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瓶邪荼岩洁癖晚期,没救了【大写加粗
微博@宁家小花繁
攻控,但是也爱受,所以不喜渣攻,这辈子也不可能写渣攻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惊蛰【吴邪个人向,医生吴邪】

惊蛰

 

天气回暖,春雷始鸣。

今天科室里面来了几个面生的年轻人,据说是新来的实习医生,面对吴邪的时候,他们没有一点害怕,反而问:“吴主任,你是为什么学医的呀。”

这个问题问的不错,因为吴邪自己都已经忘记了自己当初为什么要选择学医了。但依稀记得的是,他第一次到医院见习的时候,遇到的那个师兄是王胖子,而胖子见到他的时候则是用看一个“又一个脑子进水的人”的眼神看他,并心情复杂地问:“你为什么要学医?”

那时候没有经历过各种打击,所以直到后面他才知道,胖子的眼神还有问的这个问题的深意——因为学医,真的是非常辛苦,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样的,反正他们宿舍已经是喊了好几年的“劝人学医,天打雷劈”的口号。

只是学理论知识的时候还好一点,除了要记要背的东西多了点,然后做实验的时间长了点,好像就没有什么特别难熬的——当然每当考试月的时候生不如死的情况不算。

但是当吴邪开始去到医院真正参加实习之后,他才发现这些都不算什么,跟在医院当又累又惨的实习生比起来,在学校的日子简直就是天堂啊。

不过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虽然吴邪一直都觉得跪着只能爬下去。

凡事都会有适应期,渐渐地,吴邪也习惯了这样忙碌的生活,理论的学习和实践的操作都被他安排得妥妥帖帖的,日常去跟同事吐吐槽,帮帮忙去做做手术助理,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而唯一不一样的大概就是,成为了真正的医师之后,吴邪才能真切地意识到自己肩膀上的担子到底是有多重——那些病人的生死,很可能就在于一次小小的操作。

他选的是外科,因为内科对于他来说实在是有点束缚。

一开始去到规培的时候,吴邪不断地在各个科室间轮转着,他见识过各种各样性格的医生,有负责的也有不负责的,而最不负责的医生可以在做完手术之后连病人的死活都不管。

吴邪不想要成为这么不负责任的人,所以他对自己的病人还算是负责,就算有时候放假,只要没有事情他也会来医院看看自己管的病人。

毕竟他们可是把健康交到了自己手上,无论如何他都要负责好自己的病人。

在这期间,胖子也跟他说过的一些话,听上去还有点丧:“如果你跟的老师不负责任,那么基本上病人只有你自己去负责管理,他们是不管的,还有可能连自己的病人是谁都不知道。”

一语成谶,在关节骨科轮转的时候,吴邪就遇到了这么一个不负责任的主任,这主任只管做手术,哦,不对,很多时候甚至是连手术都不去做,直接就让他们这些规培做了。

而在这期间也发生了会让吴邪愧疚一辈子的事——

一个病人在做完膝关节表面置换的手术之后,老师就撒手不管了,完全就把事情推给了吴邪,而这个时候他才刚刚来到关节科,有一些事情还不太懂,医嘱开好去问老师的时候对方还有点不耐烦说这样完全没有问题。

结果问题就真的好巧不巧出来了。因为这些用药,前面几天去观察病人情况都没有任何问题,所以后面的吴邪放松了许多,就只是根据病人的情况增加或者减少了某一些药物。

但是他没有想到,病人会形成下肢静脉血栓,而这玩意一得了之后,人基本上就是马上没了——他们也无力回天。

他还记得那天早上是骨科的大交班时间,因为吴邪并不怎么喜欢那么多人的地方,所以就没有跟着过去,而是自己留在办公室里面整理医嘱。

安静的办公室里面,只剩下他敲击键盘和使用鼠标的声音,突然间,从外面传来了一声“救命”,声音凄惨凌厉,似乎发声的那个人受了很大惊吓的样子。

吴邪赶紧放下东西跑出去,看到从一个病房跑出来了好几个人,一脸惊恐。他赶紧推开他们跑进病房,敞开门的厕所里面正倒着一个人,等他把人扶起来的时候,这人的脉搏和心跳都没有了。

“我们看到这个阿姨,进洗手间进了大半个小时都没有出来,就想着问问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但是门一推就……”一个病人的家属吓得不轻,话还没有说完就说不下去了。

整个病床区都变得一片混乱。

虽然说血栓的形成并不是吴邪的错,但是他觉得自己也是有着很大的责任,他们科室的主任看了他们开给病人全部医嘱,指着某样东西说:“如果这东西晚开两天,也许就能减小发生血栓的概率,不过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

这是吴邪的老师给他开的模板,却没有想到,里面居然出现了这样的差错。虽然说没有人责怪吴邪,但是他自己在责怪着自己,如果当初自己再问一下其他组的老师这样有没有问题,是不是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

只不过一切都没有如果,他也明白了一个道理,在医院里面当医生,他根本就没有任性的资格,他的一举一动,甚至是一瞬间的情绪,都有可能会关系到一个病人的生死。

从这个时候开始,他就突然明白了很多东西,一些思想在他脑子里面发芽,就像是惊蛰带来万物复苏的消息一般。

他变得更负责任和细心了。

再后来呢?

规培证拿到之后他选择在心外科当了一名医生。在他去了之后不久,医院里面来了一个很棘手的心脏病病人,就连他们医院最权威的医生都不敢去给那个病人做手术。但是病人的求生意志很强,求着医生们,只要能做,机会再小都没有关系。

吴邪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事情,又或者是因为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干劲,他站出来接下了这个手术。

说实话,一开始大家都对吴邪的这个决定嗤之以鼻,吴邪也没有去争辩什么,在手术要开始之前自己去找了大量关于这种情况的病历还有手术的情况。

结果并不理想,最后连吴邪自己都怀疑过自己:吴邪你是不是傻,专家都不敢做的事情你做了,还真当自己披了个白大褂就是超人了?比专家还专家的那种。

而且他还清楚的记得,他接下手术之后,有人告诉他大概没有人敢跟他一起参加这个手术了:“吴邪你知道这几年医患纠纷挺严重的吧?”

