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瓶邪荼岩洁癖晚期,没救了【大写加粗
微博@宁家小花繁
攻控,但是也爱受,所以不喜渣攻,这辈子也不可能写渣攻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化鹤归来【刀客瓶×医者邪】

4

于是乎,张起灵就这样在吴邪的医馆里住了下来。虽然说是住在这里,但就连王盟都没有仔细看过这个人的脸,因为在第一次正式接触的时候,他就被这个男人的冷漠给弄得不敢再走进一步。

少爷到底是从哪里结交到这样的朋友?

在医馆又修养了几天之后,张起灵准备要帮吴邪干一些活。吴邪一开始不想答应,但一想到这么一个有名的侠客,一直憋着他在床上养伤,也是不太可能的。

于是吴邪还是答应了,但答应归答应,张起灵能做什么还是得由吴邪来决定的。

吴邪想了好一会,觉得让这张面无表情的俊脸在外面照顾病人是不可能的了,再加上画着他画像的通缉令也已经贴了满街满巷,抛头露面那就更不可能了,所以最后吴邪就决定让他帮忙煎药。

让一双弄来耍刀弄枪的手来煎药,吴邪还是有点惶恐,但没想到张起灵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从此医馆里王盟就再也不用去里间管煎药的事了,这倒真是应了吴邪前段时间的那句话,他会轻松一点。

每次王盟过来问张起灵的身份,吴邪都是以“一个朋友”敷衍了事,并没有解释张起灵的身份,连名字都没有透露,反而是叫王盟不要轻易接近对方。

“我想接近也接近不了好吧。”王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表示自己绝对不会先去招惹那个人。

不过,最近的风声也变得越来越紧了。因为没有抓到人的关系,县令那边派出来的人越来越紧张,个个都变得神经兮兮的,只要见到个身着黑衣的男子,都会上前去拦起来,然后拿着画像询问。

还好张起灵并不出门,所以暂时倒也没有人来找过他麻烦。在吴邪悉心的照料之下,张起灵身上的伤好得很快,想来也跟练武之人的体质有着很大的关系。

麻烦产生于医馆最忙碌的那几天。吴邪调制的新药对最近的疾病,有着有很好的效果,加上他素来亲近还有善待穷人,很快一传十,十传百,医馆里就来了很多过来求药的人。

王盟自己有时候会忙不过来,张起灵就会亲自把药送出来,本来这短短的时间也不会有多少人注意到送药的人。吴邪也没有提醒王盟要注意不让张起灵出来,这一来二去的,还是被有心人记住了张起灵的样子,跟外面通缉令上的画像一个对比,心里很容易就猜对了七八分。

有钱能死鬼推磨,就算吴邪帮助了他,一千五百两银子的诱惑对这些人来说还是太大了,于是这个吴邪刚医治过的病人一合计,换了方向就去了衙门。

官兵到来的时候,吴邪刚刚才为一个病人把完脉,正准备提笔写药方,突然闯进来的官兵弄摔了一个病人的药碗,陶瓷碎裂的声音吓得吴邪笔一顿,纸上晕开了一团墨迹。

正想抬头看一看是何方神圣闯到自己的医馆来闹事,却看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县令亲自上门来了。

这阵势还真的是挺大的,那闷油瓶手上的证据,看来并非是空穴来风。吴邪没有理会,低下头继续写药方,轻声说道:“大人大驾光临,是来求医吗?”

“吴少爷!”县令听到吴邪这般冷静,冷笑道,“别以为你们吴家家大业大我就怕你了,有人举报你说你私藏朝廷命案,你可知罪?”

