是比较大的,比较注重得是驾驶员的反应还有灵敏度,这是罗平给安岩选择的训练计划,基本上算是根据安岩的弱点来制订的。

惊蛰和神荼的配合确实很好,安岩肉眼可见的只是一道蓝色的光在迅速移动,直到这次的训练结束之后,安岩在训练室的另一头看见漂亮的蓝色机甲。这之后他又看了看自己身旁的记录板,比自己刚刚的记录高了一大截,虽然说还是在恢复期,但能做到这样真不愧是帝国现任最年轻的少将。

“厉害了,怎么做到的?”安岩看着从机甲上下来的神荼,好奇地问,这一套程序他已经练习了好几遍了,才达到刚刚的刚刚的成绩,神荼第一次来就好上那么多,是不是有点非人类了?

“我的灵敏性很高。”惊蛰幻化成雪豹形态之后,又给安岩做了解释,“还有,这套系统是主人设计的。”

“……好的,我会好好练习。”安岩耸了耸肩膀,就在他想要进入驾驶舱继续练习的时候,罗平打开了训练室的门,他看了看时间,说:“军部找到阿赛尔了,不过他有危险。”

军部之所以能够找到阿赛尔所在的位置,是因为神荼在被击中之前让惊蛰把追踪器放了出去,军用的追踪器让人很难察觉,还可以根据附着的物体改变自身的颜色,达到隐藏的目的。神荼醒过来之后,马上就告知了这件事,但因为某种原因,追踪器在某个星系就失去了踪迹,军部那边派人在信号消失的附近寻找了很久,才找到了阿赛尔的下落——人就在和珅手上。

“怎么回事?”安岩觉得这种场景似乎似曾相识,在脑海里搜寻了一圈,找到了一个模糊的影子,不确定地问,“难不成是,和珅?”

“我还没说了,你怎么就知道了?”罗平拍了拍安岩的肩膀,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没错,就是和珅。”

tbc

评论 ( 5 )
热度 ( 146 )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