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所有写过的cp都不逆不拆!!!!
微博@宁家小花繁
攻控,但是也爱受,所以不喜渣攻,这辈子也不可能写渣攻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因错而对【瓶邪,荼岩,上错花轿嫁对郎梗,民国paro】

8

今天的张家大少爷的院子里,其实有点热闹。毕竟张家大少爷的这间院子,这些年来几乎都没有来过客人,没想到今天光是一个上午,就来了两个客人。

这次海叔把神荼引进了院子里,前者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家少爷跟秦家的大少爷也有来往,他在对方报上名字的时候,还有一瞬间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神荼来的时候手里还拿着好几本书,吴邪的书实在是有点多,放了整整一个大箱子,所以他们也就只能每次这么一点点地给吴邪带回来。安岩甚至在想,要不等吴邪生辰的时候,直接就把书全部带过来给他当礼物得了,这样倒是能够一次性给他送回来了。

把人送到之后海叔就直接离开了,他没有打算打扰这群年轻人的聚会,心里想的却是张起灵跟神荼的关系变好了之后,也许张家和秦家也许在生意上还能有更深的合作,而张起灵在张家的地位,也许能变得高一点。

“谢谢。”吴邪没有想到今天会有两个人都给自己带来自己的书,忽然就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他向神荼道谢之后,起身给对方添了一杯茶。

这之后房间里的氛围就变得有点尴尬了,原本只有吴邪和安岩在的时候,他们还能互相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现在房间里忽然就多了两个存在感极强的又默不作声的男人,说实话,他还真有点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不过还好这时候也快到饭点了,他们相互之间沉默了一会,伺候的丫头就过来通知他们去吃饭了。

出了房间之后安岩这才送了一口气,但放松之后,他脑子里各种奇奇怪怪的想法就一下都涌现了出来,他跟在后面,小声地问吴邪:“张家的丫头都是那么好看的吗?”

“算是吧。”吴邪满不在意地回答。

“那你可真有眼福,小丫头真可爱。”安岩笑着小声地打趣吴邪,却不知道走在前面的两个人能够清楚地听到他们在说什么,神荼这个时候突然回过头来看了安岩一眼:“胡闹。”

听到神荼淡淡的两个字,安岩被吓得一个激灵,然后就没有继续说话了。吴邪有点惊奇地看着仿佛吃了瘪一般的安岩,心里想的是——能用两个字让安岩安静下来,神荼还真有一手,这算不算是一物降一物?

在张家打扰完一餐饭之后,神荼就准备带着安岩告辞了。吴邪见他们准备离开,斟酌了一下,不知道应不应该开口让神荼留下来把一下脉观察他的身体情况。毕竟在听安岩说了之后,他心里还是有这么一点好奇的,神荼的身体情况实在是太让人好奇,毕竟这样的病例实在是太奇怪了,总不能像是传闻中说的那样,真的是中邪的问题吧?

注意到吴邪对着神荼有点欲言又止的样子,张起灵直接就帮他开口让神荼留步。

神荼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也没有在这种情况下问是怎么回事,而是带着安岩随他们一起来到张起灵的书房。

“秦少爷,我想看看你的脉象。”进了书房之后,吴邪直接对神荼说。

神荼点点头,依言坐到椅子上,拉起袖子让吴邪给自己把脉。安岩坐在一旁很好奇地来回看着这两个人的脸色,神荼脸上看不出什么情况,而吴邪脸上更多的是好奇还有疑惑。

“脉象正常。”吴邪收回了手指,最后只是得出这样的一个结论,昨晚才吃过药,今天脉象就变得与正常人无异,不得不说,吴邪对那种自己也分辨不出来的药还是有着很大的好奇心。

满足了吴邪的一小部分好奇心,之后他和张起灵就送走了神荼他们。然后吴邪就想着要去翻翻医书看看有什么有用的记载,就把神荼带来还给自己的书拿过来,准备看看有没有能够用上的书,其中有一本书的封面标题居然是空白的,吴邪没有见过这样的书,准备拿过来看看这是什么书。

张起灵正好坐在书桌前不知道写着什么东西,吴邪坐在侧边上拿起那本书,打开之后只看了内容一眼,就被惊到连书都掉在了书桌上,耳根都变得通红。

——为什么自己这些的书里会有这种样子的书?吴邪只感觉自己脸都要发烫了。

书掉落在桌子上的声音很快就把张起灵的目光吸引过去,他只看了掉在桌子上的书一眼,伸手就要去拿那本把吴邪吓到的书。

吴邪这时候想把书收回来已经来不及了,张起灵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他根本就来不及去做出反应。

张起灵拿过书,面无表情地把这本书翻了两页,然后就直接把书合起放了下来,像是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这让吴邪开始怀疑自己跟对方看得究竟是不是同一本书。

张起灵把书放在一旁,然后拿起吴邪面前的另外一本书交给他,对他说:“继续看吧。”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348 )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