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所有写过的cp都不逆不拆!!!!
微博@宁家小花繁
攻控,但是也爱受,所以不喜渣攻,这辈子也不可能写渣攻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因错而对【上错花轿嫁对郎梗,瓶邪,荼岩,民国paro】

5
  
大厅里面已经坐着好几个人了,除了原先就在的张家老爷还有夫人,安岩的父母也被请来了这里,就连张起灵还有吴邪,也都在这里坐着了,估计是等那些送礼过来的人都走了之后,就去安府把他们都请过来这边了。
  
安夫人听到安岩叫自己,立马就迎了上去,
几乎是把人从头到脚都观察了一遍,发现自家儿子是一副安然无恙的样子,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虽说并不觉得这孩子会受什么样的委屈,但为人父母,孩子离家之后,他们心里总是会害怕自己的孩子在外受委屈了。

“娘,我没事。”安岩想要拍拍胸膛保证,但怀里抱着一只猫动作不太方便,“放心,神荼对我不错。”

“这是任由你胡闹的意思吗?”熟知安岩秉性的安夫人反问,看到他们一起进来还有安岩怀里的猫,她就猜了个大概,衣服都弄脏了,不用说,肯定是神荼那小伙子帮忙收拾的残局。
  
这两家人既然都齐聚一堂了,那么接下来要谈事情就会方便很多,孩子们刚好都在,也能跟他们说一些比较重要的事情。

吴家跟秦家的合作现在都已经谈妥了,按照长者的意思就是要再委屈他们这些孩子一段时间,等所以事物都走上正轨之后,他们再去跟张、秦两家解释清楚。之后知道真相之后要怎样,就看孩子们自己的选择了。
  
吴邪的父母见过张起灵之后,觉得这个年轻人除了性格有点冷之外,家教还是非常不错的,关于其他的现在也发现不了什么问题。

而且听吴邪说,张起灵还带他去过张家的药铺,了解自家孩子性格的吴家父母在听到这件事之后,也就放了大半的心,虽然说嫁给一个男人本是吴邪不怎么情愿的事情,但是在那里能让他做一些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情况也没有那么差。

安岩原本也是和他们一起呆在屋内的,但是怀里的小猫过了一会变得一点也不安分,被自家母亲看到之后,就叫到外面去了,她小声地说了安岩一顿:“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似的。”
  
“嘿嘿嘿。”安岩傻笑着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怀里的小猫不停地“喵喵喵”叫着,看起来是被人抱得有点不习惯。
  
安夫人看着孩子气的安岩,对身后跟出来的神荼说道:“秦少爷,我们家安岩这段时间就拜托你照顾了。”

“我会的。”神荼向安夫人点点头。

“如果后面事情败露了,请千万不要责怪他。”安夫人其实还是有点担心这个问题,毕竟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万一到时候事情败露,把安岩牵扯进他们这些家族之间的恩怨,那就糟了。

“不会。”神荼看了一眼正在低头逗猫的安岩,然后才说,“家母很喜欢他。”

神荼说这话的时候表情依旧冷淡,一时之间安夫人也看不出他说得是真话,还是仅仅只是出于礼貌的说辞。但一想到安岩在神荼面前也还是保持着原来在家那样的性格,没有一点拘束感,心里也就信了大半,看来秦家人对安岩还是挺不错的。

两家都跟自家孩子说了半天的话,到了晌午的时候,吴夫人做了主,干脆就所有人都留在吴家一起吃了餐饭。

吃饱喝足之后,安岩悄悄拜托吴邪去给神荼诊了一次脉,让他看看怎么回事,自己记住之后,下次在家的时候还可以依葫芦画瓢地说一遍。

吴邪依言替神荼诊了一次脉,从脉象上来看,神荼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只不过其中的脉象中似乎又有隐隐不稳的感觉,说不上来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硬要说的话,那就是有一种像是被抑制了很久的感觉。

“怎么样?”安岩眼巴巴地问,就差要把那吴邪按着的那截手腕盯出一个窟窿来。

“并无大碍。”吴邪把自己心中所想地说了出来,随后觉得不妥,便问神荼,“秦少爷平时有服什么药吗?”

神荼点点头,他平时每个月都要服用一种奇怪的药,听说药方是当年的那位算命先生开的,每个月的十五都要服用一次。

“除了这个就没了?”吴邪问。

神荼摇了摇头。

“既然平时都需要服用,说明还是有用处的。除此之外应该就没有什么大碍了。”吴邪对他们说,“不用担心。”

“那就好。”安岩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对医术可以说是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真要他说出个所以然来,还真做不到。

“晚点我给你几张方子,是适合用来养神的,还有一些下火驱寒之类的方子,你找合适的机会交给秦家的下人,这样他们就不会怀疑了。”吴邪这么对安岩说,差人送来纸笔,想了想之后就给安岩写了好几副方子。

写完之后,吴邪对站在自己旁边一直都没有说话的张起灵说:“小哥,等会要跟我一起出去走走吗?”

张起灵点了点头。

安岩也带着神荼回自己家去了,他把猫安顿好,准备回去的时候带回秦家养着,多一只猫在那边陪自己玩,聊胜于无。

依照这里的风俗习惯,嫁出去的女子回门之后,在娘家待的日子不能超过三天。虽说安岩他们都是男子,但还是得遵循这个风俗。

所以两对都决定在这边呆足三天,第一天吃完饭之后两家长辈都认了对方的孩子当义子,本来这两家关系都还不错,现在关系就更是密切友好。

惬意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三天的时间眨眼间就过去了,吴邪带着张起灵在这附近不少地方都走了走,也算是带他来这边熟悉一下环境。

离开之前,吴夫人还是非常舍不得,就给吴邪准备了一大堆他爱吃的东西,还有一些他喜欢的书,原本她还想要叮嘱张起灵要多多照顾一下吴邪,但一看到那张面无表情的脸,突然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

吴府门前的氛围一下子变得有点奇怪,过了一会是张起灵先开口打破了沉默:“伯母,我会照顾他的。”

“那就好。”吴夫人反应过来,得体地向他笑了一下,“那就麻烦你帮我们照顾小邪了。”

安岩临走要带走猫的时候,被安夫人拦住说了一顿,但他就是想要带回去,两母子正僵持着的时候,神荼帮了安岩一把:“带着吧。”

末了又补充了一句:“安岩喜欢就好。”

“你别也跟着安岩胡闹。”安夫人自知安岩现在有人帮着说话,尾巴翘都要上天了,她有点无奈,“不要惹事就好。”

“神荼你看吧,我娘她老是这么说我。”安岩耸耸肩,“我明明很乖。”

“嗯。”

tbc

评论 ( 17 )
热度 ( 431 )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