“……”所以还是要自己来吗?不过这只是协助手术的话应该可以找别的科的,胖子那家伙就不错,为兄弟两肋插刀什么的……

“我陪你。”就在吴邪打着小算盘的时候,一道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转过头去看的时候,可不就是他们科室那个沉默寡言的张起灵吗?

话说张起灵这个人也是比较奇葩,他是副主任医师,而且还经常敢接别人不敢接的手术,这次讨论的时候他正好休假了,所以并不知情,等他回来听到个大概,就直接来找吴邪了。

能救一命是一命。

“小哥,你主刀吗?”吴邪小心翼翼地问,如果是这闷油瓶主刀的话大概会成功率高一点吧。

“你。”一个字就打破了他小小的期待。

主刀就主刀,不就是困难一点吗?又不是没有自己主刀过。怀着这样心情,吴邪卯足了劲去勾勒大概的情况,也把各种各样的后果都考虑清楚了,经常拉着张起灵去讨论方案。最后定夺用什么方案的时候,吴邪觉得这比连续做了几台手术还要累。

真正要上台的那天,吴邪有点紧张,但是他没有任何的退路了,病人麻醉好之后。在催促之下,他们平静地换手术衣,洗手,穿无菌服,最后站在那里拿起了手术刀。

一场十多小时的奋战。手术值班的护士还有麻醉医生都已经换了两个,手术还没有完成,助手坐着都觉得自己腿脚发麻,无聊到要窒息,更不要说一直在高强度工作的吴邪和张起灵了。

但是他们还是在坚持着,中途出现了一点小小的意外让他们不得不改变了方案,这导致他们手术的时间大大加长了,到后面连吴邪都变得有点心烦意燥。

“换我。”就在吴邪拿着手术刀的手快要发抖的时候,张起灵平静地开口,淡漠的嗓音有点能让人安静下来的魔力。

吴邪小心地把刀交给他,让他继续着自己没有完成的工作。到这时候手术已经进行了一大半,吴邪也精神高度集中了那么久,觉得自己只要一放松就会昏睡在手术台上。

这闷油瓶子现在还那么精神是不是在手术开始之前偷偷喝了超浓的咖啡?不然自己都快要在这里睡着了,怎么他一副看上去“老子还能再跟几台手术”的样子?

“继续。”就在吴邪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张起灵重新把手术刀交回到他的手里,最危险的一部分基本上算是完全搞定了,剩下的只有比较简单的一些内容,还有就是要缝合伤口了。

不知道为什么吴邪觉得现在这样的场景有点搞笑,他和张起灵在手术室里面,打开了一个病人的胸腔,竭尽全力去救一颗弱小的心脏,就好像,自己还真是很厉害的人。

或许真的就是这样吧。

手术几乎可以说是很成功,缝合完之后,吴邪只觉得自己整个人已经是脱水状态了,又累又饿又困,不知道先做什么比较好,值班的护士冲了进来,问他们想要喝什么。

吴邪动着干燥的嘴唇说:“给我可乐,谢谢。”

喝到水那一刻的那种感觉,仿佛是劫后重生一般。

吴邪这一次可以说是莽撞的做法,让整个科室都知道了吴邪的能力。大家也都越来越看重他,开始放手让他去做一些手术的主刀,这次也让吴邪学到了很多东西,也知道许多医生的顾虑。

主任曾经跟他谈话,开玩笑一般地说:“吴邪,不要像小哥那么拼了。”

“不会的。”吴邪说,心里想的是,那个闷油瓶的段位有点高,他是赶不上了。

这样一次的经历也变成了吴邪漫长职业生涯中重要的一个转折,他一直在研究着关于心脏的问题,慢慢地变成了专家一般的存在。

这么多年以来不是没有遇到过失败,他当然遇到过,而且还不只是一次。

有一次病人的手术成功了,但是后续因为某些不可抗因素,他们的病人发生了综合性的反应,最后没能救回来。这不仅给了吴邪打击,也给了科室里面所有人一个沉重的打击。

但是打击过后就要会站起来,吴邪说他们不应该在一条沟里翻两次船,在第二次接到相似的病例时,他们做的准备要比原来多上许多,最终病人成功出院。

因为经常需要站着工作,吴邪也是得过一些职业病的,但是这些都没有影响他工作时候的心情。

常年忙碌的工作让吴邪渐渐学会忙里偷闲,微信的签名也在某一天改成了:每天都要开心。

本来看上去还是很正常的,但是一旦联想到吴邪工作的性质,熟悉的人都会心里一抖,仿佛有什么东西被刀划了一下。

也许他以后也都想不起来自己当初选择学医是怎样的一腔热血,到后来又是怎样被各种各样的辛苦困难将热血消耗殆尽。

但最起码他还算是对得起自己在进入医学院第一天就宣过的誓: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医生不是身披白大褂的超人,但是在很多人的眼里,医生就是身披着白大褂要来拯救他们的英雄。

这大概也是吴邪为什么还能坚持下去的一个原因。

因为一次愧疚他没有变成那些不负责任的医生,因为一次堪称莽撞的行为他学会了更多的东西,也得到了更多机会。

这些事情就像一次春雷,迎来了他想要的自己。

他希望所有人都好。

这大概就是他选择医学的初衷了。

end

评论 ( 5 )
热度 ( 72 )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