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所有写过的cp都不逆不拆!!!!
微博@宁家小花繁
攻控,但是也爱受,所以不喜渣攻,这辈子也不可能写渣攻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烟雨旧谣【旅座瓶×吴家小少爷邪】

4

虽然知道日本人那边查到吴家头上来是迟早的事情,但没有想到他们这么快就已经从那些蛛丝马迹上怀疑到吴家了。那些人一旦开始怀疑,就会不管通过什么手段都要找到证据来证明自己的猜想的。而吴家一旦被他们缠上了,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必须要特别小心,否则很容易就被抓到把柄。

再说今天虽然吴邪不小心打开了当铺的门,但张起灵敏锐的感觉告诉他,这件事情并不是一件意外,而是被刻意安排好的,为的就是顺理成章把吴邪囚禁起来,从而可以抓住吴家的软肋。

事情发生地太突然,所以隐藏在暗处的那些人并不敢轻举妄动,幸亏张起灵偶然路过,不然后果可以说是不堪设想。

城西。想到这个对现在的局势而言有点特殊的地点,张起灵把身边的亲信叫进来,让他去调查吴邪嘴里那位老先生的底细,越详细越好。

因为已经被日本人察觉了,所以吴家私底下参与的活动几乎全部都停了下来,只剩下某些必要的监听工作,用来监听城里亲日派还有某些日本高官的情况,以此来掌握这座城周边的情况,及时发现日本的军队是否要对这座城进攻,也好因此来做出接下来相关的应对工作。

但一直躲着也不是一个办法,城里有张起灵,所以在这座城附近的日本人并不敢轻举妄动。只不过这其中也有一个弊端,那就是只要张起灵一出事,在这座城很快就会陷入慌乱之中,这也使得有很多人都盯着他,不管是城里普通的老百姓,还是那些想要他性命的那些人。

偶尔受到袭击对他来说已经算是家常便饭了,但也正因为如此,有时候反击起来反而会更方便,只要抓到了袭击的人就能审问,一旦问出结果,自然能将这些危害国家局势的毒瘤一起清除掉,这就是其中的利与弊了。

“再通知一些人暗中保护吴邪。”张起灵坐在办公桌前面,似乎是想了很久,如此说道,然后拿出一封信,看完之后用火烧了个干净,那是上头送来的任务,要他们去暗杀一个日本人藏在城里的高官。

“通知吴家,准备任务。”张起灵说,缓缓地站起来看着窗外,这座城,又要不平静了。

最近吴邪越来越觉得烦闷,天气越来越冷之后,他就没有继续去学堂里授课了,而是让那些孩子在家好好呆着,不要在外面被冻坏了。

他原本还以为停了自己唯一的可以算的是工作的事情之后,自己就能随意地在外玩一玩,或者跟自家父亲还有二叔学一学怎么经营家里的产业。但他没有想到,前两天他刚准备出门的时候,就被自家二叔眼疾手快地拦了下来。

“小邪,要出门吗?”吴二白拦下吴邪之后,状似随意地问,“去哪里呀?”

“去商场一趟。”吴邪一时没有察觉到吴二白的情绪态度跟往常有些不一样,直接就说出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想要跟我爹学一下怎么经营。”

“你今天不许出门。”吴二白立马反对,然后接过吴邪的手提包,突然就抛下了这么一句话,“你好好想想自己最近做了什么错事。”

于是乎,吴邪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禁足在家里了,他想了好几天,都不清楚自己最近到底做了什么违反家规的事情,居然会被自家二叔禁足在家里,说出去应该都没有人会相信。他在家里面待了整整一周都没有再出门,每次想要偷偷跑出去的时候总是会被人拦回来,不管是翻墙还是走正门都不行。弄到最后吴邪放弃了,反正现在这越来越冷的天气,他也不想再出门了。

他就这么平静地度过了好些天,看看书,逗逗狗,除了有点无聊其他的也还好。但吴家仅有的平静,终于还是被打破了,原因就是——吴二白受伤了。

送他回来的人是张起灵,吴邪那会正站在屋檐下看着树梢上的雪发呆,远远就看到有人扶着自家二叔进门。他赶紧迎了上去,眼尖地看到吴二白的长袍染上了不少血:“二叔?你怎么了?”

