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所有写过的cp都不逆不拆!!!!
微博@宁家小花繁
攻控,但是也爱受,所以不喜渣攻,这辈子也不可能写渣攻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烟雨旧谣【旅座瓶×吴家小少爷邪】

2

最近城里有点人心惶惶的,因为城中臭名昭著的一个亲日派,在戏园子里听戏的时候被人枪杀了。这对城里的老百姓而言,无疑是个好消息,但也因为这件事情,城里多了许多生面孔,听口音并不像是本地人,他们似乎是在查着什么事情,据说已经有人被强行抓走询问了。

这种事情张起灵自然是不允许在自己眼皮底下发生的,在他的默许之下,他手下的那些人已经跟这些人起了好几次冲突,甚至是强行把人要了回来。在这个节骨眼上,谁也不想要先动手,那些人也知道张起灵带兵的强悍,竟然也忍了下来,没有正面起冲突,只不过在背地里的手脚动的是越来越多。

亲日派的人不是没有来找过张起灵,但派去给张旅座送礼的人,甚至连张公馆的门都没有进去过。那些站岗的警卫的说辞要不是旅座今天不在,要不就是旅座今天身体抱恙,但明明就有人看到张起灵刚刚还骑着马亲自在街上巡视,一点也不像是身体抱恙的样子。

张起灵手下的兵就像是他这个人一样,半天都不说一句话,也不说废话。送礼的人在张公馆门口废了半天的口舌,都没有得到几句回答,反倒是讲得久了之后,里面的人放出了两条狗,龇牙咧嘴地把人给吓走了。

连续这么几回之后,张起灵这枚硬钉子是没有人能撼动,倒成了这座小城里明面上最坚实的守护力量。既然他是明面上的,那守护这座小城的,自然也有不为人知的那股力量,这其实也是亲日派还有日本人最头疼的问题,这座城里发生的那起枪杀事件,他们也有派人去查这件事,都没有发现这件事跟张起灵有任何关系。那么这件事情又是谁干的,暗地里的那股力量,究竟是什么人?他们一直都在查这件事情。

吴邪也觉得自己身边的氛围原来越沉重了,不仅如此,他还发现在暗地里保护着自己的人也越来越多。也许其他人他还都没有发现,但是学堂旁边的那家木店的一个木匠,里面的人虽然还是胡子拉碴看不清脸的样子,许多人都认不出来他本来的样子,但吴邪却知道那是自家三叔最信任的手下——潘子。

我们吴家最近是惹上什么事情了吗?吴邪感觉家里的那几位长辈有事情在瞒着自己,特别是二叔还有三叔,整个吴家似乎只剩下自己并不知情,这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其实并不好受。

吴邪想要去问,又觉得就算自己问了这些人肯定还是会继续瞒着自己,所以想要出门的步子又拐了回来,自己呆在房间里琢磨着接下来应该怎么去探听自家几个长辈的口风。

原本吴邪今晚去书房的话,就会发现一些秘密,因为今晚的吴家,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客人——张起灵。

“日本人已经快要查到吴家了。”吴三省嘴里还叼着一根烟,就是没有点着,吴二白在场的时候,就算吴三省平时再怎么匪气,他都得要收敛一点。

“我让人伪造了一些假象,应该还能再让他们再兜一阵圈子。”坐在主位上的吴二白看了一眼吴三省嘴里的烟,然后对一旁一直都没有说话的张起灵说,“到时候还要请你照顾我们家小邪,这些事情尽量不要牵扯到他。”

吴邪就是吴家上下最担心的那个人,这孩子经常不听劝,认准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前段时间说什么都不愿意去国外留洋,现在也对他们的事情产生了怀疑,到时候如果他硬要刨根问底,一直瞒着也不是办法。如果之后吴家被日本人那边发现了,那么吴家就会变成多对方的眼中钉,而吴邪的安危,就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了。

“好。”张起灵并没有推脱,跟吴家搭上线之后,他本来就有义务要保证他们吴家人的安全,自然会答应好好照顾他们吴家的人。

谈完事情时候张起灵没有在吴家做过多的停留,在外面观察的亲信走进来,小声地说:“旅座,外面没人。”

张起灵出门前披上亲信递过来的披风,飞快在吴府门口向四周观察了一圈,这才离开了吴家大宅,迅速地融进夜色之中。

“小邪,进来。”张起灵前脚刚走,吴邪就出现在书房门口,思索着应该如何跟吴三省开口询问,却先被吴二白发现,被他叫了进去。

“二叔,刚刚有客人?”吴邪故意问。

“来送请帖的。”吴二白从书桌上拿出一张请帖,递给吴邪,“我跟老三那天都有事,你代替我们过去吧。”

说完他就没有给吴邪任何反对的机会:“小邪,时候不早了,该休息了。”

吴邪知道他现在就算发问,也不能从像是狐狸一样狡猾的两位叔叔嘴里问出半点自己想要的消息。所以在接下二叔递过来的请帖之后,他就离开了书房,准备之后再去书房里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回到房间之后,吴邪才仔细端详着手里的请帖。看起来虽然是个小酒会,但请的都是城里比较有头面的人,吴家自然也是其中之一。但最重要的是,这个酒会是在张公馆举办的。张公馆?那位驻扎在这里张旅座的公馆?他居然也会弄这些酒会之类的东西?吴邪隐隐觉得这次这件事情跟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有关,所以最后还是决定代替自家二叔和三叔去一趟。

既然是去这种酒会,那肯定是不能随便穿的,他平时都比较喜欢穿长衫,吴二白倒是给他买过不少西装三件套,现在找出来穿正合适。

在酒会的当晚,吴邪穿上了自己很久没穿过的西装,输了三七分的头发,还顺便在自家老爸那里挑了一只手表,这么看上去,无疑就是一个小少爷的做派。

酒会虽小,来得也确实都是有头面的人。虽说吴家也是大户人家,但吴邪对这些人并不熟悉,所以最后他只是拿了一只高脚杯安静地呆在一旁,安静地等着酒会结束。

太久没穿西装让吴邪感觉有点难受,再加上并不适应这种酒会,这其中的氛围还是让他感觉有点不舒服。四处都有人在谈笑,舞池里已经有人随着音乐在跳舞了,但直到现在,举办这场就酒会的主人却始终没有出现过。

Tbc

评论 ( 1 )
热度 ( 68 )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