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瓶邪荼岩洁癖晚期,没救了【大写加粗
微博@宁家小花繁
攻控,但是也爱受,所以不喜渣攻,这辈子也不可能写渣攻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化鹤归来【刀客瓶×医者邪】

3

连着好几天都被吴邪差遣去买饭菜,王盟都有些纳闷自己家的少爷到底是怎么了,怎么每天买的饭菜要不就是要补血的,要不就是要促进伤口愈合的。如果不是因为自家少爷是女的,王盟兼职都要怀疑吴邪是生产了一遭。

门外不远处布告板上的悬赏令又换了一张的新的,只是人还是原来那个人,但听人说,悬赏的金额足足从一千两变成了一千五百两,也不知道这要抓的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厉害的角色。

“少爷你这就不知道吧,这个张起灵啊,据说可是在衙门里面偷了县令的受贿的资产目录啊。所以这心里有鬼的县令啊,才把人力全都拨到抓他这上面来了。我跟你说啊……”王盟见吴邪看着布告板,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就跟吴邪讲自己在最近这几天听到的传闻。

张起灵?吴邪心里一愣,这个名字,这个人,该不会就是自己从树林里救出来的那个人吧?想到这里,吴邪就放下手中的医术书,走去布告板仔细地查看。新换的悬赏令上面那个人的画像并没有什么改变,画工依旧是那么粗糙,不过这回因为有了对照,还是能够看出与张起灵本人的诸多相似之处。

不得不说,即使是粗劣的画工,那双眼睛还有那对英气十足的眉毛,还是画得非常传神。

自己无意间救起来的,居然会是一个朝廷命犯,难怪一开始那闷油瓶会对自己那么提防。

不过即使知道了也没什么,吴邪并不是缺钱的主,这一千五百两银子,对于他来说,还动摇不了他心中的那杆秤。只是张起灵继续呆在草庐,即使那个地方隐秘,也不太妥当。自己这几天,天天都到后山,也会让家里的那只老狐狸怀疑,但直接带回来的这里的话,还得避人耳目。

想到这里,吴邪又觉得烦闷,也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告诉那个闷油瓶,他已经知道他的身份了。经过这几日来的相处,他们虽然想处的不错,但还是没有说多几句话,贸然就告诉对方自己知道这件事情,总还是有些不妥……

其实吴邪不知道,在张起灵说出自己姓名的那一刻,就全然信了他。

但吴邪不知道这些,他按照往日的时间给张起灵送饭菜,帮对方把脉之后皱着眉想了一想,这才起身去放着药材的架子上寻了几味药材,去到屋子后面开始煎药。

吴邪手里拿着扇炉火的小蒲扇,心思却全然不在这上面,满脑子都是一件事情。

他是不可能去告发张起灵的。他是医者,不会做对不起自己病患的事情,此为一。加上他自小崇尚侠士,张起灵所做之事并不是大奸大恶的事,而且还算是为民除害,此为二。但吴邪觉得,单凭这些还不足以让那个闷油瓶子信任自己。

如何开口,怎么说?这倒成了吴邪这些年来遇到的最大问题,比任何疑难杂症都让他感到头疼。

屋子里静悄悄的,吴邪走进去的时候,张起灵正躺在床上看着屋顶,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这几天吴邪也已经是对他这行为见怪不怪了,全当是这些大侠客的特殊癖好。

盯着张起灵喝完了药,吴邪斟酌着应该要怎么开口请这闷油瓶子跟自己搬到医馆去,毕竟这里虽好,终究是不适合养伤。至于对王盟的说辞,吴邪也已经想得差不多了。所以现在,主要就是要看张起灵的想法了。

张起灵早就察觉到了吴邪有心事,从他进屋起一直到现在,情绪比起往日低落了不少,而且那有时候看着自己欲言又止的样子,想必这是有什么事情不好意思说出来。

“吴邪,说吧。”张起灵并没有难为自己的救命恩人,开口说到。

既然对方已经先行发问了,那吴邪就接过对方的话茬,反问道:“小哥,你信我吗?”

“信。”张起灵的声音不大不小,听起来却非常有力,一个信字,就已足以表达他对吴邪的信任,多说无益,他也从来不是喜言之人。

取得张起灵对自己的信任,吴邪也就把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告诉张起灵:“小哥,这里并不是养伤的好地方,平日里我也要在医馆忙碌,难免会有照顾不到的地方。”

吴邪一边说一边观察张起灵的神色,但这人一直都是一副淡然的表情,倒是什么都观察不出来,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要是被拒绝了也没有关系,自己再麻烦一点过来这边就好了:“医馆里有我用来休息的房间,你看要不要先过去一段时间,等养好了身上的伤,再令做打算。”

“吴邪,我不想拖累你。”听完吴邪的话,张起灵沉默了好一会,总算是开口了,“你应该知道我的身份。”

没有想到张起灵倒是没有担心自身安危,反而是害怕拖累了自己,吴邪心下感动,解释道:“我们吴家还是有点根基的,就算是查到我身上,也不敢对我有什么威胁。”

“……”张起灵还想要继续说,或者思考着要不要直接打晕吴邪,然后自己走得远一点,反正不要拖累了对方就好。

没想到吴邪说:“小哥,在你的伤没有养好之前,我是不会让你走的。所以暂时就不要想着自己跑了,你这身体除了新伤,还有旧伤。所以为了你好,你的那把黑色的刀,我就暂时不会带你去找。”

张起灵这么多年都是独善其身,从来没有遇到过吴邪这样的人,他也不知道这个年轻人为什么会对病人这么执着,但多修养一阵子对他来说也不是没有好处。

“好。”

吴邪还想继续说下去,没有想到张起灵就答应了,原本还以为他还要继续劝一会。能说服这个闷油瓶,算不算是一件大事?

说服了张起灵之后,吴邪就在当天晚上偷偷摸摸地把人带回医馆里,安置好了人之后才让王盟带话回家,说自己今晚在医馆研究古方,晚点才会回去。

“好的。”王盟看看了看背对着自己的张起灵,“少爷,这是有客人吗?”

“我采药路上遇到的,是一个游医,跟我很投缘。王盟你暂时不要告诉别人我这里有客人。”吴邪并没有跟王盟说张起灵的身份,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是自己的一个客人。

“好的。”

tbc

评论 ( 2 )
热度 ( 63 )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