“没事。”吴二白本来不想要吴邪知道的,但没有想到才刚回来就被这孩子给看见了,现在明明还非常不舒服,却还是得装作还好的样子,“不碍事,先扶我进去。”

张起灵把人吴邪帮忙把吴二白扶了进去,在门口快速地观察了吴家周围的情况之后,这才跟着走了进来,然后把吴家的大门关上了。

“有剪刀吗?”张起灵走进去问不知所措吴邪,然后伸手解开了捆绑着吴二白肩膀上用来暂时的布条,准备帮对方把子弹取出来。

“我去拿。”吴邪连声音都变得有点抖,但还是赶紧去找剪刀,随后又按照吴二白的吩咐,找了他放在书房里的药箱,出来的时候,张起灵已经用消过毒的剪刀把嵌在吴二白肩膀上的子弹取出来了。

盆里的热水已经被染成了鲜艳的红色,在吴邪眼里有点刺眼,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血,拿着药箱站在原地,有点手足无措。

“会缝合吗?”张起灵帮吴二白消毒的动作一刻也没有停下来,随口问已经愣在原地的吴邪。

“啊?不、不会。”吴邪根本没有接触过这些事情,更谈不上会不会了。

似乎是已经预料到了吴邪的回答,张起灵直接说:“箱子。”

吴邪赶紧把已经打开的药箱递了上去,张起灵找到缝合用的针,用一旁蜡烛的火消毒之后就开始缝合伤口。

这样有点血腥的场景让吴邪感到非常不适,但他又不想离开这里,因为他有一种感觉,一旦离开了,那之后还想要问些什么,那就是真的不可能了。

经过今天这件事,吴邪也确定了两件事情,一件是他们吴家现在正在做着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所以他们都不愿意让自己出门,怕被其他人报复。第二就是,那天在酒会上遇到的这位张旅座,跟吴家的关系并不简单,或许是两者正是合作关系。那么他们吴家正在做的事情,吴邪猜测,应该是卷入了某种大事件里去了。

“他们还没有发现是我。”吴二白说话的声音都有点颤抖,张起灵毫不留情的处理方式让他疼得脸色发白,但好在这点疼他还算是受得住,“任务完成了。”

既然吴二白的情况还算是良好,张起灵直接就对他说了接下来的安排,让他隐藏吴家在城内所有的眼线。日本人的高官被杀了,他们现在肯定正在气头上,等他们冷静下来之后一定会想尽办法找到做出这件事情的人。所以最近,什么动作最好都不要再有了。

“二叔,我想……”吴邪已经猜到了他们在谋划的事情,开口道。

“你想都别想!”吴邪的话还没有说完,吴二白就强行打断了他的话,听上去还有点生气。

“……我还没说我想要干嘛呢……”吴邪说。

“得了吧。”吴二白在椅子上坐直了,“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你的表情一动我就知道你想要做什么事,这件事情没得商量,找老三求情也不可能。”

“……”被拒绝得太干脆,吴邪都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比较好。

吴家的家事张起灵管不了,所以他只是安静地在一旁站着,不声不响,就像是一棵挺拔的树一样,吴邪看到他的时候,内心突然有了别的想法。

吴邪不想跟吴二白讲道理,因为知道自己也拗不过他。所以他直接就出门去了,但并没有走远,而是在门边等张起灵跟吴二白谈完事情。所以当张起灵准备离开的时候,吴邪立刻走上前去拦住了张起灵,他说:“我想学枪法。”

张起灵没有立刻回答,只是盯着吴邪看了好一会儿,他的眼神在平时都是冷淡的,但他现在盯着人看的时候眼神却有点像鹰,给吴邪一种压迫的感觉。

吴邪硬着头皮迎着张起灵的目光,努力做出没有一丝胆怯的样子。

“好。”最后吴邪感到身上的压迫感忽然消失,他听到了张起灵给自己的回答。

tbc

评论
热度 ( 58 )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