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瓶邪荼岩洁癖晚期,没救了【大写加粗
微博@宁家小花繁
攻控,但是也爱受,所以不喜渣攻,这辈子也不可能写渣攻
约稿请私信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因错而对【上错花轿嫁对郎梗,瓶邪,荼岩,民国paro】


3

既然已经商量好了接下来大概的事情还有行动,那么他们暂时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幸亏两位少爷在茂县并没有熟人,要隐瞒这件事情倒也不难。除了性格之外,倒是没有什么容易露馅的事情。

在离开之前,吴邪对安岩提了一句,让他有机会把自己的药箱还有医书送过来。安岩听了之后点了点头,拍了拍胸脯保证自己一定会记得这件事情的,不过吴邪很清楚他的性子,知道只要之后一不提醒,他很容易就会忘记了这件事情。

从茶馆和神荼还有安岩分开之后,张起灵没有回张家,而是带着吴邪来到一条街。这个时间街上并没有什么人,显得有点冷清,两旁倒是有不少商铺。可以想象的了,这里忙碌起来的时候会有多热闹。

吴邪跟在张起灵身后,一边走一边观察着这条街道,有机会还是要来这里好好逛一逛。就这么慢慢地走了一路,然后他们在一间药铺前面停了下来。

“少爷,您来了。”一个掌柜模样的人看到他们之后立马就迎了上来,把张起灵往铺子里面请,然后才看到后面的吴邪,愣了一下,脸上倒是没有露出奇怪的表情。

能跟少爷一起来药铺的人几乎没有,这大概就是传说中张家新进门的少夫人了吧。掌柜心念一动,也把吴邪请了进去。

药铺里常年都有着独特的气味。吴邪的鼻尖弥漫着淡淡的药香,他仔细地分辨着里面的药材品种,这是他的一个习惯,也算是他的一门特长,能够从混杂的药香中分辨出其中的药材。

“您可以随便看看。”掌柜的给吴邪沏了一杯茶,没有把嘴里的“少夫人”这三个字吐出来,他还是有点没有办法把眼前这位跟张起灵身材相仿的男人,去跟张家的少夫人联系到一起。

吴邪看了看在看账本的张起灵,觉得自己一直呆坐着实在是非常傻。于是他站了起来,开始在铺子里面转悠。

他喜欢研究药方,现在正处身于药铺之中,更是如鱼得水,对着铺子里面的药材是如数家珍,那娴熟的模样看得在这里做工的那几个人一愣一愣的,毕竟有些药他们都不是很熟悉,没有想到这张大少爷新进门的“夫人”会对药材如此熟悉。

他们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安家的小少爷也会医术啊。

感觉到周围的氛围有点不对,吴邪停下来,看着一脸震惊的掌柜,忽然想起自己现在的身份是“安岩”,不应该对药材那么熟悉。于是他笑了笑,对一旁的掌柜解释道:“我跟吴家少爷从小认识,他有跟我说过这些东西。”

“原来是这样……”掌柜听了倒没有什么怀疑,毕竟吴家小少爷年纪轻轻但医术超群这件事,他是有听说过的,只是没有想到面前的这位“安家”少爷,居然也会对药材如此感兴趣。

这边发生的事情,张起灵都看在眼里,他放慢了看账本的速度,反正今天也没有其他要忙的事情,就在药铺这边呆多一会倒是没有什么关系。

“喜欢可以经常过来。”离开药铺之后,张起灵这么对吴邪说,张起灵手上的铺子不多,这间药铺是其中一间,在茶馆里听到吴邪说起医书还有药箱之后,就直接带他来这里。

只是他没有想到吴邪会这么喜欢,这样做也不算是亏待了吴家的少爷。

“好的。”吴邪听到之后,眼里有着藏不住的喜悦,他看着张起灵,发自内心地说了一声,“谢谢!”

这个笑容在张起灵眼里似乎被放大了许多许多倍,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过这么发自内心地笑容了,好像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了一样。

似乎是意识到自己有点失态了,张起灵只是点了点头,然后走在吴邪前面,往张府的方向走回去。

“……”这人怎么就这么冷淡呢?吴邪碰了一鼻子灰,觉得这张起灵不应该叫作张起灵,应该叫闷油瓶,这整天闷不吭声的,半天挤不出两句话。

他跟上张起灵的脚步,走在后面看着张起灵的身影,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觉得这个身影有种孤单的感觉。

安岩回到秦府之后,马上就窝在房间里给家人写信,把这次的乌龙事件的来龙去脉都写清楚了,然后还告诉自家爹娘,让他们在第三天的回门宴时,见到吴邪千万不要露出吃惊的神色。

写完之后,安岩习惯性地向门口喊了一声:“江小猪!”

等了好一会他都没有听到回答,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不在家了,所以江小猪现在是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

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安岩丢下笔,把信收好,然后偷偷摸摸地从房间里面探出头来。看到没有人,他一蹦一蹦地跑到屋子前面的小鱼池,正蹲下来想用棍子去逗逗池塘里面的鱼,负责这个院子的小厮风风火火地跑进来,安岩听到动静之后,立马把手里的棍子往旁边一扔,站了起来。

“有什么事吗?”安岩负手站在池塘边,做出一副文雅的样子,仿佛刚刚调皮的人并不是自己,而且就这样猛地看上去还真像这么一回事。

“少爷在书房有请。”小厮低着头对安岩说道。

“哦,好的。”安岩点点头,慢悠悠地往前走了几步,随后没一会又走回来,他看着一脸摸不着头脑的小厮,问,“书房在哪?”

听到对方的话,一开始还以为安岩回头想要做什么的小厮这才回过神来,走在前面:“请随我来。”

把送安岩来到书房之后,小厮就被神荼打发走了。

神荼低声问:“写好了吗?”

“什么东西写好了吗?”安岩被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得有点摸不着头脑,片刻之后才想起来对方说的是什么东西,“写好了写好了,但是不知道怎么送过去。”

“给我。”

“啊?好的。”安岩把信掏出来交给神荼,“送信的人可靠吗?”

“我送。”神荼接过信,丢下一句话,然后当着安岩面从窗户离开了,等到安岩反应过来追上去看的时候,哪里还有神荼的身影了。

这会安岩更抓不着头脑了,这位秦大少爷,到底哪里身体不好了?除了有点苍白的脸色,这翻窗的熟练程度,身体素质看起来可比自己要好得多。

安岩看不到人在哪,索性直接趴在窗户上往外头看,这个时节,窗外种着的几株桃花全都开了,景色看起来还挺不错。

看了一会也有些腻了,安岩起身翻弄着桌子上的书,突然想起自己还得把属于吴邪的书都收拾好送到张府去,这一来一回的,要怎么做才能够不那么引人注意呢?

安岩想了一会都没有想到办法,只好随意地翻看了一下这些书,果然上面的内容自己是真的看不懂,也不知道吴邪到底是怎么看得下去的,还不如看话本来得有趣。

吴家和安家收到了自家孩子的来信之后,皆是一愣,他们不知道那天手忙脚乱的时候,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两家连夜聚在一起一起商量这件事情,有点担心回门的那天会不会出现什么状况。

“吴邪他们这群年轻人,有点胡闹了。”吴夫人抓着手帕的手都有点发抖,担忧地说。

“这也没办法。”安夫人安慰她,“他也是为了吴家着想,加上他们都拜了天地,就更由不得自己了。”

tbc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评论 ( 18 )
热度 ( 480 )

© 呓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