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所有写过的cp都不逆不拆!!!!
微博@宁家小花繁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情深亦寿【河神瓶×祭品邪】

他们就这样静静地抱了一会,直到吴邪都觉得再这样抱着就有点矫情后,才松开了张起灵,看着他如墨一般的黑眸,问:“小哥,你不能这么靠近水面吗?”

“晚上可以更接近。”张起灵说,声音里没有什么情绪,更没有一丝遗憾的感觉,就好像是他已经习惯了这一切。

只是习惯这个词,有时候听起来会很悲伤。

所以他才会对吴邪带过来的东西一点都不了解,外面的世界对于张起灵来说意味着新奇,但是他从来都不了解,但其实也只是不了解而已。

吴邪突然有点难过,不是为了自己,河神而是为了这个仿佛独立于世界之外的河神,这个听起来似乎还不错的称呼,对他来说居然会是这样的一种束缚。

心情坏了之后,也没有什么心思继续去看河里的景色了,看到吴邪兴趣缺缺的样子,张起灵也没有说什么,带着他往回游,一路竟是相对无言。

水灵挣脱吴邪的手游在他附近,一转一转像是在逗吴邪开心一样,这些生命都是有灵性的,这只水灵已经认了吴邪这个主人了。

有这么过了两天,吴邪整日泡在书房里,也不知道是做什么,在张起灵能够控制的范围之内,他不会去限制对方的行动,只要不是在他不在的时候跑进水里就行了。

其实吴邪是在研究怎么能解除这劳什子惩罚,那所谓的有缘人看上去一点用都没有,常年待在河底,百年都难得遇见一个人,还寻什么有缘人呢?而且找到之后怎么解除上面也是一个字也没有说。

在他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张起灵也在策划着一些东西,白天因为阳光的关系,他的法术被限制很多,比如接近阳光太多他浑身就像是置身于火海一样难受,结界甚至会失效。到了晚上因为没有阳光他活动的范围就会大很多,但依旧不能接近水面,甚至施加的法术在离水面五米左右的时候,没有任何缘由就会失效。

所以如果想要送吴邪离开,对吴邪的考验会有点大,必须是晚上,而且吴邪必须在没有结界的情况下在漆黑的夜里游上水面。

为了不那么麻烦,张起灵做了一件事。

时间过得飞快,很快,新一天的夜幕很快就降临了,黑暗的河底只有一个角落在微微发着光,不一会儿,从里面游出了两个人。

黑暗经常都会让人很没有安全感,吴邪紧紧地抓住张起灵冰凉的手,任由他带着自己往前游着,至于是去哪里,他也没有问,反正知道自己是不会被绑走煮了吃就对了。

手上冰凉的触觉就好像真的在摸鱼一样,吴邪有种错觉,那就是水灵身上的温度都要比他握住的这只手温度高,什么时候这只手才能温暖起来?吴邪这么想着,丝毫没有发现自己的心跳似乎跳得比以往要快。

等游了好一段路之后,吴邪眼前慢慢出现了一点一点淡绿色的光,似乎是水里的某种生灵发出的光芒,星星点点看起来特别好看。

水下的世界自有自己的美丽之处,吴邪看着这只能在晚上河里出现的景色,心里想着如果带着相机可以把这些拍下来那就好了。

似乎是了解吴邪在想什么,张起灵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手轻轻动了一下之后,就出现了吴邪带来的那个包,当然,是被结界保护着的。

厉害了,居然把我的包带出来了,这个闷油瓶是哆啦A梦吗?什么都可以随时变出来?果然有法力什么的真真是够方便的。吴邪接过包,掏出了自己的相机,在水里愉快地找最佳的拍摄角度,还悄悄给张起灵拍了几张照片。

下次还能见到那些村民就把照片给他们看,告诉他们这就是他们帅气的河神大人,吴邪想到这里,忍不住就笑了起来。

“收起来,先上去。”张起灵打断了正在拍摄的吴邪,手指指着上面,从上面看下来的话,就能把更多的东西尽收眼底。

吴邪不疑有他,乖乖地把相机收进防水包里,跟在张起灵身后慢慢地往上游着,之间那个长发的河神伸手挥了挥衣袖,刹那间,无数发着光的水生生灵从四面八方聚集到这里,从吴邪身边经过,渐渐汇集到上面。

这就是张起灵为吴邪做的准备,让他不用在黑暗里回到水面。

似乎是被这个场景感染,吴邪不停往前游着,甚至是超越了张起灵,慢慢地往河面游去,一直往前游着。

结界失效的那一瞬间,吴邪一下子感觉自己无法呼吸,明白了什么,想要回头却听到那个闷油瓶对自己说:“吴邪,别回头,往前游。”

是啊,只要再往前游他就能回去了,但是这个闷油瓶又只能回到只有自己待着的河底,等着所谓有缘人的到来。

他们也才认识不到半个月而已,吴邪想,但是为什么觉得就这么离开会有点难过?想到这里,他转过头,想要往回游,却被一只滚烫的手握住了,他听到那个声音:“走!”

承受着煎熬的张起灵,现在浑身都在发烫,看上去似乎是很难受的样子,吴邪摇摇头,扑到张起灵怀里,找准位置之后,闭着眼睛就亲上了张起灵的唇。

“我不走。”

此后的事情他就不知道了,因为他堕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tbc

评论(10)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