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所有写过的cp都不逆不拆!!!!
微博@宁家小花繁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瓶邪发糖组】水潭微光

水潭微光

小花从北京过来看到我们仨的时候,似乎被我们仨的造型给震惊到了。

我估摸着他这么震惊,大概是因为闷油瓶手里提着一个装满蔬菜的篮子,而胖子头上戴着个破草帽,手里还提着一大袋东西,再加上我也浑身脏兮兮的,不管出去什么原因,这样的搭配着实不太符合我们仨。

“你们这是干嘛?下地干活?”这是小花绕着我们走了一圈之后得出的结论。

听到小花对我们仨的评价,我咧嘴一笑,今天我们还真是干了一趟农活,帮村里一大妈把成熟的花生给拔了,本来这事不归我们管,但是胖子说他要当那劳什子妇女之友,所以要从身边小事抓起,硬是拉我和闷油瓶一起去当了一趟“农民”。

“你这就不知道了吧,我们这叫,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是吧,天真。”胖子豪迈地挥了一下手,煞有介事地说,“解大花你是不会了解我们的生活的。”

小花根本就不打算理会胖子的胡诌海吹,他这次来好像是找我们有事的,看上去还挺急的,什么手信都没有带过来。

我让闷油瓶和胖子先去换了身衣服,招呼小花坐下之后,我也打算回房间准备换掉这身满是泥巴的衣服。

房间里面的闷油瓶刚刚准备把衣服穿上,我忍不住看了他结实的肌肉几眼,再看看自己薄薄的一层肌肉,不禁感叹每天都锻炼的人果然就是不一样。

闷油瓶应该是在等我,不然按照他雷厉风行的性格这会早就该换好衣服,在客厅里面好好坐着了。

天很热,刚换完衣服我就觉得衣服要被汗给弄湿了,回头看到穿着背心的闷油瓶身上已经出现了麒麟,果然今天的天气还真是很热。

“小哥,赶紧出去,外面比较凉快。”我催促着闷油瓶,两人一起来到客厅,胖子已经和小花聊起来了。

看到我们出来之后,他们停止了交谈,小花已经把什么东西放到了桌子上,似乎就是在等我们。

“天真,你们换个衣服还要谁等谁吗?”胖子像大爷似的坐姿霸占了大半张沙发,我懒得跟他抢位置,从旁边拖来了两张竹椅子,跟闷油瓶一起坐在旁边。

“小花,你来这里是做什么?”我有种只要小花他们找我有事,就会摊上大事的错觉。

“其实没什么事,就是想要你们帮个忙。”小花拿起放在桌上的盒子,递给我。

“檀香木?”手中木盒的触感告诉我这并不是一般玩意,而且小花给我的感觉就是,只要我一打开这个盒子,我就要对这玩意负责了。

到底要不要打开?好奇心让我打开来看看,但是我又不想被迫卷入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里面,可是小花千里迢迢跑到雨村来,不帮好像不太好……

我悄悄地吸了一口气,正要打开的时候,闷油瓶按住了我的手,把盒子接了过去,查看了一下之后直接就打开了这个盒子。

盒子应声而开,露出了里边的……一块石头,没错,我左看看右看看了很多遍,只看出这玩意是一块通体漆黑的石头,一点奇特的地方都没有。

“解大花,你这是千里迢迢送一块石头过来吗?”胖子也看了看这玩意,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你这算是有钱人的恶趣味吗?”

“这石头要用麒麟血浇灌之后才会有用,不然我也不会来找你们了。”小花的手指在手机上快速地滑动着,调出一张图片,“我在找一件商代青铜器的下落。”

听到青铜器几个字我是浑身都不太舒服,这几年来遇到的事情或多或少都跟某些青铜器脱不了干系,现在小花居然还要找一件青铜器,对这三个字快要产生条件反射厌恶感的我差点就脱口而出拒绝了。

小花来找我们的目的我也算是弄明白了,闷油瓶身上流着的是麒麟血,而我自己身上也有着时灵时不灵的半吊子麒麟血,所以要最快搞到麒麟血,来找我们还真是上策。

胖子拿起石头又仔细观察了一遍:“看不出来这小石头还喜欢吸血啊,怎么样,小哥,天真,你们谁献点血满足一下这石头精?”

我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说话,闷油瓶已经拿起桌上的水果刀在手心划了一刀,动作程度熟练到我们根本来不及反应。

“小哥,你就不能先打声招呼吗?”胖子手忙脚乱地把石头放好 看着闷油瓶的血一滴一滴地覆盖在石头上,等到整块石头都沾满了血之后,闷油瓶立马收回了手。

我抓住他的手,用酒精消毒之后,把刚刚找来的纱布包住这闷油瓶的手:“小哥,好歹用把干净的刀。”

闷油瓶点点头,轻声说:“下次。”

