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所有写过的cp都不逆不拆!!!!
微博@宁家小花繁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因错而对【上错花轿嫁对郎梗,瓶邪,荼岩,民国paro】

9

这闷油瓶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这本书真的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啊!吴邪觉得不解释有点不太好,但如果自己现在去跟对方解释的话,就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了。所以最后他干脆就没有说话,而是拿了桌上的另一本书看了起来。这回他可学乖了,没有直接打开,而是先看了看封面,看到是自己熟悉的标题的时候,才放心地把书打开。

这一叠书好像都是神荼带过来的,难道安岩还有神荼他们俩已经发展到可以一起看这种书的地步了?吴邪一想到安岩面对神荼的时候立刻安静下来的情况,觉得还是非常有这种可能的。

如果真是这样,这件原本有点荒谬的事,倒也不失成就了一桩好姻缘。

书房的窗户透过丝丝温暖的阳光,安静的午后,静谧的书房里,两个人在书桌前面做着各自的事情。

吴邪看书的时候总是会很入迷,偶尔他也会在书上面用毛笔圈点勾画,做一些简单的批注。张起灵已经把事情都完成了,但他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拿起桌上的另外一本书看了起来,期间他还看了吴邪好几眼,但是沉迷在自己世界里面的吴邪并没有注意到对方的目光,依旧沉浸在研究自己喜欢的医术里面。

在这期间有丫头进来给他们俩端茶递水,打开门的时候刚好看到自家少爷把手里的书放下,于是她马上就走上前去,轻声问:“少爷,少夫人,请问需要来一些点心吗?”

听到小丫头的话,张起灵立刻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嘴唇上,示意她小声一点,然后才点了点头,指了指吴邪,意思是让她把吴邪喜欢的一些点心拿进来。

小丫头点了点头,转身出门的时候眼睛里充满了不可置信,没想到自家这位常年不怎么爱说话的大少爷,居然会对一个人这么温柔,这么照顾自家这位张家名义上的大少夫人。

难道传闻说自家少爷是被迫娶男妻这件事情,其实是另有原因?他们难不成会是真心相爱的?小丫头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越想越多了,赶紧摇了摇头,小跑着去厨房里拿点心。

神荼和安岩在离开张家之后,还顺便去集市逛了逛,买了一些小物件。安岩毕竟还算是个半大的孩子,还是保留着一些小孩子的心性,所以见到新奇的东西他也会忍不住停下来看几眼。神荼注意到他的眼神之后,就会帮他买下来,在这么不知不觉之间,他的手上居然提了大包小包的一堆东西,而安岩手里还拿着神荼顺手卖的两串糖葫芦。

“神荼,吃吗?”安岩走着走着就停了下来,嘴里还嚼着一颗糖葫芦,另一只手则是把手上的糖葫芦递到神荼面前,就这样看着对方。

此时神荼手里还提着给安岩买的大包小包的东西,面对安岩递过来的糖葫芦,先是看了他一眼,然后才慢慢地咬下一颗糖葫芦。

“走吧。”神荼随便地嚼了嚼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然后才开口对安岩说,提着手里的一大堆东西走在了前面。

听到神荼的话,安岩还拿着糖葫芦的手一顿,放下了下来,然后跟在神荼后面慢慢地往秦府的方向走,想到刚刚神荼面无表情地嚼着糖葫芦的样子,他居然会觉得有点可爱,这样的神荼实在是太不一样了——不对,他不吐核的吗?安岩忽然想到这个问题,但也没胆子追上去问。

他们离开集市之后又走了一段路,看到负责来接他们的小厮们已经在回秦府必经的路上等着了。小厮在看到他们之后,赶紧上来接过神荼手里的东西,然后请他们两上黄包车。

不过安岩这回拒绝了,他先是看了看黄包车,又看了看一旁的那匹高大的马,眼睛一转,说:“我要骑马!”

“少、少夫人……”小厮感觉自己头都要大了,试探性地问了一句,“您会骑马吗?”

“不会。”安岩回答得倒是挺爽快的。

您就别为难我们了,不会骑马还要骑,这不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嘛?万一不小心磕了碰了摔了,我们还不知道会被少爷怎么惩罚。想到这里,小厮向神荼看了一眼,意思是:少爷,你快管管少夫人吧。

不过这回神荼没有听到他们的心声,而是把手里的东西全部交给他们之后,自己翻身上马,然后还顺便把在一旁发呆看着自己的安岩一把拉上了马,把人扶在马上坐好之后,才对小厮说:“我们晚点回去。”

然后神荼就两腿夹了一下马腹,骑着马带着安岩离开了,留下的几个小厮在原地发着自家少爷潇洒背影,吃了马奔跑离开之后留下的一肚子灰。

怎么这少爷好像变得有点活泼了?带队过来的小厮看着消失在自己面前的两人一马,再看看跟自己来接人,但不仅没有接到人,反而被少爷带走了一匹马的几个人,觉得自己回去之后可能就要被解雇了。

“那我们还是先回府告知夫人吧。”

小丫头给还在书房里面的张起灵还有吴邪送来了点心,其中大部分都是吴邪平时喜欢吃的,还有就是最近府里厨子新尝试制作的一些点心,送来给他们俩尝尝鲜。原本小丫头在送完东西之后就要离开的,但是她站在那里纠结了好一会,似乎是有什么想说的。

被点心的香味还有书房里的动静打扰,吴邪早就从书中回过神来了,他看了看表情有点不太对劲的小丫头,就知道她应该是有什么东西想要说的,于是好心地开口询问:“云彩,你是想要说什么吗?”

憋了很久都没有开口说话的云彩在听到吴邪的话之后,感激地向他看了一眼,总算是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听上去还有点着急:“少爷,少夫人,我刚刚听他们说,老爷回来了。”

“那又怎样?”吴邪不明白云彩这小丫头是在着急什么,这里毕竟是张家,当家人回来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吗?有什么好着急的?

“少夫人!”云彩有点奇怪为什么吴邪一点都不着急,那可是连他和张起灵的婚礼都没参加的人!可想而知他是有多不满意这门亲事了,毕竟娶个男妻什么的,对张家的名声还是会有一定影响的,虽然这件事情本来就是在他做出来的。

“没事。”张起灵开口说,“我在。”

tbc

评论 ( 9 )
热度 ( 344 )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