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所有写过的cp都不逆不拆!!!!
微博@宁家小花繁
我就是花繁,再问自杀

你是我的色彩【soulmate色盲梗】

【10】

张起灵醒过来之后,那个期间来看过他的人就再也没有出现了,这让吴邪也怀疑起了那天这货过来这里的目的。

虽然张起灵已经醒了过来,但由于之前还是“生命垂危”人士,依旧被勒令在医院休养了好久,最后终于做完繁琐的检查且没有发现其他后遗症之后,医院才总算是同意放人离开。

这段时间张起灵的精神一直都不错,在营养专家细心的调养之下也把丢掉的那些肉补了回来,这前后的差别让吴邪觉得,根本看不出这人大病初愈。

既然身体差不多已经恢复了,张总就要开始认真工作了,这段时间以来公司的事情还是积压了不少,虽然说手下的人很能干,不过有些事情还必须要张起灵本人来定夺,虽然不多,但是积压了整整两个月,还是有一定分量的。

在这期间吴邪也去过张起灵的办公室,美名其曰是要监督这闷油瓶有没有操劳过度,实际上是为了逃避一下胖子的催稿。但最后却是反过来被照顾,这一来二去的,吴邪也不好意思了,就没有继续去监督。

既然张起灵已经不用人照顾了,胖子也就此恢复了对吴邪一天两小催,两天一大催的催稿工作。

吴邪看着自己几乎要堆积成山的稿子,思索着自己就此闭门来避开胖子的可能性会有多大。当然吴邪也不抱多大希望,他们俩互坑对方多年,深知对方的习惯,真要斗智斗勇,谁都占不了便宜。

所以吴邪也放弃去跟胖子斗智斗勇的决定,开始安心赶稿。这期间张起灵的爱心外卖一直没有停过,还每天换着菜色送,让吴邪觉得自己赶稿的这段时间不仅没有被赶稿摧残变瘦,反而有越来越胖的趋势。

时光飞逝,眼看着,张起灵总算是把挤压起来的事情全部做完了,吴邪这边的新小说也已经创作了一半。

在这期间,张起灵也开始着手于自己遭受暗算的这件事情上来,那段时间他的动作太快,应该触碰到了很多人的弱点,遭受暗算是他意料之中的,只不过没想到会来的那么快。

这段时间他也开始慢慢施压,试图逼出对方的狐狸尾巴,当然在这期间,他也在担心着吴邪的安全,派了几个信得过的人去保护吴邪。

敏感的吴邪很快就发现了这一点,这些天以来他老是感觉自己活在监控之下,就连下楼丢个垃圾都感觉到有人在观察着自己,但想要仔细观察的时候却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

连续好几天都这样,他终于是肯定那些人并不是要对自己不利,按照他自己的身手,那么多个高手过来要把他怎样,他只有躺平的份,谈不上去反抗。

思来想去,他只能想到是张起灵在派人保护自己,想到对方原本遭到枪击的事情,他就一阵一阵地揪心,这算是什么事啊?

现在连自己身边都有了保护的人,是不是说明最近的形势越来越严峻了?下楼的时候吴邪就在想着这个问题了,他今天要去出版社找胖子。

过红灯的时候,吴邪发现了一件事——他被跟踪了。

这不是张起灵派来保护他的那几个人,而是来跟踪的,他的反侦察意识不算强,发现这个问题是因为他每次停下来的时候都会见到在他后面的那辆车,车牌还是他在校区门口见到过的。

现在的人想绑架都那么猖狂?现在还是大早上的好吗?吴邪思索这应该怎么去摆脱这些人的时候,绿灯亮了,他只好先往前开,继续思索这应该干什么。

去出版社的路有一段基本是没有车经过的,这些人要动手也只能等到那个时候,在这期间他还有联系外援的机会——还能够带着他们绕个几圈。

吴邪决定先带着这些人绕个几圈,反正只要在有人的地方乱转就好了,一旦停下来之后会发生什么他也预料不到。

他第一个电话就打给了张起灵:“小哥,现在有人跟着我,感觉上不是我们的人。”

“位置。”张起灵并没有怀疑吴邪的说明,在确定了吴邪的位置之后马上就用另一个手机打电话给手下那群人,得到了证实——他们在跟着吴邪,但是他们的车牌号并不是吴邪说出来的那个。

“吴邪,掉头。”张起灵指挥着吴邪。

“就算你这么说……我还是得先找一个能掉头的位置。”吴邪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左顾右盼,“找到了。”

“往前面走,我的人在前面接你。”张起灵继续说着,已经把车钥匙从抽屉里面拿了出来。

吴邪照着张起灵说的做,转了个弯就开着车走了,跟踪的人似乎是没有料到这种情况,马上也跟着上去了。

结果吴邪自己也没有料到,现在的人还真是那么猖狂,还是绑架一个成年人。

张起灵派来的那些人刚刚在前面的地方转弯,还差一百来米的时候,就看到他们要保护的那个人的那辆车,被狠狠地逼到了路边。

张起灵在电话里只来得及听到一声闷响,就再也联系不上吴邪了。

很快,他的手下打了一个电话过来,火急火燎的:“老大,对方光明正大抢人了!”

张起灵马上就抓着车钥匙冲了出去。

tbc 

评论(1)

热度(43)