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所有写过的cp都不逆不拆!!!!
微博@宁家小花繁
攻控,但是也爱受,所以不喜渣攻,这辈子也不可能写渣攻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因错而对【上错花轿嫁对郎梗,瓶邪,荼岩,民国paro】


6

听到神荼帮着自己的回答,安岩一脸骄傲地看着自家母亲,那得意的小样子让安夫人最后严肃地对神荼说:“你可别惯着他,这孩子可惯不得,这么惯着他,他过段时间能猴到你头上去。”

安岩耸耸肩,毫不在意自家母亲对自己有点“抹黑”的评价。反倒是神荼,看了安岩一眼之后,只是对安夫人点了点头,之后就直接招呼从秦家过来接他们的人,带着安岩回秦家去了。

回到秦府之后,安岩先是把吴邪给自己写的那些方子都手抄了一遍,末了还一遍一遍检查,最终才确定看上去并没有什么问题了。

随后他观察了最近天气的情况,思索着应该用哪张养生方子,他把每张都仔细看了一遍,最后总算是选出了其中一张。然后在下人来收拾书房的时候,正在看话本的安岩状似随意地把方子递给那个人,说“最近天气不好,这张方子拿去厨房让王婶看着煮一段时间。”

被叫住的那人顿了一下,很快把药方收了起来,连声道:“谢谢少夫人。”

“不客气。”安岩装作毫不在意地说,等到那人拿着方子走了之后,他才反应过来——什么少夫人,老子可是男人来着!

只不过人都已经走远了,安岩也不好意思因为这个问题再把人抓回来说教一遍,所以只好继续在书房里面看书。神荼今天被叫出去查账本了,原本安岩也想要跟着一起去的,但被外面寒冷的天气吓得缩了回来,决定今天还是好好在房间里呆着。

吃饭的时候秦夫人看到桌上有一份自己没有见过的汤羹,就问上菜的丫头是什么,年轻的小丫头笑着说:“这个呀,是少夫人叫王婶做的,据说在这个时候喝正好,暖胃。”

秦夫人听了,笑着看了看安岩,不得不说她还真是越看越满意。在她眼里,面前的安岩俨然就是一个乖巧的孩子,而且还懂得关心家里这些人的健康。她笑着对安岩说:“小邪呀,以后有什么需要的,直接说就好了。”

正在吃饭的安岩差点没有反应过来她叫的是自己,自己现在还是“吴邪”这个身份,愣了一下之后才反应过来,赶紧把嘴里的饭咽了下去,回答道:“知道了,伯母。”

“这孩子,怎么还叫伯母?”秦夫人状似教训了一下安岩,但满满都是带着笑的。

安岩斟酌了一下,尝试着开口:“那么,娘?”

“真乖。”秦夫人开心得满口答应,然后给安岩夹了一筷子菜。神荼看见了,也顺手就给安岩的碗里添了一筷子菜。

看到他们俩感情像是还可以的样子,秦夫人总算是安心了一点,毕竟当初让神荼去娶一个男妻,虽说神荼这孩子嘴上没有说什么,但身为人母,总是能够感觉到自己孩子的一些想法,那时候的神荼,明显就是不乐意的。不过现在看着这两个孩子这段时间的相处还算融洽,也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她总算是可以暂时把心放下来了。

天气渐冷,吴邪有时候还是会去药铺看看情况。在这个铺子里呆的时间,看上去倒是要比张起灵这个大少爷还要多一点。因为张起灵也已经对掌柜吩咐过了,所以每次吴邪来的时候,他们都随便他在弄什么,反正这么随便看看也影响不了铺子的生意。

今天正好是要查账的日子,所以张起灵也和吴邪一起来药铺了。

等掌柜把账本带上来的时候,还给吴邪带了一本采药铺的草药明细。于是乎,张起灵就坐在那里看账本,而吴邪正拿着一本医书研究里面的方子,然后才去找需要用到的药,准备开始在一旁捣鼓。

