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所有写过的cp都不逆不拆!!!!
微博@宁家小花繁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小翅膀【猎奇脑洞向】

【八】翅膀跑出来了

最让吴邪觉得奇怪的还是这闷油瓶的年纪,十多年前看样子好歹也是20来岁的年轻人了,十多年过去了还是这样,该是说保养的好还是说自己见到的是——那个人的孩子。

现实中还真有儿子跟父辈长得一模一样的?这不太可能。吴邪觉得这小子肯定就是那个张起灵,只是因为什么一直没有变老。

老子小时候像只被欺负的小雏鸟在你面前哭这件事,你还是不要想起来好了。

身边一直萦绕着诡异的气氛,并不是杀气,而是更复杂的一点感觉,虽然身边这个年轻人什么都没有说,但他感觉到了一点点不同寻常的感觉,像是多年前在什么墓感受到过。

张起灵不着痕迹地看了吴邪一眼,看上去这就只是一个初次跟过来的小菜鸟而已,也不知道吴三省让自己的侄子跟着他们到底是什么用意。

这一路肯定凶险,不然吴三省不会向陈皮阿四要张起灵来帮忙,所以吴邪这样的小菜鸟,基本上是不能跟着下。至于吴三省,张起灵总觉得他在哪里见过这张脸。

他不记得的那些事情究竟都是些什么?

到了目的地之后,吴邪因为不懂被他三叔晾在了一旁,看着他们在摸索着什么,之后吴三省选中了一个位置,开始挖盗洞。

挖盗洞是很讲究技巧的,这东西吴邪在他爷爷的笔记里面看到过,所以他知道自己掺和不了这事,就乖乖地在一边等着,反正没有他什么事。

过了好一会儿,他们总算是把盗洞给打好了,接下来就是要进去,进去之前,大家分配了一下手头上的东西,就连吴邪都分到了一把洛阳铲还有俩黑驴蹄子。

“三叔,这玩意真的能用啊?”吴邪掂量了一下,对这种流传至今的古法表现出了一点怀疑。

“你小子不是会飞吗?”吴三省对他说,“万一真的起尸了,你就飞一飞,粽子奈何不了你的。”

潘子知道内情了解吴三省在说什么,大奎就是一脸懵逼的样子,以为吴三省是在开吴邪的什么玩笑,至于张起灵,则是似乎想到了什么,他记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一个有翅膀的小孩。

“小哥,你来看看,这里有没有什么机关?”还来不及深想,吴三省就在问,斗里面的事,张起灵是他们之中最熟悉的。

作为其中好奇心最重的一员,吴邪观察得很是仔细,虽然也觉得自己并看不出什么门道。

机关很快就被找到了,随着一声轻响,面前出现了一道门,一行人跟着张起灵走进去慢慢探索着去主墓室的路。

“不要碰壁灯。”张起灵一边走一边观察,有结果对后面的几个人说。

壁灯?看上去没有什么古怪的啊。吴邪一边走一边盯着壁灯,灯芯亮闪闪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东西做成,在墓里面那么久都没有黯然失色。

也不知道这上面是不是有什么机关,做那么多是不是有点太大阵势了?吴邪跟在队伍地最后面,相当于是被保护的角色,危险不用趟,留在后面慢慢走就好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一直有点慌,总感觉背上的某种东西他快要控制不住了,痒得有点过分。

该不是翅膀这货要跑出来了吧?吴邪一阵心惊,他自从学会控制这双翅膀之后第一次有控制不住的感觉,这什么鬼地方?怎么这么邪门?

三叔和潘子知道他的情况,但是大奎和闷油瓶并不知道。按照大奎的胆小性格,可能一言不合会以为是怪物直接开枪。想到这里,吴邪觉得自己需要先躲一躲规避被乱枪打死的风险。

看着在前面探路的这些人,吴邪瞄到路过的地方有另外一条路,就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等翅膀没有这么暴躁的时候他再快点跟上去就行了。

石壁有点凉,吴邪只是靠在上面都能感觉到凉丝丝的,一直很不舒服的地方变得好受了一点,他忍不住在上面蹭了几下,慢慢地调整自己的心情。

有句话怎么来着,深呼吸,吸气,呼气。

最先发现不对的是张起灵。他的脚步都很轻,走的又快,但耳力极佳的他很快就发现后面少了一个人的脚步声。

“吴邪呢?”

吴三省回头的时候也吃了一惊,该不会让这小子一直跟着都能迷路吧?

“张家小哥,我看这样,刚刚后面一直都没有动静,应该不会是有什么东西把小邪给抓走了吧。”潘子分析道,“所以他应该是自己走丢的。”

墓道暂时还没有什么变化,他们现在回去的话,或许还能找到吴邪,前提是吴邪不去碰那壁灯。

“回去找。”张起灵往回走,脚步飞快,剩下的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也追了上去。

吴邪缓了一下之后,觉得好多了,翅膀依旧是在叫嚣着想要出来耍耍,但明显不是现在这个时候应该出来,他又在墙边磨了一下,觉得差不多之后正准备出去,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什么情况?是人还是粽子?吴邪小心地靠在墙边,听着外面的情况。

还慢下来了?现在这粽子就那么通人性吗?

还没来得及慢慢观察,一个身影就快速闪了进来,一个黑驴蹄子被丢了出去,没想到确是被抓住了。

不怕?不是粽子?

才放松下来,两个黑影从他背后冒了出来,还碰到了一旁的壁灯,随着咔的一声,进来的路口就这样被关上了。

吴邪看着飘落下来的一根羽毛,呆若木鸡。

藏不住了。

tbc

评论(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