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所有写过的cp都不逆不拆!!!!
微博@宁家小花繁
攻控,但是也爱受,所以不喜渣攻,这辈子也不可能写渣攻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烟雨旧谣【旅座瓶×吴家小少爷邪】

6

在吴邪还在学习枪法的这段日子里,他察觉到张起灵似乎是变得越来越忙了,已经连续半个月的时间了,他有一半时间都见不到张起灵,倒是每次去的时候张起灵的副官都会在,然后给自己做一些指导,问起张起灵的时候他也只说旅座在忙。

吴邪能察觉到张起灵在忙什么,但他没有说的是,这么久没有看见,他其实还有那么一点想张起灵的。

吴家沉默了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附近的日军已经渐渐逼近这座城,似乎要来个包围。也因此城里的气氛也变得越来越沉重,就连平时对这些事情最不敏感的那些人,也能感觉到,要变天了,接下来的日子,将会比土匪骚扰那段时间,更加昏暗。

巡城的队伍又加了好几拨,张起灵这段时间里几乎每天都在折腾着这些事情,他时刻关注着城外日军的动向,跑吴家的次数也变得多了,有时候吴邪从家里出来的时候正好就遇到张起灵悄悄过来吴家,翻墙进来的身姿可以说是非常帅气。

只不过他们就算是遇上了也没有再交流。但吴邪知道,他们在策划着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他甚至隐隐觉得,这件事会将吴家的所有人都卷入巨大的漩涡之中。

为了安全起见,前些日子,吴二白已经找了些理由将吴家的女眷们都送去香港那边。他这样做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为了让她们避难。原本他还想要把吴邪也一起送走的,但吴邪说什么都不同意离开,最后吴二白劝说失败,还是将他留在了这里,只是每次吴邪要出门的时候都会让更多的人来跟着他。

练习了那么久,吴邪的枪法也渐渐变得越来越好了,吴二白知道之后,虽然说并没有说什么,但还是在某天送了一把枪给吴邪当礼物。

随着日本的好几个高官以及臭名远昭的大汉奸被枪杀,这座城表面的平静最终还是被打破了。

吴邪被吴二白勒令不许再出门,房间门以及吴家大宅周围都已经被张起灵还有吴家的人重重把守着,为的就是不准吴邪因为好奇心而出门。

似乎只是顷刻之间,城里城外,枪声四起。

吴邪就这么静静地待在家里没有外出,吴二白曾经来找他谈过一次话,内容无非就是家国相关,还有就是在这里的所有事情都结束之后,会送他去香港读书。

吴邪还是没有答应这个提议,但他知道,自己这次的理由,其实跟上次的理由不一样,虽说都是不想离开这片国土,但是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却是跟以往不一样了。

外面枪声四起,吴邪一个人留在吴家大宅里坐立不安,他担心二叔,担心三叔,也担心张起灵,还担心着在这战场上的每一个人。

每当他想要站起来出门看看的时候,留在宅子里保护自己的那几个人就会立马上前问自己要干什么,不管什么他们都能帮忙解决,除了放他出门这件事。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的原因,吴邪也觉得自己现在有点烦躁,心里面还有点发慌,所以他猛地站了起来,惊动了被派来保护他的那几个人:“吴少爷,怎么了?”

话音刚落,就有人跌跌撞撞闯进了吴家大宅,被护卫一把抓住,扭送到了吴邪面前:“吴少爷,有不明身份的人闯进来了。”

紧张的气氛被这样突然打破,等吴邪看清了被架着走进来的人,更是大吃一惊:“老痒?”

被架进来的那个人正是吴邪的发小——解子扬。应该是闯进来的时候跟警卫发生了冲突,他的发丝凌乱,衣服也被扯掉了两个扣子,这样一副落魄的样子让吴邪差点就要认不出来了。

“吴邪,你听我说。”因为手脚被束缚住了,解子扬只能快速地说,“你娘她、她现在在日本人手里。”

“你说什么?”吴邪心下一慌,直接冲到解子扬面前,似乎是想要他说清楚,于是对那两个警卫说,“你们先放开他。”

那两人点了点头,放开了解子扬,但眼神一点都没有移开,除了张起灵,他们对任何接近吴家大宅的人都不信任。

“我说,你母亲在日本人手里。”被松开之后,解子扬没了支撑直接摔到了地板上,他看着一脸惊讶的吴邪,继续说,“你以为她被送走了,其实她是被日本人半路劫走了,现在正想用她来要挟你二叔,想要你们这边停战。”

“不对。”吴邪使劲握住拳头,似乎是想要以此来保持镇静,“你为什么会知道?”

“你信不信。”解子扬没有回答,而是反问吴邪。

吴邪不敢不信,那可是他的母亲,自己血浓于水的亲人,再加上自己解子扬还跟自己有这么一丝亲缘关系,这样想来,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可信的,就算是假的,牵涉到自己母亲,还是要亲自去核实。

见吴邪的表情有了些许动摇,一个警卫忍不住提醒道:“吴少爷,你不能听他的。”

吴邪实在是不敢想象如果这是真的,自己母亲的生命安全会受到怎样的威胁,所以他当机立断:“我要出去。”

“吴少爷,旅座说了,您不能……”

“那可是我娘。”吴邪直接就打断了警卫的话,“我不能不去。”

“可是,我们也有任务在身。”警卫还想继续劝说吴邪。

“没有可是。”吴邪没有理会警卫,从书桌里面拿出二叔送给自己的那把枪,手指摩挲着枪身,枪口对着自己,然后出声威胁自己面前的警卫,“要不,让我过去,要不,我死在你们面前。”

警卫没有办法,生怕吴邪真的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情,不管是那个选择,他们都没有办法向张起灵交差。

“我能保护好自己。”吴邪从解子扬嘴里问出地址之后,抛下这么一句话就冲了出门,留下来的警卫愣了一下,互看一眼之后,其中一个抓起解子扬,也追着吴邪出门去了。

tbc

 

评论 ( 2 )
热度 ( 38 )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