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所有写过的cp都不逆不拆!!!!
微博@宁家小花繁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情深亦寿【河神瓶×祭品邪】

可怜的木门被吴邪敲得砰砰作响,而且听上去还特别有规律,似乎有一种里面的人不出来,吴邪就能继续这么有规律地一直敲下去。

里面的人被敲得不耐烦了,过来开门的时候还带着火气:“谁啊?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还没有说完的话在看到吴邪之后,就这样硬生生被咽了下去,来人一脸惊恐地看着吴邪,那表情似乎像是见了鬼一样。

“你、你你你……”村长被吓到连话都要说不出来,伸手一拉想要赶快把门关上,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他快,还有人比他更快,门在他手下只动了一个小小的弧度,就再也动不了了。一身黑衣的年轻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他的面前,一只手正稳稳地握着门。

这种速度是人应该有的吗?村长明显就被张起灵行动的速度给吓到了,他使出吃奶的劲都没能再让门挪动半分,而吴邪双手抱在胸前,正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夏天的这个时候一点其实都不凉快,但他现在却觉得自己浑身像是被泼了冰水一样,从头凉到脚——大白天这是撞见回来索命的鬼吗?

“两位大仙,饶命啊,我错了,我错了,别杀我。”知道自己是逃不掉了,村长瞬间就怂了下来,不住地向他们鞠躬,就差要跪下来向他们认错了。

有个开了挂一样的存在在自己身边,吴邪可谓是有足够的底气,让张起灵把手收回来,然后问村长:“知道错了,早干嘛去了?我那时候只来了一天,所以应该没有招惹到你们才对。”

“是是是,我们有错,请大仙千万不要责怪,好好投胎转世去……”

吴邪越听越不对劲,这是把他当成鬼了吗?有见过这么帅气的鬼?他拍了拍村长的肩膀,说:“我是人,活得好好的,你见过鬼有影子吗?”

年过半百的村长在听吴邪说完之后,低着头不知道在嘀咕什么,吴邪没有听清楚他到底是在嘀咕什么,刚想要让他再说一次,就被一个人给打断了。

“别再为难他了,这些都是我的主意。”一个苍老的声音从他们身后响起,吴邪回头,看到一个身穿一身白色长袍的老头站在那里,须发皆白,颇有一些仙风道骨的意味。

“这么热的天你不热吗?”吴邪观察了一会,觉得老头身上那身衣服着实是不太符合这个季节。

“年轻人就是没点见识。”村长开口,语气里面还带着一点得意,“他可是我们村的活神仙,我小时候他就是这个样了。”

什么活神仙,我身边还有一个真神仙我都没有得意,你得意什么呢?要不是这话着实不够尊老爱幼,吴邪就要直接这么说了。

“老人家,我前世得罪你了吗?为什么要把我丢进河里。”吴邪转头就去问罪魁祸首,反正张起灵在身边他也不怕这老头突然发难,活神仙肯定是抵不过真神仙。

“这都是缘分。”老头笑着说,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如果不介意茶水粗糙,可以来我这坐一坐,我给你说说。”

吴邪看了看张起灵,并没有先做决定,反倒是老头看他们眉来眼去的,笑着对张起灵说:“你不认识我,我认识你。”

这闷油瓶起码有一百年没上岸了,这老头活了那么久吗?吴邪吃了一惊,一个正常人是不可能活了那么久的,加上那个村长说的话,就能说明这老头不是人,或者说是被什么神仙给托梦了。吴邪其实更倾向于前者,在心里默默感慨这地方居然有这么多神奇的事情,这里是神奇世界在哪里吗?

最后他们还是去了老头的家里,吴邪坐在那里看着动作利索到一点都不像是这个年纪的人,茶水散发的雾气氤氲着,这个氛围,特别适合听故事。

吴邪率先打破了沉默:“杀人是犯法的。”

老头被逗乐了:“你这不是活得好好地吗?”

“那是因为我幸运。”吴邪看了一眼张起灵才继续说,“如果不是因为小哥,我就死定了。”

“不会的。”

“你就这么肯定?”他可是双手手脚被绑住放在绑着石头的轿子里面,这不是冲着让他逃脱不了难道是为了让他安全到达河底?

“缘分这种东西,妙不可言。”老头摸着胡子说着有点晦涩难懂的话。

“所以你们就不分青红皂白把人丢进河里吗?”吴邪表示,这种反人道的行为实在是不值得提倡,毕竟人命关天。

“小哥,你这近百年有没有在水里见到人祭?”老头问张起灵,后者摇了摇头,在河里有时候就算是听到岸上有人祈求风调雨顺,最多也只是一些平常的贡品而已。

“如果不是因为是你,我也不会让他们把你当祭品沉入河里。”

“……”

“所以都在一个缘字,你看过那本书了吧。”这话他是对吴邪说的,能把张起灵从河底解放出来的人,只有他一个。

之后老头给他们讲了当年的事,当初张起灵为了救那一方生灵被下放,有很多被救的生灵感念麒麟的救命之恩,但却无以回报,并不是所有的生灵都能修炼成精,

而老头正是当年被救下的一个小妖,在这片土地中呆了上百年就是为了报当年的恩,只是不知道怎么把麒麟从河底放出来,直到有一天一个上神托梦告诉他,时间要到了,有缘人要来了,恰巧在那天之后,吴邪就来到了这个村子。

所有的一切都在这个时间段通通发生了。

“不是很巧吗?”老头说,“他救了你,你解开了他的枷锁。”

命中注定也不过是如此。

end

评论(4)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