“有人见到吗?”吴邪放下笔,把药方交给已经被医馆里面的大阵势吓傻的病人,“如果我这里没有那个人,那大人您可是血口喷人了。”

县令被吴邪说的一愣,他没有想到这吴家小少爷口齿那么伶俐。这也是他担心的一个问题,如果没有在医馆搜到那个人,冤枉了吴邪,得罪吴家这个暗亏无论如何他都是要吃下去的。但万一真的搜出来了,吴家小少爷犯案,吴家怎么都得出面来保人,到时候还能给吴家使袢子,也是大赚。

这两种结果,对县令来说,无疑会面临完全不一样的未来。

但他想了想那个来报案的证人,稳住了心神,刚刚进来之前他已经让先官兵把医馆围了个水泄不通,听报告并没有人从中出来,所以心就放下了大半。如果这个时候还要有人从医馆里闯出来,那无疑是坐实了私藏的罪名。

“既然吴少爷不怕,那我就让我的手下确定一下。多有得罪,改日必当携礼上门赔罪。”县令一边说,一边示意让手下在医馆里面搜查,心里想的是:到时候是谁携礼上门,还不一定了。

吴邪的脸色变得有点差,没想到就算搬出吴家,这县令居然还是不愿意让步。但他稳住了心神,大声说:“你们翻归翻,不要随便碰我的草药,有些药可是见血封喉,万一不小心哪里有伤口碰到了,可别说是我害了你们。”

吴邪大声说了这么一连串的话,本意是想提醒张起灵让他先往放药材的地方躲一躲,那里柜子摆设众多,真想跟一两个官兵绕一绕玩捉迷藏,还是有可能躲得过去的。

只是他没有想到,张起灵没有躲,而是还继续留在煎药的地方,其中一个官兵撩开帘子,看到背对着自己在煎药的男人,大喊:“大人,这里还有一个人。”

听到官兵的喊声,这个人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仿佛对外面发生的事情充耳不闻,一心只煎自己的药。

外面的县令面露喜色,看了一眼脸色刷地一下变白的吴邪,喜滋滋地走过去,没有留意吴邪马上抓起了桌上的小剪刀藏在衣袖里。

里面的官兵正在跟那人说话,没有想到那人还是没有理他,拿着手里的小破扇子在给火炉扇火。

“你别装傻。”县令发现那人没转过身来,大怒道,“没转过来我就认不出你了是吗?阿四,快把这人给我抓过来。”

被称作是阿四的官兵得令,蛮横得把人给扯了过来,正要转过身来的时候,吴邪握紧了手里剪刀。

“我说吧,就算你……”县令没有继续说话,脸色变得苍白,“你……你不是张起灵?”

吴邪也愣了一下,赶紧收好剪刀,要不是这身衣服,吴邪都要认不出现在面前的人是张起灵了。

这是一张怎么样的脸啊?眼睛小小的,一边的眉毛不知道为什么只剩了一半,左眼好像睁不开一样,脸上还有一块巨大的红色胎记。哪里有半分像是画像上那个男人的样子?

不仅如此,这人的心智看上去还有些痴傻,傻乎乎地伸着脖子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

吴邪率先反应过来:“阿坤心智不全,又因为面貌经常被欺负,我看他可怜,收了来做下人,没想到现在被有心人诬陷。”

说着说着还走上前去拍了拍“阿坤”的背:“真是可怜……好不容易在我这谋得一口饭。如今还要被大人的人硬闯进来,强行被冠以‘莫须有’的罪名……”

最后这一句,是看着县令说的,县令大人的脸色渐渐从白到青,再到变得通红,想要辩解。

“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阿坤心智不全,又不会言语,怎么能为自己辩解?但是这一屋子的人,可都是看见了大人的人私自闯进来的!”吴邪越说越生气,看了看屋子里的人,而在吴邪说话的时候,他身旁的“阿坤”难过得不停挠自己的脸,似乎是在厌恶自己,让人看了于心不忍。

医馆里这些人平日里就受了吴邪的不少恩惠,加上听吴邪说了“阿坤”的身世,更是心怀怜悯,纷纷附和。这么一出羞得县令无法争论,最后召集了自己的人就离开了。

大家不忍打扰伤心的医师,想要自行告退,吴邪不让,好在后面的病人其实没有什么大毛病。吴邪把他们解决完问题之后,招呼王盟关了医馆大门,进去卧房,张起灵正好把脸上的人皮面具给撕了下来。

tbc

评论 ( 4 )
热度 ( 79 )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