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所有写过的cp都不逆不拆!!!!
微博@宁家小花繁
攻控,但是也爱受,所以不喜渣攻,这辈子也不可能写渣攻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化鹤归来【刀客瓶×医师邪】

2

吴邪回到那个地方的时候,草筐正好好地躺在那里,里面的草药也没有掉出来。就在吴邪捡起草筐想要离开的时候,他看到面前躺着一把通体漆黑的刀。大概是刚刚那个人留下来的,原本吴邪想要帮人捡回去,但试了试最终还是作罢了——太重了,真要提回去能把他累死。

想了想他决定先把刀藏在这片树林里,到时候等人醒了再通知他回来拿。说干就干,吴邪在这附近找了一个地方,开始藏刀。

张起灵渐渐有了自己的意识,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昏迷之前的那片树林里了,身体几乎使不上力,他尝试动了动手,发现原本受伤的地方已经被仔细地包扎好了。

谁救了我?张起灵挣扎着坐起来,浑身疼得厉害,但还是在能接受的范围之内,身上的麒麟纹身被包裹在绷带里面,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烫得厉害,也不知道距离他昏迷已经过去多久了。

他看了看小小的屋子,没有见到救自己的人,正想起来出门看看,门就被打开了。

“你不可以下地知道吗?”吴邪刚一打开门差点被吓了一跳,赶紧走上前去把人按回床上,果然,绷带上已经有了血迹,身为大夫的职业病开始翻了,对着张起灵唠叨了一顿注意事项,“你伤得太重了,必须要静养一段时间。”

张起灵看了看吴邪,确定没有从对方脸上观察到某种异样的神色,才点了点头,他现在的身份,让他不敢去相信别人,这个年轻的医师,到底能不能相信?

他刚想伸手去拿那把自己从不离身的黑金古刀,却发现这刀并不在身边,环视房间之后也没有看到。

吴邪把药端进来,看到床上的那人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便回答到:“你衣服我丢了,都不能穿了,我明天给你送两套过来。如果你是要找那把很重的刀,我把它藏在树林了,等你好了我就带你去找。”

说完,吴邪把煮好的汤药放在床边的小桌子上,补充道:“对了,我叫吴邪,在后山的小树林里发现了你。你还有其他问题吗?”

张起灵摇了摇头。吴邪就等他这个动作,把药端过来放到他手里。心里有个疑问,刚刚他说了那么多话,这个人居然一句话都没有说,难不成是个哑巴?但他并没有在纠结这个问题:“喝完药就休息吧,我忙完再过来看你,记住,不能下床。等你伤口好多了我再给你换一个好一点的住处。”

吴邪喋喋不休地说了一大堆,然后帮张起灵重新包扎了弄裂的伤口。这才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离开了这间茅草屋。

在吴邪离开之后,张起灵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屋子里面的情况,摆设很简单,不过很整齐,架子上摆满了草药,一旁的柜子上放着好几个瓶子。他低头,自己身上的绷带缠得很好,看样子这个人真的只是个上山采药之后救了自己的医师而已。

但是这个人在知道自己的身份之后,他又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张起灵没有继续想下去,困意袭来,他闭着眼睛睡着了。

梦里是刀光剑影,还有飞溅的血。

吴邪没有回家,直接去了医馆,在山上耽误了这么一段时间,医馆前面已经站了好些人,王盟站在门口不停地安抚病人,看到吴邪的时候,简直要感动落泪了。

这种感动持续到看到吴邪一身乱糟糟的样子之前:“少爷,你这是去采药了还是去打家劫舍了?怎么衣服弄得这么……神奇?”

吴邪没有理会他,把背上的草筐交给王盟,让他先去里面放好:“你先把人带进来安顿好,我去换件衣服。”

医馆里面放着几件衣服,现在正好能派上用场。希望今天找到的药会有一些作用。换好衣服之后吴邪就开始忙了,王盟在一旁帮吴邪打下手,还要帮忙煎药。

“过段时间就会好一点了。”总算是忙完之后,吴邪是这么安慰王盟的。

“你上上个月也是这么说的。”王盟毫不领情地拆穿吴邪,“有必要吗?这么帮助他们,谁记得呢?”

吴邪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觉得能帮就帮吧。当初师承神医的时候,他就答应了自己的师傅,要尽自己所能,去救助这些患者。

“少爷,接下来你去哪?”王盟问。

听到王盟提醒,吴邪才想到被自己安置在山脚下的那个人,叹了口气,吩咐王盟:“你去买一些补血的饭菜,还有汤回来。晚点我还有事,你就先回去吧。”

补血的?王盟不清楚吴邪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不过不该问自己还是别问了,谁知道吴邪会不会采药的时候摔了一跤流血了呢?王盟想起吴邪刚回来的时候,那身衣服上明显就有血迹。

吴邪收拾了两套衣服,又装了一些药物在包袱里面,等王盟把饭菜打包过来之后,就直接出发去后山了。吴邪一边走一边想:也不知道那人饿不饿,那一身伤口,也不知道会不会发炎。

房门一打开,张起灵就醒了,这几个时辰的睡眠让他恢复了一些精神,看到是吴邪的时候,浑身的肌肉才渐渐放松下来。

“醒了?”吴邪把东西放在一边,伸手碰了碰张起灵的额头,温度比一开始的时候低了一点,但摸起来还是有点发烧。

“话说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吴邪把装着衣服的包袱放在床上,然后把王盟买的饭菜放在桌子上,“你先吃点东西吧。”

张起灵望着桌子上那道炒猪肝,愣了一下。

“补血的。”吴邪解释说,“你流了太多血了,吃完之后我再给你煎服药,喝了就好休息了。”

吴邪看着张起灵还有力气拿碗筷,就很放心地去屋后煎药。他开始思考这个人的身份,看这人的面貌气质并不像是什么地痞流氓之类的。而且还不会说话,受的都是刀伤,或许是得罪了什么人吧。

他并不后悔救了一个这么奇怪的人,茅草屋的位置还算隐秘,后山也很少人过来,所以暂时放在这里也没有人会发现。至于对方身份,如果不愿意说,吴邪是不会逼他的。

看着张起灵喝完药,吴邪就要离开了,太晚回家会被二叔教训。吴邪觉得自己在病人还是要有一个比较好的形象,所以又叮嘱了几句。

“张起灵,我的名字。”在吴邪转身的时候,张起灵开口说道,太久没有开口,所以他的声音沙哑得吓人,但吴邪还是听清楚了,他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同时心里吐槽:原来这人不是个哑巴。这么一天才说了这么一句话,张起灵这个名字真奇怪,难道不是应该叫做闷油瓶才符合吗?

吴邪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张起灵并不知道。

Tbc

评论 ( 1 )
热度 ( 57 )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