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瓶邪荼岩洁癖晚期,没救了【大写加粗
微博@宁家小花繁
攻控,但是也爱受,所以不喜渣攻,这辈子也不可能写渣攻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烟雨旧谣【旅座瓶×吴家小少爷邪】民国架空

1

午夜过后,寒风呼啸着穿过大街小巷,这样一个寒冷的夜晚,大概除了需要起夜的更夫,几乎没有人会在选择这个时候出门。白日里热闹不已的城镇到了这个时候,更像是一座无人的城。漆黑的夜晚里,只有一些大户人家的门外吊着几盏红灯笼,但微弱的光线在寒冷的夜里,却是凭空有一种寂寥之意。

然而这个寒冷的夜里,却有一队穿着军装的人在城中快步行走着,那是张旅座带着自己手下的亲兵,亲自在城内搜查一个军中叛徒。他们一直忙到半夜三更,总算是从城西的一个马厩里把人从草料堆里拉了出来。现在正扣押着那个人,准备等会把这人给投到大牢里去。

厚实的军靴踩在青石地板上,在僻静的街巷里发出不大不小的响声。张旅座亲自把人送进大牢之后,随手点了两个亲兵留下来,就带着其他人离开了阴冷肮脏的大牢。

张旅座的本名叫做张起灵,祖籍东北,大半年前带兵剿了附近的山匪,一举就解救了被山匪骚扰已久的城镇。而且这个张旅座不像是其他曾经驻扎在这个地方的那些军阀头子,本人非常有军人风范,除了自己做到不拿老百姓的一针一线,也对手下的人非常严格。所以镇上的老百姓都对这个带兵驻扎在这里的旅座非常爱戴。因为大家都觉得,有张旅座在,也就不怕附近的山匪再过来骚扰了。就因为这样,城镇里的老百姓在这乱世之中,日子过得倒也还算红火。

张起灵留在这里其实也是有任务的,城里有好些日本人的走狗,虽然他们还没有到那种直接把日本兵请进城里来的程度,但也跟一些有头面的日本人交往甚密,甚至家里还住着某些日本方面的要员。而张起灵接到的任务,就是要刺杀这些亲日派的头头还有其中一个日本要员。

这一项任务说难并不难,说简单又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杀一个人容易,要杀掉这些人却没有那么简单,所以张起灵才一直到这个时候都没有真正下手,他蛰伏着,只是在等一个真正的好时机。

冬日的阳光来得特别晚,早上的街道在阳光之下又恢复了往常的热闹,一点也没有被寒冷的天气所干扰,这些忙碌的人,没有人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切似乎都是那么平静,除了街上偶见的巡逻士兵,这座城镇似乎与那些事情隔绝了。

吴邪今天难得起了一个大早,在路过一个早点摊的时候,还在忙碌着的妇人看到他,好奇问:“今天先生这么早就要去学堂吗?”

“我要先去还了书,然后再去学堂。”吴邪笑笑,摇了摇头。

“这样啊?”说话的间隙妇人已经麻利地打包好了两个肉包子,“现在还这么早,先生想必是还没有吃早饭。这两个肉包子,不嫌弃就拿去趁热吃吧。”

吴邪接过肉包子,正要掏钱,就被妇人一把制止了:“我们家小儿在先生的学堂上课,先生都未收我们学费,这两个包子是我送给先生的,先生如果不收下,那就是看不起这包子了。”

听到妇人的话,吴邪只好把包子收下来,他向妇人道了谢,就匆匆地走了,今天时间有点紧,再耽搁的话,可能等等就赶不上到学堂的时间了。

吴邪是城镇中大户人家的小少爷,生性温和,年少时曾经师承名师,学识颇为丰富。如今正逢乱世,吴家原本是想将他送去留洋的,但是吴邪说什么都不愿意出国,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劝家里长辈的,最后居然说服了他们,留在了这里,而且之后还开了一间小学堂,专门收那些读不起书的穷人家孩子,免费教他们学识。

等吴邪还了书赶到学堂的时候,已经有大半的孩子坐在那里看书了,这些孩子家境不好,又想要读书,得了机会自然是非常用功。这也是吴邪选择教他们学识的重要原因,到了学堂之后欧,他先检查了孩子们的功课,等到所有孩子都到了之后,才又给他们布置了新的朗读任务。

张起灵带着两个亲兵路过这附近的时候,正好听到学堂里传来郎朗的读书声。

“旅座,应该不会是这里。”其中一个亲兵看到张起灵停下步子,迅速观察了一下周围,低声向他报告,“这里是吴家的那位小少爷开设的小学堂,我们要找的那个人肯定不会藏在这里。”

听完手下的报告,张起灵点点头,既然是吴家的地方,那么肯定是不会由着那些人藏在这里,他跟吴家在暗地里有合作,前段时间截获了很多次城外的日本人和城中那些亲日派的联系。吴家是自己人,那么他们自然是不会让这种人藏在自己的地盘上。

张起灵很快在附近找了一遍,没有发现可疑的人就很快离开了。那时候吴邪还在学堂里认真教书,并不知道在他尚未察觉的时候,自己身边的许多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首先是他二叔吴二白,后者几乎每天都要问他在外的情况,问得比他亲娘还要勤奋。吴邪自认自己最近并没有做任何违背家规的事情,每天都兢兢业业在那小学堂里教学知识。也不知道自家二叔最近是打了哪门子鸡血,整天管着自己,而且还让自己少点出城。

吴邪并不喜欢被一直管着,他也有问过吴二白是到底怎么回事,他只记得对方平静了看了自己一眼,说了四个字:“要变天了。”

在这种时候,说出这样的话,就算吴邪从来都不参与政治上的事情,他还是听出了其中的含义——这座才刚刚平静不久的小城,又要被卷进那场巨大的旋涡中了。

“二叔,我也不小了,会保护自己的。”吴邪平静地说。

吴二白深深地看了吴邪一眼,最后只是点了点头,而至于他之后会不会找人去暗中保护吴邪,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Tbc

评论 ( 3 )
热度 ( 88 )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