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所有写过的cp都不逆不拆!!!!
微博@宁家小花繁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情深亦寿【河神瓶×祭品邪】

⑦【果然七夕写不完orz】

早晨他们是被阳光给闹醒的,清晨的阳光打在依偎在一起的两个人身上,一点都不吝啬地散发着自己的热量还有光芒,原本还在睡梦中的吴邪很快就被这晃眼的阳光给硬生生弄醒的。

昨晚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一大清早还被阳光扰人清梦,这日子还真是没法过了!吴邪挣扎着睁开眼睛,看到眼前是熟悉的黑色布料,然后发现自己差不多整个人靠在张起灵怀里,吓得整个人马上弹起来,末了还摸了摸嘴角——幸好,没有流口水。

“小哥,早、早啊。”吴邪向给当了自己一晚上人肉枕头的张起灵问了个好,脱口而出“昨晚辛苦了……”

“还行。”张起灵说了这两个字,直接就站了起来,向着河的方向走去。

吴邪并不担心这闷油瓶会突然想不开去跳河,而且他们俩昨晚才刚刚确定了关系,应该不会直接丢下自己滚回河底,所以他继续怠惰了一会,猛地反应过来张起灵那句还行是什么意思——感情这是在说他的睡相还行吗?

挣扎着爬起来用河水做了简单的洗漱之后,吴邪和张起灵回村子去一趟,虽然说自己没事,但还是要给那些人一些小教训,不然以后可能还会有像他这样的人无缘无故被丢进河里,那个时候没有闷油瓶在河底,没的可是活生生的一条人命啊。

虽然是要进村,但吴邪看着像是一副古代人打扮的张起灵,还有他脸上明显不是人类的鱼鳞似的东西,不是会被当妖怪一样被喊打喊杀?

“小哥,你就准备这样过去?”吴邪斟酌着应该用什么样的语气才比较好让这闷油瓶理解自己要表达的意思。

张起灵没有说话,而是看了一眼吴邪,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你不觉得热吗?”

“我可以控制体温。”

“不是,我是想说你这样的打扮不会显得怪异吗?”吴邪没有想到这闷油瓶会那么诚实地回答热不热的问题,只好把话给挑明了。

“明白。”张起灵说完这两个字之后,就一直盯着吴邪,上上下下扫视了一遍,也不知道是在观察着什么,反倒是吴邪被这样观察到耳根都红了。

这几天脸红的次数比得上过去好几年了。

似乎是终于观察完毕,张起灵收回了目光,闭上眼睛,身上渐渐被白雾包围起来,等到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白雾消散,身上的衣着也发生了改变。

“这么方便?”吴邪觉得有点神奇,忍不住感叹一句果然有能力还真是方便,他又看了两眼,发现对方身上的衣物是怎么看怎么眼熟——不正是跟他身上的衣服同款吗?只是颜色不一样,一个浅色系一个深色系而已。这种深浅搭配,两个人像是在穿着情侣装的诡异感是怎么回事?

“我可以随意变幻衣着。”张起灵解释。

所以刚刚才这么仔细地观察我?原来是为了观察我的衣服啊。吴邪想,突然想到一个诡异的问题——这闷油瓶知道他们人类有内裤这玩意吗?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向张起灵某个部位瞄了一眼,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异样。

衣着问题解决了,剩下的就是发型了,其实这头长发还是很好看的,吴邪跟张起灵说:“小哥,脸上的鳞片藏一下,头发跟我差不多长就好了。”

张起灵按照吴邪所说的,把自己变得完全像是个人类一样,吴邪围着他走了两圈,感觉是非常不错,果然长得帅就是什么造型都能驾驭。

这边搞定了之后,吴邪就准备跟张起灵回村里找那些村民聊聊人生,他提起自己的包,然后迈开步子,说:“小哥,我们走吧。”

“好。”张起灵走上来接过吴邪的包背在肩上,还没有等对方反应过来,直接就一个公主抱把人给抱了起来。

“小哥,等等。”想他一个181的大男人还是有点重量的,直接被轻飘飘地抱起来,这张起灵也是挺厉害的了,但是抱起来干什么?总不能直接这样子过去吧?

“飞过去。”张起灵说,缓缓飘了起来,带着吴邪往村子的那个方向飞了过去,身边景色在不断变化,夏日早晨微凉的风吹过,带着山野特有的泥土气息,吴邪看着抱着自己的这个人,安心了。

到了目的地之后,他们轻巧地降落在村子前方,吴邪在外面看着这个不久之前来过的地方,和张起灵肩并肩走了进去。

“阿妈!有客人。”在村口玩耍的小孩子看到他们俩,向着里面喊了一声,一个农妇从屋子里走出来,看清来的人是谁,手里的篮子被吓得掉到了地上。

“放心,我不是鬼。”吴邪笑着说,“我找你们村长。”

农妇颤抖着手指指了指一间房子。

“小哥,我们走吧。”

tbc

评论(4)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