什么叫做下次,我还想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就被胖子给打断了。

“成了。”胖子把石头拿起来,原本漆黑的石头在吸收了闷油瓶的血之后变得透明,中间似乎还有什么东西藏在里面,看上去说不出来的诡异。

“这,就是线索?”除了不透明的石头变透明了,其他的变化我是一点看不出来,闷油瓶从胖子手里接过石头,也观察了一通。

“水。”

这玩意不仅要吸血还要喝水?这是哪门子石头,怎么跟人养蛊似的,而且还挑食,只喝麒麟血,总不能这水还得是无根水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要求也忒多了点吧。

“小哥,什么水。”要是说要无根水我就让小花自己去看天气预报然后在外面等着。

“瀑布。”

虽然不是所谓的无根水,但好像也没有简单到哪里去。

就这样,我们来到了一个瀑布面前,闷油瓶手里拿着那块石头,放在瀑布的下面,我有点担心这块石头会给这飞流直下的瀑布不知道冲到哪里去,到时候就真的是血也白流了,事也白做了。

“要等多久?”小花问。

闷油瓶摇了摇头,意思就是他也不知道,刚从瀑布边上下来的他浑身都是水,我刚想把手里的毛巾的给他让他擦一擦,这闷油瓶摇了摇头,直接用手把湿掉的头发全部梳到了后面。

这么一个干脆利落的动作差点帅得我一脸血。

既然不知道要等多久,问了问小花的情况,我们打算明天早上再来回收这块破石头,今晚要先好好休息休息。

不知道为什么,今晚我总觉得会睡得不太安稳,果然,不知道多少点的时候,睡在旁边的闷油瓶叫醒了我:“瀑布那边。”

我看向窗外,今天我们去过的那个地方发出绿色的光,光看上去并不强,但在雨村漆黑的夜里特别明显。

“怎么回事。”我低声问,我们的房子只有我们房间的窗户是对着这个方向的,没有听到胖子的声音说明他们暂时还不知道现在的情况。

“去看看。”闷油瓶已经下床换好了衣服拿好装备,正准备把大白狗腿拿出来。

“我也去。”我很快就换好了衣服,闷油瓶也没有说什么,应该是默认了我这次跟随行动。

我们顺着光源一直往瀑布的方向走,夜晚的路并不好走,虽然我们带着手电,但这路还是不好走,闷油瓶的夜视能力很好,一路都走得平稳,而且还时不时要来给我搭把手。

我粗略估计了一下我们这次过来用的时间,差不多要比早上多花一半的时间来走,漆黑的山路还真是让人讨厌。

夜晚使得声音变得更加清晰,瀑布发出的响声随着我们的靠近是越来越大了,我不禁加快了前进的速度,也不知道瀑布边上现在会是怎样的状况。

来到瀑布边上的时候,水潭中我们今天放置石头的地方正散发着光芒,绿色的光芒把周围的景色照得看上去有点阴深深的,好在雨村这地方大家睡得比较早,不会有人大半夜跑进山里,不然这样的场景分分钟就可能把人给吓得心脏休克。

“现在拿?”我刚想问闷油瓶的时候,就看到他关了手电直接就下水了,慢慢地走过去要拿那块石头,我想起这附近有水蛇出没的传言,提醒他要小心一点。

闷油瓶精准地拿到了石头,准备上岸,石头被拿起来的瞬间就失去了光芒,一瞬间瀑布这边只剩下我手中手电发出的光。

闷油瓶这时已经上岸了,借助手电的光,我能看清在他手心里面躺着的那块石头,在瀑布之下呆了大半天的石头看上去颜色好像又淡了不少,感情这玩意还会掉色不成?

小花这到底是不是在耍我们?

“小哥,走吧。”我把这石头装进口袋里,招呼着闷油瓶准备回去,但是他没有走,而是直接伸手过来,把我的手电筒给关掉了。

还没有问是怎么回事,闷油瓶先开口了:“看。”

我看向水潭边,点点微弱的光芒在不断闪烁着,居然是萤火虫。除了小时候,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些东西,一闪一闪的小东西在水边,还挺好看的。

夜晚有点凉,水潭边萤火虫在飞舞着,闷油瓶在我耳边发出轻浅的呼吸声,一瞬间让我感到有点着迷。

就这样看了好一会,我的手被闷油瓶修长的手指握住,一个温暖柔软的东西碰了一下我的手背。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胖子看到桌子上放着的那块石头,表情有点奇怪:“小天真,你们一大早就起来捡石头了?”

“哪能呢,我也才刚起。”我打着哈欠坐在沙发上,昨晚回来得有点晚,弄得我现在还困得厉害。

小花看到石头的时候并没有说什么,变了颜色的石头比原来看上去显得是更神秘,他告诉我们接下来他要用这块石头当钥匙去开一个墓。

听到这个作用的时候我是一愣,这钥匙是不是也也太难伺候了。

小花说其他人都在等着这石头开墓门,必须要赶紧赶回去,我没有心思去看什么青铜器,就给小花做了一桌好菜,算是送行。

 

闷油瓶在一旁摆弄着大妈送的蔬菜,好像昨天说过要用这些新鲜蔬菜来腌咸菜来着。

end


评论(1)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