掌柜偶然瞥见这一个角落的时候,忽然觉得这样子其实也不错,自家大少爷身边总算是有个人陪着,没了往日那么冰冷,倒是有了缺失许久的气息——总算是像这个年纪的年轻人应该有的样子了。

“缺了一样……”吴邪在翻看着草药的明细,最后发现缺少了一样自己需要的药物,问掌柜有没有,他说他也没有在药铺里见过这类药物,估计是因为少见又少用,所以铺子里并没有备着。

“这样吧,少夫人。”掌柜见到吴邪流露出一丝失望的情绪,眼角瞥见张起灵抬头看了自己一眼,于是就继续说道,“我下次问问给我们供应草药的草药商,看看有没有这类草药,然后再给您备上,这样如何?”

原本吴邪研究那些古方也只是为了兴趣,有自然是极好的,但没有的话他也不会一直惦记着,倒是这样被小心地照顾着情绪有点令他感到有点意外:“不用麻烦了,我只是想要研究这个哮喘的方子而已。”

“不碍事,我们也应该要进一些新的草药了。”掌柜继续说道,像是为了消除吴邪的不安,“下次需要什么新的草药也可以跟我们说一声,我们还可以因此打开一条新的商机呢。”

盛情难却,吴邪也只好点点头,然后继续低下头研究医书里面的方子,最近天气渐冷,他想要找一个更好的驱寒方子,昨日碰到张起灵的手,发现异常冰冷。

就在他还在思考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药箱出现在自己面前,抬头看去的时候,张起灵的手正好收回去了。

“谢谢。”

好一会吴邪都没有等到张起灵的回答,倒是张起灵看完账本之后直接站了起来:“吃饭。”

“……”吴邪听到之后立刻收好医书拿起药箱,跟张起灵出门去了。

张起灵没有说药箱是怎么回来的,吴邪也以为是安岩送过来的。但其实这个药箱安岩一直都没有找到机会给吴邪送回来,倒是张起灵见吴邪时不时惦记的样子,前些天自个儿跑到秦家那边去了,当然并没有惊动到宅边的家丁。

那时安岩原本在书房写写画画,看到张起灵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吓了一跳:“我记得我们家是有家丁护卫的吧?张大少爷,你这一来一回的还真是来无影去无踪啊?”

“药箱。”张起灵没有理会安岩的耍宝,直接道出他此行的目的,他在夜黑风高的时候进来秦宅,其实就是要来拿吴邪的那个药箱而已。

“吴邪的那个药箱啊?那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拿过来。”安岩故作严肃地说了一句,“千万不要被人发现了。”

说完才知道自己这话根本就是白搭,因为这位张家大少爷,除了一开始那句话,全程都是冷着脸没有说话,看上去要比神荼平时的样子还要高冷上几分。

安岩在心底默默地对比了一下,觉得还是神荼的性格相对来说要好一点,虽说平时也不爱说话,但性格还没冷到这种程度。这让他莫名就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他拿到药箱的时候小声地嘟哝了一句:“也不知道吴邪是怎么习惯的。”

“什么习惯?”神荼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安岩身后,看到安岩手里提着那个药箱赶往书房,嘴里还嘟哝着什么,但有些听不清楚。

“张起灵过来了。”安岩向四周看了一眼,发现周围没有人之后才继续说,“来帮吴邪拿药箱,我还顺便拿了好几本医书,应该够吴邪看的了。”

张起灵拿了书就走,并没有再做多一点的停留,提了箱子拿了书就翻窗出去,消失在茫茫夜色中,并没有惊动任何人。

“神荼,你说我们家的护卫是摆设吗?”安岩看着张起灵就像在无人之境一般在秦宅进出,有点怀疑人生。

“……”

这些事情都是两天后安岩实在闷到不行来找吴邪解闷的时候告诉他的,在安岩的描述里,张起灵发仿佛就像是一个会飞檐走壁的人一样,说得吴邪一愣一愣的。

末了,安岩神秘兮兮地对吴邪说:“神荼昨晚吃药了。”

tbc

评论 ( 14 )
热度 ( 387 )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