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所有写过的cp都不逆不拆!!!!
微博@宁家小花繁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小翅膀【猎奇脑洞向】

【10】(飞啊飞啊,我的骄傲放纵)

“哪里有人呢?”潘子把枪揣在手里,“这种地方除了我们还能有别人不成?”

“那、那里……”大奎颤巍巍的伸出手指向吴三省身后,微弱的光线之下,可以看出一个黑影正在向他们这边靠近。

那个巨大的黑影越靠越近,吴邪站在张起灵身后,看着那个怪物的影子,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这究竟会是什么怪物。

正猜想着的时候,张起灵先动了起来,他双手一动,瞬间古刀脱鞘而出,铛的一声之后,黑金古刀深深地嵌入了一旁的墙壁之中,而那个“怪物”应声停了下来。

“卧槽,吓死胖爷了。”那个“怪物”愣了好一会,才出声,“这是要干嘛呢?”

怪物还会讲人话?现在墓里面的怪物都修炼到这种程度了吗?吴邪想着,往声音传出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一个身材魁梧的人站在那里,头上还有点恶趣味地带上了一个巨大的瓦罐?因为张起灵刚刚的攻击,瓦罐已经裂开了。

“杀你。”张起灵走上前去从墙上拔出了自己的黑金古刀,看也没有看那个人一眼。

“我说你年纪轻轻地说什么打打杀杀的。”那个胖子观察了张起灵一下,然后转到吴邪旁边,“小伙子,第一次来?”

吴邪点点头,还没有说话,吴三省先说话了:“这位道上的朋友,怎么称呼。”

“胖爷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胖子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摸金校尉王胖子是也。”

吴三省也听说过这个人,在北方是挺有名的一个土夫子,只是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也不知道是什么风把这胖子给吹来了。

“不是鬼就好。”大奎擦了擦自己脸上的冷汗,随意靠在一个棺木上,这和一靠就不得了了,原本还和其他棺木没什么两样的东西,在大奎的触碰之下发出了机关被触动的声音。

一声巨响过后,原本好好呆在原地的棺木发出了震动的声音,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跑出来。

这难道是要起尸了?开什么玩笑,要是这里所有的粽子都起尸了,他们几个人还不够这些粽子塞牙缝呢。

但除了往回退,这里就只剩下面前由棺木组成的气门遁甲,后者基本上是不可能离开的,那么他们就只剩下往回走这一条路了。

说没有不甘心那是不可能的,但小命比什么东西都要重要,所以他们这趟行程可以说是就到此为此了。

“大侄子,走了!”吴三省已经退到了入口处,回头看到吴邪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大喊着让他赶紧过来。

吴邪应了一声,刚想离开的时候,脚不知道踩到了什么机关,只知道脚下的地砖往下陷了一点,然后出口那边的门开始闭合,而那块地砖旁边的石壁上出现了一道门。

这门还他妈是相互作用的吗?吴邪看了一眼正在打开的门,又看了一眼他三叔那边的状况,门闭合的速度很快,他怕是赶不上了,所以他当机立断一头冲进打开的门中。

“大侄子,你给我回来!”吴三省刚想要进去,在一声沉重的响声之后,门就完全关上了,吴邪一直在漆黑的石道中奔跑,黑暗中他只能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声,也不知道是跑了多久,他脚下一滑,差点摔倒的时候被一只手给拉住了。

“什么人?”吴邪握着拳头想要往后面甩,马上又被抓住了,他现在整个人累得慌,快要没有力气挣扎了,在这种漆黑的地方狂奔还真是下下策,幸好这一路上都没有机关,不然按照他这种跑法,分分钟就命丧于此了。

“吴邪,是我。”这个声音,跟十多年前比起来,根本就一点区别也没有。

吴邪没有继续挣扎,握住他的手也松开了,他拿出手机打开手电,回过头刚好就看到张起灵正脸不红心不跳地站在他身后。

这闷油瓶一直都跟在后面自己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而且自己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这人居然可以脸不红心不跳,这身体素质到底是有多变态?

“小哥,你怎么跟过来了?”

“……”张起灵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打着手电走在前面,“跟上。”

在墓里面还是要听专业人士的比较好,吴邪对自己说,他原本是想要再次遇上张起灵,但见面之后才发现对方早就不记得自己了,所以他现在有点茫然,他现在到底在这里做什么?

“飞得起来吗?”走了好一段路之后,张起灵突然问。

“啊?可以。”经过以前的训练,他早就能自如地控制自己的翅膀了,当然,刚进来那次莫名其妙的出现是不算在控制范围的。

“这条路走到最后会有一个墓室。”张起灵说着就把刀握在手上,然后才继续说,“飞到高一点的地方站住。”

吴邪侧耳听了一下,什么都没有听到,他一下子不知道张起灵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乖乖跟在张起灵后面,一直往前走着。

“飞到上面。”张起灵快速地开口。

吴邪脱掉外套拿在手里,闭眼把翅膀释放出来,听张起灵的话飞到了高处的一个台子上。

才刚站上去没有多久,他就听到下面传来重物坠地的声音,张起灵挥着黑金古刀,把一个粽子的头砍了下来。

tbc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