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瓶邪荼岩洁癖晚期,没救了【大写加粗
微博@宁家小花繁
攻控,但是也爱受,所以不喜渣攻,这辈子也不可能写渣攻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今晚看专业课本的我vs打开手机磕cp的我

看专业课本的时候:我是谁我在哪?这玩意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多看不懂的定理,有没有哪位病生老师健在给我解释一下?

磕cp的我:恨不得能够用显微镜戳在他们脸上去观察他们的微表情,解读各自的心理。描写的每一个字都能掰开来做阅读理解,见个面就是一颗糖,活在话语里四舍五入就是出柜,有个对话都是老夫老妻/小情侣的表白!

评论 ( 1 )
热度 ( 50 )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