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所有写过的cp都不逆不拆!!!!
微博@宁家小花繁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情深亦寿【河神瓶×祭品邪】

为了给新作品找灵感,也当做是一次放松旅游,吴邪在黑瞎子的介绍之下,大老远来到一个村子里,说实话他还挺佩服黑瞎子的情报网的,居然能找到这样一个没有被现代气息沾染的一个村落。

村子里很久都没有来过外人,吴邪刚到的时候,大家都对异乡人打扮的吴邪充满了浓浓的好奇,当然也有戒备,在吴邪再三表示自己一点恶意都没有之后,才算是接纳了他,也给他提供了住宿的地方。

村里的信号特别不好,吴邪干脆就直接把手机给关机了,第二天就带着自己的相机,抓着几包压缩饼干开始去山里面采风。

殊不知,他一走,村里比较有地位的人都聚集在了他们活神仙的家里,在秘密商量着什么。他们村去年到今年收成都不太好,有人觉得是因为近几年他们提供给河神大人的贡品让河神不满意,导致了最近两年的收成不好。

“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吗?”

“人祭。”那个被称作是活神仙的老头睁开眼睛,“我昨晚夜观星象,发现我们村里面来了一个特别适合当祭品的人。”

“难道是村尾马老头收留的那个……”

“看来已经有人选了。”那老头眯着满是皱纹的眼睛,高深莫测地说。

“我们会尽快把事情给办好的。”一个看起来像是村长的人说。

之后他们商量了一下接下来的事情,活神仙说那个人的所有东西都不能留在村里,都要一起献祭给河神大人,这些东西留着,会给村里带来很大的灾祸。

吴邪回到村里的时候,觉得气氛跟他出门比起来奇怪了很多,总是有人在时不时看着他,从村头一直到自己住的地方,一路上都被人看得浑身不舒服。

这种奇怪的感觉让吴邪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脸,想着难道他只是出门一趟回来,整个村的人都觉得他变得更好看了?难道接下来还要他娶村长的女儿,最后留下来当一个压村小王子?

回到住处的时候,他实在是忍不住了,抓住自家房东就问:“马伯,为什么我今天回来的时候,全村人都在注意我?”

马老头似乎是叹了一口气,才对吴邪说:“应该只是好奇你来自哪里吧。”

吴邪点点头,坐在饭桌前面皱眉斟酌,那些村民看他的眼神并不完全是好奇,可以说好奇只占了一小部分,更多的是敌意还有揣测,甚至在一些女人的眼神里面还带着歉意。

为什么会带有歉意?吴邪来不及细想,马老头就把饭菜给他端上来了,农家小菜没什么花样,但是胜在新鲜,吴邪走了一天的山路也是累得够呛,现在是胃口大动,吃的很欢快,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旁边的马老头只吃了青菜。

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吴邪觉得自己是越来越困了,眼前的一切变得模模糊糊的,眼皮重的不受控制地掉下来,在他完全失去意识之前,他听到自家房东带着歉意的声音:“小伙子,对不起,为了我们村,我只能……”

剩下的话他再也听不清了。

能不能好好说话!吴邪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的双手和双脚都动不了,嘴上也被布条缠住了,自己还待在一个摇摇晃晃的地方,整个人被上下颠簸得特别难受,感觉晚饭都要被颠吐出来了。

等一下!晚饭?吴邪一下子坐起来,他好像是错过了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他原本是在吃着晚饭的,然后……

不是吧,那马老头居然把自己给卖了?现在双手双脚都被绑住,还说不出话,是要把他弄到什么鬼地方?

他挣扎着起来,挪到像是窗户一样的地方向外看去,现在是晚上,只有火把发出的微弱光线照亮着前面的路,而吴邪也终于从这些线索中挖掘出他现在所处的地方——轿子上。

这到底是怎样的恶趣味才会把自己放在这鬼地方?吴邪把耳朵贴在轿子上,屏住呼吸听着外面的声音。

“这小子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能有什么问题,前面就要到了,就算这小子醒过来也跑不掉的,被我们五花大绑之后还想跑掉简直就是在做梦。”

“这样细皮嫩肉的祭品河神大人应该会高兴的吧,来年收成一定会很好。”

“嘘,前面就要到了,不要说话了,以免惊扰了河神大人。”

之后他们就没有继续说话了,吴邪脑子疼得厉害,感情这些封建迷信的人是要把自己当做活祭品直接丢进河里?他很想说,建国以后不能成精,把自己丢下去也没用,还可能会污染水源,到时候他们收成就会更差了。

但是他现在什么都说不了,只能不满地用身体撞击着轿子,因为吴邪在里面乱动,抬轿子的几个人把握不好平衡度,整个轿子变得东倒西歪的,在里面的吴邪被颠得更难受了。

发现吴邪醒了之后,有人还敲了敲轿子:“别挣扎了,你就好好接受这个事实吧,万一河神大人高兴你或许还能活下去。”

能活下去才怪!被绑住嘴的吴邪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心里面想的是,这轿子一沉到河里他就死定了,他又不是鱼,怎么可能能在水里呼吸?别说活着见到河神了,他还有点担心自己会被鱼给当粮食吃掉了。

等到轿子停了下来,吴邪就一直踹着轿子,木质的轿子在他的动作之下,发出了巨大的声音,但周围没有人理他,而是嘴里都念念有词,听上去好像是在念着什么祷告。

“起。”随着这个字被念了出来,吴邪感觉轿子又被抬了起来,慢慢地挪动着。

“沉。”

听到这个字的时候,吴邪脑子里只有斗大的两个字:完了!

冰冷的河水慢慢渗进轿子里,轿子上应该是被系上了石头之类的东西,下降得特别快,很快,河水就淹过了吴邪的头顶。

吴邪憋着气,在失去意识之前,最后的想的是父母,感觉特别愧疚。

tbc

评论(7)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