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所有写过的cp都不逆不拆!!!!
微博@宁家小花繁
攻控,但是也爱受,所以不喜渣攻,这辈子也不可能写渣攻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因错而对【上错花轿嫁对郎梗,瓶邪,荼岩,民国paro】


7

看到安岩神神秘秘的样子,吴邪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对方说的到底是什么,后来他转念一想,就想起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神荼说过他每隔一段时间必须要按时服用的一种药。

“有什么效果吗?”吴邪本身也有点好奇,但凡医者,总是想要了解多一些病例,神荼这种对他来说无疑是有一定吸引力的。

“刚吃完的时候他就变得昏昏欲睡了,但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又变得神采飞扬。”安岩掏出一个小纸包,小心地打开来之后,里面是一坨黑乎乎的东西。

“药渣?”吴邪接过来看了看,好奇地问,“哪来的?”

“昨晚偷偷去厨房拿的,差点就被发现了,可吓死我了。”安岩讲到这里的时候,表情很是丰富好玩,倒是逗得吴邪笑了起来。

吴邪把药渣放在桌子上,先是凑近看了看,虽然已经混在了一起,但有些药材还是能很好就辨认出来的,只不过还有一味药材,他看不出来是什么。随后他又捡起一片凑近闻了闻,觉得自己并没有接触过这类药材,也没有想起哪本书上有描述过了形容过类似的气味。

“怎么样?能看出来吗?”安岩看着吴邪神情严肃地样子,满怀好奇心地问。

没想到吴邪将药渣放下,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我也分不清。”

“连你这小神医都没见过,那就真是很稀奇了。”安岩耸耸肩膀,原本他就只是好奇这是什么,毕竟神荼明明看起来很健康的样子为什么外面会传言他身体不好……

“什么小神医,别给我乱扣帽子。”吴邪推了推安岩,这才继续说,“我是没见过不错,不过我师父有可能见过,但我现在也找不到他。”

“对耶,你师父可能知道神荼是怎么回事,等他什么回来估计能看看是怎么回事。”安岩突然想起吴邪那个性格奇怪,行为也奇怪的师父,突然有了一点信心。

“这么关心他?”吴邪看着安岩情绪转变的样子,丢出了这么一句话。

“不、不是。”安岩被吴邪这么突然一问,有点没反应过来,“我,我这不是担心自己露馅吗?”

安岩说这话的时候,眼神还有点漂移,一看就是言不由衷,但吴邪也没有去拆穿他,而是自己转移了话题,问了安岩在安家的一些事情,然后在对方的请求之下,教了安岩一些常用的诊脉方法,

“你确定这样子真的能查出什么东西?”安岩像模像样地学吴邪用三根手指按在自己的手腕上,但除了脉搏的跳动之外,他什么都感觉不出来。

“那是因为你不懂。”吴邪毫不留情地拆穿故作高深莫测的安岩。

打开了话题之后他们又回到了还在家那是的状态,毕竟他们两个人现在其实都还算是半大的孩子,悄悄地在书房里说了一会话之后,突然有人推开了书房的门:“安岩。”

“干嘛?”

“怎么了?”

两个人同时回答,然后去看书房的大门,发现是张起灵推开了书房的门,而他身后正跟着张家的主管海叔。

安岩看到还有其他人的时候,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有其他人在的时候,张起灵喊“安岩”这个名字应该是在叫吴邪,而不是自己,所以他马上改口:“你找他干嘛?我们正在研究医书呢。”

桌子上还放着好几本安岩新拿过来的医书,看上去说服力还是挺大的。

“今天少夫人想吃什么,府里送来了许多新鲜的鱼。”海叔狐疑地看了这几个人一圈,在接触到张起灵的目光之后,收起好奇心问吴邪。

安岩听了之后,也有点好奇地看着吴邪,不知道他会怎么回答。

“其中一种做鱼羹就好,其他的按照以前的习惯吧,你可以先下去了。”吴邪思考了一会,这么回答海叔。

自从吴邪来了之后,张起灵这边选择吃什么的事情就交给他了,因为张起灵向来对这些事情不伤心,所以厨房每次做饭的时候都有点不知道要做什么——他们根本摸不清大少爷的心思喜好,所以总是有点不知所措。现在吴邪来了之后,有个人可以替他们选择一下做什么样的的菜,任务倒是轻了许多。

等人离开了之后,安岩确定外面没人之后突然拍了拍吴邪的肩膀,笑得一脸荡漾:“吴邪,你说说,你现在都开始管这些事情了?”

张起灵轻咳了一声,对安岩说:“神荼来了。”

神荼去外面的店里查账回来的时候,听说安岩来张家找吴邪玩,就顺带去书房里准备拿几本书还给吴邪。只不过这次他没有看清自己拿的是什么书,其中有一本书根本就不是吴邪的医书,而是秦夫人悄悄放在书房的书架上的一本书。

如果吴邪看到这本书之后,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因为可以说是一本很奇妙的书了。

tbc

评论 ( 11 )
热度 ( 332 )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